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

文/平郁 |2022.10.03
667觀看次
字級

文/平郁

接到同學會的通知,幾個問號立時閃入腦海。專程從南部到台北去參加同學會,誰來照顧稚齡的女兒?為妻的不在,向來遠庖廚的丈夫怎麼辦?而我,是真的想去嗎?

真正費思量的,是最後那個問號。去國數載,之後又偏居南部多年,早已過慣了簡單的規律生活,台北,那個我曾經隨著它的呼吸而載浮載沉的繁華都市,在心目中的地位已經淡了。可是,那些和我有過交集的人,無論是擦肩而過,還是攜手走過好一段歲月的,午夜夢迴還是常看到他們的臉孔,老記得他們的青春面貌。

輾轉數日,猶豫不決,終究還是訂了車票。沒錯,我真的想見他們,想讓那些總在腦裡飄搖的笑貌落實。同學會,畢竟難得一次。

下了高鐵,我踩在台北的土地上,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我找到站牌,等著公車載我到同學會場。站牌下的公車圖版上刻畫著台北的舟車輻軸,大街小巷的阡陌縱橫。這個大都會真是愈來愈周到,也愈來愈複雜了。

十五分鐘過去,公車還沒來。五點半,辦公大樓裡陸續釋放出人群。他們匯集在人行道上,形成一條川流不斷的人潮。這時下班的多是女性,穿戴或時髦或端莊,全都為了趕公車而半奔半跑起來。她們像匆忙游過的熱帶魚,一條接一條,一群又一群;又過了幾分鐘,男性下班族開始群聚而至,不過他們遊走的路線有點不同,不是匆匆坐上駕駛座加入車陣,就是戴上安全帽衝鋒陷陣。

車陣人潮是台北特殊的風景。很年輕的時候,我也曾被鑲嵌在這場風景裡,朝九晚五了好一陣子。如今我已淡出為一個難得的過客,心頭竟有種惘惘之情。我告訴自己:妳也曾是繁榮與熱鬧中的一分子,而今,妳只是個局外人。

在公車專用道上等車,聽得到車聲沸沸,可是聽不到人聲。耳邊流過的只有公車的轟隆、汽車的呼嘯、摩托車引擎的震耳欲聾。而所有的人都是安安靜靜地等公車、等紅綠燈,默契十足地一語不發。也許大家的話都在上班時間內講完了,現在是段好不容易可以暫停嘴巴開合的真空。空氣中飄漾著浮塵、廢氣,和倦怠。沒有一個人臉上有笑意。參加同學會的興奮在這種氛圍中似乎是個異數。入境隨俗吧。我把心情隱藏起來,以同樣的漠然靜靜等待。

公車來了。跟著排隊的人龍擠上車,一路上除了興奮還帶點忐忑,可以說是近鄉情怯吧。

才踏進餐廳大門,就有人熱絡地擁上來。多麼快樂而感動的一刻!多年不見,四年同窗的感情依舊真而醇,語多話又長。許多人攜家帶眷,熱鬧一團。畢業多年,幾乎人人都已升任主管,甚至身居要津,話題從家庭、股票談到事業、管理,愈談愈專業。我開始覺得插不上話,局外人的感覺又浮上心頭。一個一向藏不住話的同學忍不住了:「大家都覺得妳可惜。讀了這麼多書,為什麼只待在家裡。」一陣靜默。有人出來打圓場:「有什麼可惜?孩子教得好,先生又聽話,不也是成就非凡?」大家一陣哄笑,我也跟著笑,心頭卻愈來愈沉重。 

回到南部,一向好睡的我竟然連日睡夢難安。自以為走過繁華,自以為習慣了簡單,自以為早已不在乎世俗的成就定義……多年來自以為是的簡單哲學竟然這般輕易被打碎,脆弱得不堪一擊。而這一擊還不是重擊,只不過是個同學會。

接下來的幾日,人雖照常在日常瑣事裡游走,卻是索然無味。同學會壞了我生活的胃口,我卻不能怪它。你怎能怪一個掀開你面罩讓你看清世界面目的東西,只因為世界原來跟你想像的不同?你只能怪你的面罩,它矇了你好久。我像是荊衣扉門過慣,推門望見室外的大千世界竟然如此繽紛,心裡怵然一驚,而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即使身子又縮回門內,恐怕心也回不去了。

最令我難過的是,難道自己是鴕鳥,滿足於現狀只是因為把頭埋在沙裡?同學的高薪與響亮名銜,確實讓我有灰姑娘見到白雪公主的感慨;雖然同在盛年,她們的生活似乎多采亮麗,而我卻選擇縮在島上的某個角落,當一個面目模糊的家庭主婦。為什麼那分熱鬧自己沒分呢?一天天過去,目前的生活好似也愈來愈面目可憎。我曾經深喜於它的安靜、恬淡,現在卻覺得它蒼白、乏味。

無論滿不滿意,日子總得過下去。每天早上我得送女兒上學。行經那一片田時,我總是特意放慢腳步,除非有豔陽或急雨逼著。從八月直到秋末,那一汪水上種的是菱角,仔細一看,層層覆蓋的漫漫綠葉當中,可以看到點點的豔紅。菱角收割後,再一陣子就是稻子登場。從嫩綠的稻苗下田開始,直到低垂著頭的飽滿稻穗,風景幾乎日日不同。

向左望去,幾戶四層透天厝正對著那片田。無論早晚,我總看到一位瘦小的歐巴桑,戴著口罩洗洗刷刷,似有無窮的精力。另一戶人家的庭院裡,午後總有四位老人家坐在小板凳上打四色牌,直到日落。這恆常的遊戲似乎已成了他們日常的部分。我日日行經同一條路,他們已經鑄成了我心目中的一副恆常風景。我相信,他們心目中也有這麼一副景:一個女人早晨牽著一個小女孩經過,五分鐘後又獨自回頭;傍晚時分,這個女人又獨自經過,五分鐘後牽著小孩回頭。

那種單純的幸福感又回來了。忽然間,我豁然開朗。每個人都擁有等量的時間,那些老人選擇用四色牌填補歲月,歐巴桑選擇清水、掃把、刷子,我的同學們選擇高薪名位,我則選擇雲淡風輕,不過是各遂所願。大千世界是弱水三千,要吸納盡進,一介凡人哪有那個胃納,各人當然要取最愛的那一瓢飲。如果我只能選擇一種東西,我依然會選擇這樣的安靜,放棄台北的繁華。啊,同學會,不過是個簡單的試煉。

一陣風揚起,塵土被輕輕捲入空中,又隨著風的止息而靜靜落回地面,你很難察覺到風曾經吹過。這一天隨著日出日暮即將結束,而歲月在這裡好似不曾經過,也不曾留駐。台北的一場同學會,為我添增了幾抹回憶,這分回憶畢竟是甜蜜的,因為我不但肯定了老同學的情誼,也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簡單哲學。下回的同學會不知哪年哪月,但我很篤定,如果我出席,一定氣定神閒,因為繁華有繁華的快樂,簡單有簡單的幸福,我們都是幸運兒。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