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生活】仲夏的夢花蟬影

文/琹川 |2022.07.29
698觀看次
字級
草蟬 圖/琹川
綠瓢蠟蟬 圖/琹川
長尾水青蛾 圖/琹川

文/琹川

鬱鬱蒼蒼的夏日林間,一隻隻蟬兒蹲踞在樹上競相飆歌,那激盪開來的熱情將空氣薰暖,只見曇花垂掛的花苞一一逐漸膨脹,預言著今夜將會有多少位月下美人來訪。

高歌一上午的蟬,午間會有段歇息時刻,接著彷彿指揮棒突然揚起,眾蟬齊聲展喉;有時唱累了,這樹林與那樹林的蟬會輪番上場。傍晚時分,一時興起,拿出了愛爾蘭錫口笛與樂譜,在林樹圍繞的露台上吹將起來,從〈奇異恩典〉到〈漫步莎莉花園〉,從〈丹尼男孩〉到〈夏日最後的玫瑰〉,從星星索到江寬水闊,最愛讓笛音反覆徘徊於羅莽湖畔,據說此乃一位蘇格蘭戰俘預感自己死期將至,於是寫了這首〈羅莽湖畔〉,託幸運被釋放的牢友,帶回去給他住在羅莽湖邊的愛人……悲傷的音符穿過潮湧的蟬浪,穿過時間穿過生死,彷彿沸揚的歌聲裡也染上了一層淡淡的哀愁。

夜晚點亮簷下的燈,不一會兒飛蛾便撲飛過來,此時於露台上行走須格外小心,以免踩到停歇在地板上的蛾類或其他昆蟲。日前來了一隻長尾水青蛾,停飛燈罩上,有如仙女般燈光映照出她美麗淡雅的水青羽衣,正當我凝神觀看之時,突然一隻熊蟬闖入,見牠慌亂東撞西撞,不斷地跌落地板發出沉重的撞擊響,應該很疼吧!已近尾聲的生命總讓人傷感。

過了好一會兒熊蟬終於安靜下來,我引領牠爬上柱邊裝置的相思木上,牠卻愛上我的手指頭,遂帶回屋內給牠一小段樟木,似乎挺滿意這立足之木,安靜地當我的模特兒,我手指一伸近牠便轉移過來,彷彿對我有一種依戀,也或許是我對牠有一分不捨。終究仍須將牠放回屋外的相思木上,不知天亮時是否還能再見到牠。

彼時屋旁的曇花正一朵朵地綻放,皎潔如雪的花顏,縷縷芳郁在風裡飄散開來,剪了幾朵瓶插,整個屋子整個夜晚整個夢境,遂沉浸在清恬的花香裡。

人與天地有情的相遇相處,或許有其幽微的密意。隔日清晨發現那隻熊蟬四腳朝天的跌落在台階上,我將牠拾起,感覺腳力弱了些,牠在我指間安靜的爬了一會兒後,突然奮力展翅飛向枝梢,消失於樹叢間,彷彿是一種道別。

夏季是蟬的季節,除了高亢的求偶熱歌,到處都可見到牠們的身影,及一隻隻空殼的蟬衣,而造訪我露台的除了體型大、叫聲響亮的熊蟬外,還有翅膀全透明,翅脈顏色與體色、腳色相近的薄翅蟬;草蟬則體色多變,翅脈部分呈翠綠色;還有喜歡在清晨、黃昏時鳴叫,舊名「台灣蜩」的台灣騷蟬;另外也有長得不像蟬的蠟蟬,如外觀似綠色豆筴,遇到騷擾會以彈跳方式飛離的綠瓢蠟蟬;形體像蛾,上翅布滿綠褐色粉蠟,翅緣各有一枚三角形白斑的白痣廣翅蠟蟬等。蟬的種類繁多,令人眼花撩亂,牠們具有趨光性,常常會在夜間來訪。

山村夜涼如水,皎潔出塵的曇花美得如夢,朵朵恬然綻放於夜色中,此時眾蛾不斷地圍繞著燈座撲飛,在我關門之際有隻蟬倏地飛入屋內,發出「唧唧──」聲,仔細一瞧是隻台灣騷蟬,已不復日間嘹亮的歌喉,唧唧的叫聲顯得柔弱惹人憐。牠抓著我的手指也不飛走,只是安靜地停佇,讓我懷疑我的手指是否有一種安撫的能量,或者只是被當作樹枝。親愛的T,每年夏天的一期一會,都是生死緣遇啊!蟬兒羽化飛上枝頭引吭高歌,大多只有短短的二至四周,然後落地而死,猶似曇花的開謝匆匆,相較於無限生命,一夕或一生都只是瞬間,但縱使短暫,也要如曇花優美芬芳地盛開,也要如夏蟬絕不虛度盡情地高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