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新話】《空中小姐》飛上青天來寶島

文/陳煒智 |2022.08.13
1665觀看次
字級

文/陳煒智

整整六十五年前,一九五七年的八月,來自香港影壇的嬌客葛蘭、雷震、吳家驤,和台灣淵源很深的葉楓、喬宏等一行人,翩然飛抵台北,在香港電懋影業公司總經理鍾啟文的陪同下,由導演易文指揮全局,展開外景拍攝工作,電影片名是《空中小姐》,拍攝地點包括了台北的松山機場,以及碧潭、陽明山等名勝,還有主場戲的重要地點:圓山飯店。

中國宮殿造型的圓山飯店在電影裡是極其醒目的存在,加上一併亮相的總統府,在一九五○年代後期國際冷戰大格局底下,從國際戰略布局的角度解讀,著實耐人尋味。政治層面的「正統」宣示,加上文化意義的「古典」揉合「現代」,縱然時隔超過半世紀,《空中小姐》整部電影裡的「台灣」段落,總能讓我們看得津津有味。除了明星豔影,除了懷舊街景,還有這些當年簡簡單單、自自然然的編導安排和創作詮釋,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之下,一躍進入我們的眼簾,讓舊電影擁有了鮮明的時代意義。

豪華氣派的歌舞片

不過,《空中小姐》可並不是為了「宣揚」、「彰顯」什麼而拍的。它徹頭徹尾是一部豪華、氣派的商業歌舞片,由星馬國泰機構旗下,位於香港的電懋公司製作出品,將非屬中國大陸的華語電影在當時最重要的腹地——台灣、星馬、東南亞等,囊括其中,既是劇中人物活動、故事發展的背景,此間風光和音樂舞蹈,也成為影片最大賣點,加上以伊士曼彩色攝製,宣傳詞冠之以「流線型」歌舞片,更顯別致、吸睛。

一九五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葛蘭等一行明星飛抵台北,展開為期約十天左右的拍攝工作;電影故事敘述葛蘭飾演的空中小姐隨機組旅行各地、與喬宏飾演的機師談戀愛,同時見證了機師雷震與地勤蘇鳳結為連理,與此同時,另一位空中小姐葉楓則因為一時貪念,陷入珠寶走私的風波。

外景隊九月四日返港,再於十月初飛往新加坡,接著轉往曼谷,然後於香港補齊內景戲,電影完成後,自一九五八年秋天起陸續在各地上映。

台灣則安排在光復節的旺檔,十月二十三日起晚場優先特映,片中葛蘭在圓山飯店高歌的〈台灣小調〉也隨之流行起來。

愈陳愈香的時代經典

這是一部愈陳愈香的時代經典,情節不是重點,故事無甚深度,整部影片的「時尚感」是最引人入勝的賣點。它像時空膠囊一樣保存了當時對於航空旅行的憧憬、對於國際遊覽的想像,有意無意之間,甚至還帶有幾分二十世紀初英國探險家巡遊四海「The Grand Tour」的壯遊豪情和胸襟。

重新品味《空中小姐》,我們會驚覺原來「在那個年代」,作品裡透露出的世界觀是如此豐富且飽滿,它保持著近似深度旅遊觀光客「探索」各地的好奇心,除了景點和風光,還有當地的美食、服裝、音樂等等民生軟實力的展覽,這些元素與電影本身的觀眾有最直接的關聯,也存在著最強烈的吸引力和想像力。

雖然影片裡旅行者仍然是過客,如同蜻蜓點水,飛燕去來,不曾也不會在行旅的途中於一處一地生根,但悠遊其間,枝葉招展,處處有養分,處處獲滋潤,這是另一種「國際人」的逍遙自在,葛蘭唱得好:「俯望人世間,千年萬年一霎眼,不是夢話連天,是信念——我要飛上青天!」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