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點燈人

文/羅松芳(台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  |2023.06.23
23768觀看次
字級
圖/123RF

文/羅松芳(台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

我要說一個我的故事:永遠不要忘記在黑暗中曾替你點過燈的人。

一位我生命中的貴人,當我行走在黑暗的人生路時,替我點了一盞明燈,使我的人生轉折。如果我現在有所成就,必須歸功於當年他的鼓舞及幫助。

我生長在雲林縣麥寮鄉沿海地區,貧窮落後的鄉村,很幸運地1968年台灣開始實施九年國教,讓我有機會接受國中教育,我是國中第一屆,但是當時沒有受到完整的啟蒙教育,國中畢業還不會說國語。我不是聰穎的人,國中畢業考不上高中,高中畢業考不上大學,中輟再中輟,念大學對我而言,簡直遙不可期,家人早已為我在我退伍後籌畫養豬的工作。

1976年在新北市五股區憲兵學校勤務隊,我以二等兵的身分服役時,認識當時的排長兼英文老師黃安斌。他是台大土木工程系畢業的預備軍官,也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我生命中轉捩點的主角,在我黑暗中替我點燈的人。

我和黃安斌在部隊中萍水相逢,在部隊中結識,卻能一見如故,成為彼此推心置腹的肝膽之交。他教我如何彈吉他,教我這個鄉下小孩怎麼念kk音標,到其他連隊上英文課,讓我學會如何背單字,唱歌學英文。

原本對於人生很迷惘,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的我,因黃安斌持續的鼓勵,告訴我要追求卓越,勇往直前,要以「成為一個領導者」為目標,要日益精進自己的能力,勇敢踏上自己人生的康莊大道,因此讓我燃起退伍後繼續求學的念頭。      

1977年8月黃安斌退伍飛往美國,以半工半讀的方式攻讀博士學位,而我們持續的書信往返,不曾斷過聯繫,他未曾間斷地鼓勵我繼續求學。

1978年我自憲兵學校退伍前夕,黃安斌知道家人對我繼續求學的期待不高,並且計畫要我在家中農地建築豬舍,甚至備妥蓋豬舍的材料,要我回家養豬,不支持我繼續念書,於是他寄了100美元的匯票給我,叫我先以這筆錢拿去好好念書,準備大專聯考,不要浪費時間,不要放棄繼續求學計畫。

我收到這100美元,內心充滿感動,這可是他在美國打工賺取。因為黃安斌從小沒有父母,無依無靠,大學念書全部都靠自己從事家教養活自己,更遑論在美國的生活。

我拿這100元美金的匯票到中央銀行兌換新台幣4千元。當年上兵退伍的我月薪700元。這100元美金對當時的黃安斌而言,有如當時台灣首富王永慶的100萬元。

我收了這100元美金,下定決心,決不讓王安斌的苦心白費,無論如何,克服困難,我要繼續念書,我要追求卓越。

我拿著兌現後的這筆錢,報名補習班,考進輔大法律系就讀。事隔近40年,當時拿著他寄給我的100元美金匯票的感覺,我的感動仍猶如昨日,淚水奪眶而出的感覺,歷歷在目。

在輔仁大學求學的過程中,持續的和身在美國的黃安斌連繫著,我們橫跨地球的另一端,傾吐沒有隔閡的彼此。求學過程中,有挫折,有成就,有跌倒,有淚水,點點滴滴,我都付諸於文字和黃安斌分享。黃安斌也持續的給我支持和鼓舞。

1984年輔大法律系畢業後,在司法特考的激烈廝殺中,接二連三的挫敗,我逐漸對自己失去信心,不敢再跟黃安斌連絡,覺得很羞恥、很挫折,不敢面對他對我的支持和一個傷痕累累的自己。我們逐漸斷了聯繫。

之後歷經5年寒窗苦讀,不顧一切的努力之下,1989年4月我終於雙榜考上司法官及律師。金榜題名的我,當下只想向給我100元美金補習費的黃安斌好好道謝,讓他知道他對我的鼓舞及幫助沒有白費,心中的感激之情滿溢而出,我急著找尋他,卻怎麼也找不到。當時沒有網路也沒有手機,我透過一切管道仍然尋他不著。事隔多年,這件事情就被我放在心底,不曾遺忘。

2009年初,我升至高檢署。歷經自屏東地檢、新北地檢、新竹地檢,至現在的台灣高檢署,擔任檢察官及主任檢察官的生涯,如果沒有當年黃安斌的鼓舞及幫助,不會有現在的我,我可能是雲林鄉下某一角落的養豬人家。

在某日的午後,辦公室播著電影《教父》的主題曲,絲竹之聲,瞬時勾起往日和黃安斌在部隊結識的種種,這首歌是當初我們一起在憲兵學校撥著吉他的弦線彈唱著,哼著,笑著。一股衝動直逼著我,我還是很想找到他!還是很想向他道謝!

我在鍵盤上期待又害怕的敲打新注音Google黃安斌的名字。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Google的結果,黃安斌竟是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的教授,看著網頁上他的相片,他變老了,但我肯定他就是黃安斌。

我立刻撥打網頁中的電話,但他沒有接電話。我不死心在語音信箱留話,我真心殷切的想見到他。等待,長夜漫漫但值得。第二天黃安斌回電,數日後,我們相約在台北市復興南路的福華飯店會面。當天黃安斌太太在飯店一眼認出我。她對我說,過去常常在電視上看到我,黃安斌都會為我的成就感到驕傲。

我不解的問黃安斌,當時明知我在新竹地檢任職主任檢察官,他在就在交通大學任教,明明相去咫尺,為何不見我一面?

他道:「我從來不覺得那100塊美金是什麼大恩大德,我父母早已雙亡,也曾得到貴人無私的相助,我當年待你如是,即是將這分幫助他人的美德給傳承下去,並不是出於對價性的恩給。從來沒有想過要在你功成名就之時和你相會,我不知道你仍然記得我,也不求你記得我。」聽完黃安斌這番話,我甚是激動,我娓娓道出了考上尋他尋不著,還有我們彼此斷了聯繫這20多年來的點點滴滴。

2010年黃安斌因時常和妻女及岳母分享我和他在當兵的種種,黃安斌的岳母對我們交往的故事非常感動,就在我9月19日生日的那天,召集了我們兩對夫妻及他的兩個兒子,為我慶生並告訴他兩個兒子這個故事,建議有人將這個珍貴友誼及助人美德的故事撰文投書報刊雜誌,闡揚傳承出去,這也是我多年來的想法但一直沒有完成。

我從來都沒有忘記曾在我黑暗時替我點過燈的人。2012年2月12日,與我同是檢察官的大女兒出嫁之日,與其醫生夫婿跟我跪別之際,我諄諄教誨著她,要她在離開這個家,和自己的先生共創新家庭,踏出社會,千千萬萬不要忘記,那些曾經在我們最需要幫助,最低潮時對我們伸出援手的人。更不要吝於幫助及鼓舞身邊的人。

王立德醫師對這個故事非常感動,也因為這個故事他和黃安斌成為好朋友,邀我今天和大家分享這個100元美金的故事,就是如黃安斌所言「將這分幫助他人的美德給傳承下去」,我也藉此了卻多年來的心願。謝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分享這個故事,希望大家能夠懷著幫助他人的善心,不吝對身邊需要幫助人,伸出援手,因為你我的一念之間可能就足已轉折一個人的人生。

羅松芳(中)早年受助於黃安斌(右),對此恩情多年未忘;王立德(左)對兩人故事非常感動,邀請羅松芳分享。圖/羅松芳提供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