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 航程中的巧合

文/葉含氤 |2022.11.02
874觀看次
字級
圖/葉含氤

文/葉含氤

一直記得這件事,說來尋常,卻又有一點不尋常。如果沒有特別記憶,這事很容易在庸常的生活中消散。嚴謹地說,這應該是兩件事,讓我耿耿於心的,是這兩件相隔逾十年,看似不相干,卻有著微妙的巧合。依時序說,一件發生在二○○七年,一件發生在二○一九年。這裡我先說二○一九年的事。

是在往西安的客機上。一般機上發餐,一組餐車前後各有一位空服員,前一位問乘客要什麼主餐,後一位問要什麼飲料。當時我接過主餐,後一位空服員微笑地問我要喝什麼飲料。這位空服員,男性,很資深,估計超過五十五歲吧。

我深知空服員發餐的迅捷,為了不給人困擾,很快地回:「蘋果汁。」他看著面前的飲料台,猶疑了幾秒,一點也不著急,轉頭說:「妳要不要喝我們的冰酒?很好喝喔!而且女士專屬。」

我當時神情想必木木的,據說人在高空味覺會改變,我覺得不僅是味覺,人的反應也會變得遲鈍,因為當時我的舌頭與腦袋都還沒回過神。

他見我沒反應,繼續說:「有聽過冰酒嗎?」

我:「有,是甜的吧?」腦裡比較著到底要選蘋果汁或冰酒。我不想耽誤對方的工作時間,一心只想趕快解決這件事,畢竟一架飛機有這麼多乘客。

可是他還是一點也不著急,緩緩地答:「是甜的。所有空服員中就我調的最好喝,而且不會醉。」

他的聲音很好聽,溫溫和和的,咬字清楚,帶著點外省口音。

我看他如此誠懇地推銷,誒,不是,是推薦,而且從我目光所及的前幾排,到我座位這區,只見他行禮如儀,並沒有跟其他乘客多說什麼,這讓我覺得再不答應點一杯冰酒,會影響他對自己調酒的信心,再說,這樣對話太耗時,也會打擾我旁邊靠走道座位的那名陌生男士用餐。我都能感覺到我和空服員對話時,他刻意將身子往後靠,以挪出空間。

最後,我是有那麼一點的勉為其難,笑著對那空服員說:「好,那就冰酒。」

正當他倒好,將杯子遞給我時,前座一位男士聽了我們的對話,也轉頭要一杯。

這位空服員客氣地跟那人說:「這只有女生可以點,你不可以點。」

十幾二十分鐘後,這位空服員再經過我座位旁邊時,停下腳步,轉頭問我:「冰酒好不好喝?」

至於本來也想點冰酒的那位男士,在用完餐過後,這位空服員另外倒了一杯深色酒給他,並道歉說:「剛才不好意思,你有沒有很受傷?這杯非常好喝,比冰酒再烈一點。」

這件事到這裡落幕,但這位空服員的樣貌卻讓我覺得似乎見過他,甚至也曾和他說過話,不論他的音調語速,或是容貌表情,都讓我有似曾相識之感。

因為這樣的推測,我在腦海裡翻尋著曾有的搭機經驗,憶起二○○七年從大阪返回台北,在相同航空公司的飛機上,我確實見過這個人,聽過這個的聲音。

那次飛機尚在大阪機場還未起飛,多數乘客已就坐,僅零星幾位還在找位置。我靠窗而坐,旁邊坐了一位穿著體面身材微臃的老先生。這位老先生入座後,無視旁人拿出指甲剪,大大方方地一根手指接著一根手指地剪起指甲,我聽著不絕於耳的嗒嗒聲,覺得很不舒服,剛好有位年紀稍長的男空服員經過,我舉手向他請求協助:「我可以換位置嗎?」心裡知道這有點強人所難,簡直是「奧客」的要求了。這位空服員很敏銳,迅速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旁邊還在剪指甲的老先生,接著抬頭往飛機後面的座位看,最後面帶微笑,溫煦沉穩地說:「這班飛機沒坐滿,後面還有很多空位,妳可以換到後面去。」當時我聽完,連忙說了聲謝謝,立即拿著隨身行李換了座位。航程後段,這位幫助我的空服員抽空休息,他坐在後區與我同一排的座位上。我轉頭看了他幾秒,大概因為這幾秒,讓我對他的樣貌有了印象。

兩件事相隔十二年,這位空服員分別走入了我兩段航程的記憶,說巧合也好,說緣分也罷。人世間,這類微妙的事件說不定多了去,能記住,就帶著某些意義,而非浮泛。我雖不知他的名,但相逢兩場,都蒙他照顧。我謝謝他。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