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西南】在西南邊疆做調查的老外們(三)

文/出谷司馬 |2022.09.15
664觀看次
字級

文/出谷司馬

在這個系列專題中,我們介紹了人類學家出身的鳥居龍藏,以及原本是植物學家後來醉心於納西文化的洛克。今天要介紹的,則是一位身兼基督教宣教師與學者身分的葛維漢(David Crockett Graham, 1884~1961)。

一般來說,到中國西南地區進行宣教工作的西方宣教師,大概都有一個類似的共同性,就是他們希望從少數民族的文化與歷史中,找尋跟基督宗教相關連的部分。譬如,當他們看到瑤族、苗族有大洪水的神話,就會將這個故事連結到《聖經》裡的「挪亞方舟」;當他們聽聞兄妹通婚成為族群祖先的故事,就將這對兄妹聯想成「亞當」跟「夏娃」。

曾有一位在羌族進行傳教工作的內地會宣教師陶蘭斯(Thomas Torrance, 1871~1959),他發現羌人與猶太民族在宗教儀式上有著許多的相似性,加上一直流傳著猶太民族原有的十二支派有許多散落在世界各地,因此在陶蘭斯於一九三七年出版的《中國最早的傳教士:古老的以色列人》一書中,認定羌族就是這些失落的支派(the Lost Tribes)之一。

有別於陶蘭斯的論證,同樣是在羌族地區進行宣教與研究的葛維漢則持相反的看法。葛維漢從體質、習俗與宗教儀式等方面探討羌族,反駁陶蘭斯的論證,認為羌族不應是「西來」的族群,而是土生土長的「東方人」,在基督教的傳教史上算是比較特例的一位宣教師。

此外,由於葛維漢對於中文古典文獻的涉獵很深,因此,他往往會透過許多中文的文獻來論證他在宣教場域中看到的現象,並藉此理解這地方的人民與文化。在他的論述中,將中國西南地區的少數民族劃歸於受漢民族影響極深的一群人,可以說是很早就用一個「大中華民族」的概念,來看待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的西方人。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早期的宗教學研究,都會將基督宗教與其他宗教分開看待;但是即便身為宣教師,葛維漢仍從「比較宗教」的角度來看待他所接觸到的中國宗教世界,而不全然以「迷信」來解釋。他的兩本作品《中國四川省的宗教》(Religion in Szechuan Province)以及《中國西南的民間宗教》(Folk Religion in Southwest China),至今仍是研究中國西南宗教重要的參考書籍。

葛維漢後來受聘於成都的「華西協和大學」並擔任該大學博物館的館長,在人類學、民族學、博物館,甚至是考古學等領域中,都有他的身影。我們之前介紹過三星堆遺址的發掘工作,葛維漢也是主其事者。

若從「宣教」的角度來看,葛維漢的所做所為似乎有那麼一點點「不務正業」,但是,他對於整個中國西南民族、文化與考古研究工作的開展,確實有其功不可沒且影響深遠的一面呢!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