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朱札記】許地山與《窺園留草》攜台傳聞

文/黃議震 |2023.10.19
12350觀看次
字級
圖左為一九三三年初版的《窺園留草》,和濟印書局出版;圖右為一九四二年七月出刊的《台灣文學》,內有陳逢源〈許南英與落花生〉一文。圖/黃議震

文/黃議震

《窺園留草》是一本彌漫傳奇的著作,所謂傳奇並不意指《留草》中記有什麼軼事傳說,而是感嘆此著成書前後之坎坷、之如有神佑。

「窺園」是許地山之父許南英於台南的故園,一八九五年乙未割台之役,許南英在戰亂裡倉促離台,浮家處處飄萍不定。徐淑賢的這篇文章〈那一年,為台灣的未來而漂泊的人──讀許南英《窺園留草》〉,很能讓人領略處於風雲變幻時代裡的無奈。

一九一二年,許南英短暫返鄉,中秋節於暫居的台南「吳園」雅集,詩作有句:「天生我何如,我欲向天問。 」(〈壬子中秋吳園小集對月分韻〉),凝視著中秋的滿月,他鬱鬱問天;五年後,許南英疾歿南洋。

許南英辭世後,親友倡議刊行詩草,一九二○年,許地山至漳州省母,並將許南英手稿攜抵北京。許地山為父作傳自陳「因為當時所入不豐,不能付印,只鈔了一份,將原稿存在三兄敦谷處。民國十五年秋,革命軍北伐武昌,飛機彈燬敦谷住所,……事後在瓦礫場中搜出原稿完整如故,……這幾年來每想精刊全書,可惜限於財力,未能如願。近因北京頻陷於危,怕原稿化成劫灰,不得已,草率印了五百部。」

一九三三年六月,許南英遺稿《窺園留草》在嘉義音樂家柯政和幫助下於台籍同鄉陳天錫開設的和濟印書局出版。同年,許地山攜《窺園留草》返台,登岸時遭查扣,幾經交涉,終得放行(據《許地山作品選》之「許地山年表」,三聯書店)。

曾聽聞耆老憶舊說道有傳言此書發還時,可能因查扣期間未獲妥善保存已有部分發霉毀損。當年曾款待許地山的陳逢源在許地山去世的隔年,於一九四二年七月出刊的《台灣文學》雜誌發表〈許南英與落花生〉紀念許氏父子,文中談到許地山帶來《窺園留草》贈友一事,不知是否對於當局有所顧忌並未談到查扣及其書難。

關於此書被扣後,圖書損失有幾種不同的說法,總之最後的結果並非完璧歸趙。

附:據黃典權於一九五八年出版的《台灣文獻叢刊‧窺園留草》之〈後記〉提及此書:「因為印數無多,且多歷年所,故存世遂稀。如以收藏台灣文獻見著之省立台北圖書館,就未見此書的著錄。所以說這是一本頗為珍貴的台灣文獻,諒不過份。」現今透過國家圖書館的古籍聯合目錄查詢,可知在台灣的「公立圖書館」,《窺園留草》初版僅有台灣大學圖書館藏有一本一九三三年初版。另,國立台灣文學館亦藏有許丙丁捐贈一冊,而黃典權編校《台灣文獻叢刊》之《窺園留草》即「據台南許丙丁先生所藏的《留草》刊本作底,加新式標點,附添目錄。」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