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精緻文體的散文

文/林央敏 |2023.08.24
754觀看次
字級

文/林央敏

詩、小說、劇本都各有某些獨特的外在形式或內部要素,所以容易被當做一種文學類型;至於散文,因字句結構較為鬆散,幾乎是按語言的自然結構來形成篇章,更沒有句子長短、聲韻格律的硬性要求,所以被稱為散文。

但基本上,無論那一種文體或文類其實都是由散文加以組織和變化而成的。這表示散文一方面是所有文章的基礎,任何人至少要先有寫作初級散文的能力,才能寫作其他文類。而另一方面散文又是最自由的文體,自然可以吸收其他文學類型的特質,來豐富散文的形式和內涵。所以散文的定義就有廣狹之分,廣義的散文是指所有文章,無論文學或非文學的文字作品都屬之;狹義的散文就專指含有文學藝術美質的文章,這種散文,便與詩、小說、劇本同屬文學藝術的類型之一,我們為了讓它與非文學的散文有所區分,有時會特別稱之「文學性散文」。

文學性散文顧名思義是指詞藻比較具有文學美感的散文,不過一樣是文學散文,文章所含的美感成分仍有高低強弱之別,有些文章只求表情達意,或者說有些作者只重視或只能做到表情達意,這種普通的散文占散文作品的大多數;另有一些文章在要求表情達意的同時,還希望創造嚴謹而美的結構和優美動人的詞藻,讓讀者在閱讀的同時就好像也在欣賞一件藝術品,這種文章就是我長久以來所推崇與強調的「精緻散文」(fancy and exquisite prose)。精緻散文比較少,也比較少人為之,甚至可以說比較少有人能為之,因為它要講究作品的結構統一性,使作品像一個有生命力的人那般成為有機的整體,又要求詞章內容的聲音之美、意義(思想)之美與情感之美。簡言之,就是篇章文句的詩化、美化、新鮮化,試讀如下散文片段:

「對我來說,這條明月未曾照見的溝渠原來有流進我的心裡,它是牛稠溪伸手擁抱嘉義市區的支流之一,一九七二到一九七七,我在濱臨河岸的師專校園度過五個四季,曾細聽霓裳羽衣,開始認識貝多芬與韋瓦第,最愛在文字森林徜徉古今中西,像一隻蠹魚啃著莎士比亞全集,熟讀荷馬史詩到但丁神曲,也曾來回時空,遙想屈原宋玉、遠聞李杜白居易,再走入詩的現代主義。然而那段時期,這條支流進入市區後,漸漸身染汙泥,沿途批發臭氣,總被我們謔稱黑龍江之屁,多情如我也被多情笑,笑我從未想到它和文學有密切關係,有時走近河畔,常恐避之不及,哪會知道它是靜靜地流去──歲月,暗暗地孕育──詩人,將文學的種子植入它的流域,從古代諸羅到現代嘉義。」

「一九九○年代,應是錄影帶出租店愈來愈興盛,使我進戲院的次數少了,忘了千禧年後的某一天,我才突然發現記憶中的戲院怎麼一間一間消失不見,徒留一段餘音繞影和一段已經無聲無影的情緣,都被老去的歲月壓縮成一片懷念。」

像上列以楷體標出的這種文段,《小說藝術》(The Art of Fiction)的作者大衛‧洛吉(David Lodge)將它稱為「詩化文體」或「精緻文體」,它們可以通篇皆是,也可以只見於少數段落、文句。

過去,我從古代的屈原、宋玉、奧維德、曹植、王勃、蘇軾、莎士比亞、羅曼羅蘭……到現代的徐志摩、余光中等人的部分作品中,見識到精緻散文的美質,也看出這種文體的結構精要,遣詞造句尤其需要作者運用想像力(imaginativeness)才能把普通散文煅造成精緻散文。那時,我也寫過一些華語文和台語文的所謂「美文」,後來寫得少,甚至沒再為華語散文傷腦筋,原因之一是我的創作主要轉向小說及敘事詩,而且偏向台語文。

日前檢視一下自己已發表、出版的作品,發現一九九三年七月到二○一七年一月的二十四年間,除了應邀寫作的文稿及一些評論還會以中文書寫之外,其他所有創作都是以台語文寫成,這些純台語的作品包括詩、散文、小說和部分論文。這是為了我所冀望的「台灣文藝復興」——台語文學運動和母語復興運動而全心全力投入的志業。直到二○一五年,蒙一位好友的介紹與指引,當時仍屬網路稀客的我開始試用facebook這種新型態的社交媒體,為了方便與人溝通,我漸漸「回到」中文書寫。這時,我一來是想「驗證」自己仍保有中文寫作能力,二來是覺得我當初對台語及台語文學運動所期許的階段目標中,至少「母語愛教育」與「敬祖先,愛台語;疼子孫,傳台文」這個初階目標已有所達成,往後更高的目標,我自覺今生無望看到,也無能為力了,因此我才又把主要精力轉回我的「文學最本行」,而且在二○一六年底正式恢復中文創作,第一篇也選擇從我的第一個故鄉——嘉義出發,於二○一七年一月寫成〈走在諸羅文學河畔〉(刊於自由時報副刊,後來收入同名散文集)。

〈走在諸羅文學河畔〉是我非常用心寫的散文之一,寫完又數度閱讀之後,我自忖自己心神猶存、筆鋒未鈍,仍有能力創造自己所鍾情崇仰的精緻散文,我認為精緻散文才是散文類中值得一讀再讀、文句含蘊形象之美且具備聲韻之美,值得出聲念讀的作品。於是,我告訴自己:此生已有限,不寫散文則已,要寫就得盡力創造出文學藝術性特別濃密的精緻散文,即使一年只能生產一、二篇。

之後四年,我便在這個自我砥礪的意念下努力筆耕、用心琢磨,終於今年(二○二三)九月經由九歌出版社可以收割一本全新的散文集《五十年沉默沉澱成一首長長的無言詩》了。

所謂藝術模仿自然、模仿世間萬象,而八大藝術中,只有文學(含戲劇)可分別或同時具有音樂、繪畫及舞蹈的模仿,尤其文學散文的模仿能力既靈活且豐富,連最抽象的情感、哲學、宗教思想都能成為藝術的內容,被形象化、戲劇化而產生感化社會、人心的嚴肅功能,我也希望我的作品含有一些薄力能幫助讀者陶養真善美。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