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頸癌診治專家陳培榕 堅持理想 力行治療的藝術

文/吳宛霖   |2022.09.10
914觀看次
字級
陳培榕參與義診時,也經常前往行動不便的病人家中看診。圖/心靈工坊提供
陳培榕醫師,在台灣東部首創頭頸癌跨科合作團隊,近30年來守護了無數花東病人的生命與健康。圖/心靈工坊提供
新冠疫情嚴峻時,陳培榕支援採檢工作,頂著大太陽,幫外包清潔人員做鼻咽拭子採檢。圖/心靈工坊提供
就讀台大醫學系時,經常挑燈夜戰的陳培榕。圖/心靈工坊提供

文/吳宛霖  

勞動階級特別容易因嚼食檳榔而罹患口腔癌,平均發生年齡低,也是四十至五十五歲壯年男性最主要的死因;源頭主要是他們在職場上容易接觸菸酒,而且工頭有時會帶頭請吃檳榔,以提升士氣、增加幹勁,且在團體中難以拒絕,又或者長時間工作需要檳榔提神。

陳培榕醫師有很多需要照顧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長期病人,他陪伴他們度過中壯年直到老年。東部大約有近七、八成的口腔癌患者要到慈濟醫院接受治療,平均每年,陳培榕要動一百次以上頭頸腫瘤相關之手術,平均一個月要看近七百人次的門診病人,近三十年來已經篩檢過上萬個口腔黏膜,也診治超過三千位以上的頭頸癌病人。

臨床功力百鍊成金

廣義的口腔癌,就是口腔、口咽、下咽食道所發生的癌症病變。口腔從最外面開始,包括了唇、頰、舌、口腔底、牙齦、硬顎、後臼齒三角區共七個部位。口咽也分為好幾個部位,包括軟顎、舌根、扁桃腺都算口咽,另外還有咽喉側面、咽後壁等等。

至於黏膜下纖維化,紅、白斑這些都稱為癌前病變。至於為何要進行口腔篩檢,就是因為口腔癌的潛伏期可能達五年以上,不論有沒有戒除檳榔,只要有嚼食檳榔史的民眾就可以進行篩檢,滿三十歲以上每兩年可以篩檢一次。另外,有持續抽菸習慣者,也可以做口腔癌篩檢。

陳培榕篩檢時會很仔細,標準的流程是先請病人將嘴巴張開,如果嘴巴已經張不開了,不能看得很清楚,就使用內視鏡作為輔助。

病人張開嘴巴後,他會使用反射鏡和頭燈照亮,首先檢查是否有腫瘤或病變,再看其他部位。「我們這一科有一個特色,一看便知。」陳培榕說,耳鼻喉科只要用視診跟觸診就能看出大概,視診看有沒有紅、白斑,有沒有疣狀增生。觸診則從口腔及口咽外去摸脖子,察覺是否有硬塊的地方,鼻咽有時候可用內視鏡看比較仔細,一併做紀錄。

「就是要練到眼睛一打開,要比X光更銳利,一看就知道是什麼病變,這就是百鍊成金的臨床功力。」

快速療法隱藏危機

依照高雄醫學院公衛專家葛應欽教授一九九五年的研究,嚼檳榔罹患口腔癌的機率是一般人的二十八倍、抽菸是十八倍,飲酒是十倍,三者都有就高達一百二十三倍。雖然數據很驚人,但對於上癮者而言,一般還是無感。但是一旦發現罹患癌症,很多病患都會急著找到最快速的療法。

陳培榕曾遇過一位農友因為長期嚼食檳榔罹患口腔癌,右側的臉頰外側有一大塊腫瘤。一般化學治療是以靜脈注射,而這位病患卻跑到南部的醫院接受較非正規的「動脈內化療」,直接將化療藥物打到頸動脈;這種療法通常可以讓藥物更直接接觸到腫瘤,讓腫瘤快速壞死消除。病人往往之所以會選擇這種療法,一則覺得不需要手術,可以保留器官;二則看到腫瘤很快縮小,因而消除憂慮、紓解心中壓力。陳培榕說:「但那常常是假象,背後可能會隱藏危機,會造成後來長出來的腫瘤更厲害或轉移。」

後來這位農友的腫瘤果然沒有消除,他輾轉找到陳培榕求助,陳培榕為他切片後,證實為鱗狀細胞癌。經由X光檢查,發現他下頷骨已有輕微腐蝕的現象。陳培榕評估後,認為仍有手術治療痊癒的機會。於是陳培榕為他開刀,幾乎切除了他一半的鼻子和嘴巴,並由整形外科為他重建兩片嘴唇,術後這位先生恢復得很好。

治療方法因人而異

陳培榕說,正統的頭頸癌治療方法有三種,第一是手術、第二是化學治療、第三種就是放射治療,再加上這三種交互使用的綜合療法。由於醫療不斷進步,目前也有比較新的免疫療法、標靶療法,但這些都是對比較嚴重的狀況或遠端轉移的病人來使用。口腔癌是一種複雜的癌症,其中標靶或免疫治療的藥物並不是沒有大的副作用,但晚末期患者若無法手術,或許可以嘗試採用這兩種療法,或甚至再加上化療。

對於不同病患,在治療上也都需要特別斟酌。「用藥是一門藝術,癌症在每個人身上產生的反應都不一樣。甚至一樣的年紀、性別、癌症期數,我們也都一樣地盡心盡力,有時採用一樣的方式治療,但在每個人身上的效果可能都不同。」

也因此,陳培榕雖然個性內向,但他溫和實在又細膩的個性,深受病人信賴。現在陳培榕的門診病人,大約有快二分之一是外縣市慕名而來的病人。看診時總有病人帶些自己種的農產品表示感激,火龍果、釋迦、芒果……等等,盛情難卻的陳培榕也常將水果跟門診護理師和同仁們分享。

仁醫首重醫病關係

這位台南長大、台北學醫,後來落腳東部的醫師,說著一口流利的台語,筆下卻充滿文青氣息。雖然內向、話不多;又即使再麻煩的事他也輕輕帶過,再厲害的治療也不會掛在嘴上,但他有自己的理念,譬如在閱讀上,他享受的是小說字面之外的詩境;而對於醫療,他也抱持類似的美學,總是用不疾不徐的態度和無比的耐心,用跑馬拉松的精神來陪伴病人治療這種難纏的癌症。

大家常認為醫師要術德兼備、仁心仁術,他認為「仁」這個字,就是由兩個人所組成,而在醫療過程中,這兩個人指的就是醫師和病人。醫師能為病人著想、病人也信任並配合醫師,才能實踐仁心仁術,這也是陳培榕一直以來的中心思想。他喜歡宗教昇華的情懷、渴望正義公理,也謹記施行醫療服務要平等對待每一個人,而從他成長的歷程裡緩緩地爬梳,也可以慢慢看見一位仁醫的養成過程。

醫者之心
不只是微薄之力


行醫將近三十年,陳培榕認為自己最大的轉變,就是對於事物的體會或看法漸漸有所不同。

「以前總覺卯足全力,到頭來依然改變不大;現在卻覺得,就算是盡微薄之力,我們還是有力量、還是可以做些改變。我現在不悲觀、但也沒有樂觀的權利。我也認為未來的世界,不見得會往好的方向走。所以我們現在每一點微薄的努力都很重要,只要積沙成塔,還是會有改變的力量。」過去,若沒辦法讓病人多活久一些,陳培榕不免心傷許久不能自已,現在則是傷心一下就好好繼續振作,因為還有下一個病人需要他協助。但另一方面,有些病人治好了,少了遺憾,高興一下就好,因為還會有下一個挑戰到來── 這或許是他人生及社會哲學的一種轉變。

陳培榕想起一位原本罹患下咽癌、而後又有第二癌症口咽癌的病人太太曾對他說,「因為陳醫師的治療,讓先生多活二十幾年,也讓我們的家業可以繼續,整個家庭都得救了!」她的丈夫在四十二歲正當盛年時得到癌症,小孩只有國小六年級。而他幾年前往生的時候,小孩已經長大成年,足以接手父親的事業,病人生前對陳培榕二十年來的陪伴和守護深深感謝,病人的妻子也非常感激他,讓丈夫可以陪著孩子長大,繼續做家庭的支柱,全家因此沒有遺憾。聽了這番話,讓陳培榕感到很欣慰。

臨床診治病人、也從事教學與研究多年,喜歡讀書的陳培榕總保持著求知若渴的精神。他體會到,「人的社會」是最複雜的系統,任何其他物理系統複雜度都比不上人的系統;仍有很多無法掌握的未知,解決了一個問題之後還有另一個問題。然而這就是科學,不斷地尋求解答;有了解答之後,還會出現更多的未知。醫學的世界也是這領域一部分,因為當已有知識不斷累積的同時,背後也隱含了更多未知──這也是他面對知識的一貫態度,敦促他不斷求新求進。

陳培榕認為,每個人可能因為生活、背景、意識形態、價值觀等等因素,對同樣一件事情的看法往往不一樣。儘管如此,若要能做到包容他人的意見同時又不受到外力影響,有信仰是很重要的。「我一直覺得人要有信仰和對價值的堅持。信仰不一定是宗教信仰,有一個價值觀的信仰是滿重要的。」

因為對理想的信仰,陳培榕選擇到東部奉獻自己的力量,每當心頭出現無力感時,他總是靠自己調適,並保持對社會的關懷。對他而言,儘管在一個群體社會中,醫生只是一種職業和專業,但同時也應該具有知識分子的良知,用心醫治病人並關懷社會,這是最基本的涵養。不隨波逐流或以利益優先,同時關心時事的變化,這才是知識分子該具有的使命感。

(摘自《東臺灣頭頸癌診治專家》,心靈工坊出版)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