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就是禪】綠葉美學

文/楊錦郁 |2022.12.01
1009觀看次
字級
插花要有花和葉的合宜搭配,才會好看。圖/Snapwire Snaps
插花要有花和葉的合宜搭配,才會好看。圖/Congerdesign

文/楊錦郁

學習花藝的人多半聽過一種說法,「插花不難插葉難」。

花朵本身都美,光是將一大把花投入花瓶,不多作修飾,就很好看了,如一大瓶的玫瑰、百合、海芋等,讓人看了賞心悅目,但花藝這事和創作有關,創作關乎美學和藝術性,自然不是將整把花投入瓶中那麼簡單。

插作一盆花時,插花者所要面對的第一關就是花材的搭配,要用哪種主花、副花,要用哪些葉材,尤其是西洋花重視花材的豐富性,在選擇搭配花材時,除考量花朵和葉子點、線、面的形狀,更要注意到顏色的協調。這些前提先想清楚,就可以買花去了。

這兩年,因為學習花藝的緣故,我經常出入台北花市,花市位在內湖區,有橫跨馬路的兩棟建物,分為賣切花的A館和盆花的B館。我出入A館的次數多,館內有上百家賣花的攤位,各家同中有異。記得最開始到花市時,我被美不勝收的花束和低廉的價格給惑住,極盡所能攜帶的範圍,買了很多把花,花市是批花市場,只有論束賣,一束玫瑰二十支,一把太陽花十朵,買回來的大量花束便以投入法插滿了家中的各個花瓶。

隨著去花市的次數多了,我也比較能以平常心來逛,逛過各家後再按照既有的腹案理性採買。熟悉了賣鮮花的攤位後,我也注意到賣葉材的。夾在大多數賣切花的攤位裡,專賣葉材的,相較下少了繽紛的色彩,但卻有著獨特性,通常最前面靠走道的位子上,會有成束的高山羊齒、芒萁、變色葉、電信葉,八角金盤、星點木,似乎是種依高度的陳列方式,然後是葉蘭,春蘭葉、新西蘭葉、山蘇或季節性的植物如小手毬,擺在攤位裡面的則是較高的葉材,常見的有白竹、女真、梔子葉、雪柳、米柳、壽松、楠柏等,種類之多讓人眼花撩亂。後來我到花市去,總在賣鮮花和葉材的攤位之間來來回回,互相比對,選定花材的搭配,在心中勾勒出想創作的花材,畢竟插花要有花和葉的合宜搭配,才會好看。

我們常聽到一花一葉一世界的說法,事實上也是如此。植物因為生長環境和四季不同而呈現出個別且獨特性的樣子,如同當今世界上有八十憶人口,就有八十億張的臉,同樣的一棵樹,樹上的葉子乍看之下都差不多,但仔細分別,每片葉子卻是同中有異,因此在面對花藝創作時,如何讓一花一葉都能呈現出個別的樣態,也是創作者的功力所在。

近幾十年來,不受東西方慣性插花方法所約束的現代花藝興盛,有別於傳統的限囿,現代花藝採用更多技法,翻轉了過去花藝創作的格局,其中幾個技巧如捆綁、纏繞、編織,分解、黏貼、針刺等等,在花藝設計上更普遍應用。初始接觸花藝時,看到這樣的創作技巧,總覺得遙不可及。但逐漸的,隨著時間的累積,也有了學習這些技巧的機會,更能體會到草葉各自的個性。

要做捆綁或纏繞設計時,一定會考慮太藺、木賊、水燭葉這幾種線型的植物,我第一次做纏繞時,拿到的素材是木賊,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它,木賊的葉片退化,莖細長,中空有節,有人形容它像是空心菜的莖。木賊的莖雖然中空,韌度卻出奇,轉來折去的不太容易斷,很適合用來做纏繞的架構。太藺是水生植物,俗稱太藺草,和木賊同樣的葉退化,地下根莖橫走,桿單一細長,頂上有聚繖花序,硬要類比的話,有點像麥桿。太藺也常用來當捆綁纏繞的素材,且因它頂上有聚生的小穗,做造型時比木賊來得跳動。通常較粗獷的造型可以採木賊,用太藺則相對的柔美。水燭葉又稱蒲草,生長在水邊和沼澤地,它的葉片筆直長條形,除了可以用來表現線形的長度,也常被用來當成框型的架構或大面積的纏繞表現。

同樣是線型的植物,因為屬性不同,延展出的感覺也不同,雲龍柳、米柳乃至藤的彈性很強,能夠被抝出創作者想要的圓形、橢圓形或不規則形狀,但因其韌度更甚於上述的木賊等,不太能夠折出細緻的角度。這幾種柳藤物,本身即帶一種歲月的蒼茫感,一上場大抵就會因自身的線條自然營造出空間感和時間感。

綠葉中最普遍的是面狀,這些面狀葉有圓形、卵形、三角形、菱形、腎形、心形等,大小不一,充斥在我們的日常所及。插花時常會使用到的大片葉有葉蘭和山蘇,葉蘭又有一個很特別的名稱:蜘蛛抱蛋,有葉蘭和斑葉蘭之分,它的樣子就像我們熟悉的粽葉,實際上斑葉蘭因為有股獨特的香氣,在東南亞的飲食當中,常被拿來包裹糯米蒸煮。葉蘭的顏色翠綠有光澤,一葉一葉的筆直有勁,葉片大有彈性,常被用來做編織造型之用,其他如新西蘭葉,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二者因長度葉形不同,呈現出來的造型和效果也不一樣。

在眾多的葉材之中,我對觀音葉可說是一見鍾情,不因它的名稱,而是它的樣子,此葉形似銳角的三角形,葉面墨綠,葉脈銀白色,葉緣周圍也有一圈極窄的銀白色。墨綠葉面和銀白葉脈相映,呈現出一種沉靜深遠的美感。因為觀音葉的造形獨特,所以插花時若用上一片,立即有了畫龍點睛的聚焦點,但通常僅用一片就夠,再多就失焦了。

我也喜歡鋸齒蔓綠絨葉,它的每一葉片都不盡相同,姿態優雅中帶點活潑,十分好看。或許跟我有同感的欣賞者不少,所以蔓綠絨成為受關注的觀葉植物。先前看到一則新聞報導,彰化田尾公路花園的一家園藝店展出一盆數十萬高價的「斑葉橘柄蔓綠絨」,之所以高價,在於這盆蔓綠絨葉綠葉的突變及無法複製性。

撇開這幾種觀葉植物,我也喜歡在野外山坡上盤聚成片的芒萁,芒萁是蕨類植物,俗稱蜈蚣草,葉柄呈Y形分叉,叉上分布生長羽狀裂葉,一看就具荒郊野外的草莽性格,有其他植物不容取代的氣質。

也是羽狀葉的銀葉草據說在國外很常見到,但我卻直到不久前才認識它,不知為什麼,銀葉草總讓我聯想起白雪紛飛的耶誕佳期,有一種溫暖的氛圍,也自然而然成為讓我歡喜的葉類。

愛花人都懂得欣賞「花中之王」牡丹的貴氣,也理解「牡丹雖好全仗綠葉扶持」這話的道理。紅花雖好,也要綠葉相稱,而一直被視為配角的綠葉們,其實譜系繁複,各有各的特性和樣態,頗耐人尋味。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