【科學哪裡來】 盲了反而看得更清 雙盲實驗

文/黃詠翔 |2021.06.23
403觀看次
字級

文/黃詠翔

今天來討論如何讓實驗變得較客觀,而這就得從古希臘神話故事講起。

很久很久以前,希臘眾神鬧起脾氣,互看不爽,使得世界處於災難邊緣。宙斯苦思要誰來調解仲裁?找年輕派的眾神,可能會受誘惑;找保守派的眾神,卻可能因為世故而不敢直言。正當宙斯苦惱時,其妻子女神忒彌斯自告奮勇,拿出一條手巾,綁在眼睛上,說:我來!宙斯一看,欣然答應:她深知主觀的可怕,但既然蒙了眼睛,看不見紛爭者的面貌身分,就不會受誘惑,也不必怕權勢,自然公正!這即為古羅馬時代正義女神朱蒂提亞的形象由來。後世,許多國家將其視為司法公正的象徵,正所謂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科學實驗亦是如此!科學實驗要達到正確的客觀性,參與這場實驗的人,無論是實驗者還是受試者,都得蒙上「心眼」進行實驗,科學上的專有名詞稱為「雙盲實驗」(double-blind control experiment)。下面就再以先前都有提到的疫苗實驗為例。

一款疫苗問世前,需要做嚴謹的人體實驗。因此,某藥廠若想知道自家A疫苗是否有效,首先就得做控制實驗(詳見5/21趣味多腦河版):一群人打A疫苗(實驗組);另一群人打安慰劑(控制組),然後比較兩組的效用,理論上這樣就大致合乎科學的實驗設計。但是,嚴謹性除了「控制」外,「客觀」也是重中之重。

主觀干擾 有眼如盲

上回我們有提到,人有主觀偏好,實驗若由藥廠人員擔任,在施打的行為上可能會不自覺地有所差異:例如,打自家A疫苗時,可能比較謹慎;打安慰劑時就比較輕鬆,如此的差異可能就是造成實驗數據有誤的重要因素,稱為「實驗者偏誤」。此時科學家會利用一些巧思,譬如將所有針劑都用同一顏色貼紙遮蓋住等方式,讓實驗人員不知道自己拿到的針劑是A疫苗還是安慰劑!實驗人員的打針動作自然不受針劑內容物為何,而有所不同了!

另一方面,受試者也會受主觀偏好影響,稱為「安慰劑效應」;換言之,比起打安慰劑的受試組員,打A疫苗的實驗組員可能會預期自己身體會變好,這種預期心態也許會造成疫苗是否有效的誤判!因此,被施打針劑的受試者也得設法將其心眼遮蔽:例如,全程不告知他們(受試者)打的針劑是疫苗還是安慰劑,就是一個常用來克服安慰劑效應的方式之一。

綜合上述,在確保達到科學實驗的客觀性後,後續所獲得疫苗資料,就不會被一些主觀性的干擾因素影響,得要該有的正確數據囉! (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