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晴夏莽莽

文/葉含氤  |2022.07.27
662觀看次
字級
圖/纓子

文/葉含氤

前些時候我坐在公園的椅子上,那日午後下了雨,將空氣滌洗得很乾淨,地面石板縫隙還積著傍晚的雨水,天上的月光很明亮。緊臨公園旁有一間販售家飾的商店,木雕的大門懸掛著一串銅鈴,門一開,銅鈴發出悠長的音韻。

我在這裡等晴夏,她說白天去花市,看見紫陽花便宜又漂亮,沒有節制地買了太多,知道我晚上會到附近上課,說要給我一點顏色瞧瞧。她不說花有多漂亮,只說:「多餘的,反正我也用不到,就送給妳了。」

晴夏待人,有一種直接而野蠻的善良,這樣的野蠻,讓人覺得她既沒心機也不扭捏,也因為這樣的沒心機,讓我心甘情願地接受她的好意。有一次,她送小番茄給我,跟我說:「再不吃就快壞了,幫忙吃一點吧!」但我拿到時,每一顆都新鮮飽滿,蒂頭也還綠盈盈的,絲毫沒有腐壞衰敗的跡象,那時才知道「快壞了」只是藉口。

我曾經忍不住用開玩笑的口吻問她:「妳為什麼老愛跟別人說,食物要壞了,不能再擺,妳都不怕別人認為被妳藐視,總讓人吃妳不要的,或是即將壞掉的食物?」

她不以為然,反問:「妳介意嗎?」

我說:「我不介意。」

她笑聲朗朗地接著說:「介意的,我就算捧他,討好他,甚至送他一頂高帽子,他也會介意;不介意的,那就是打從心裡不介意。我只跟不介意的人交朋友。」

她又說:「我確實是買太多,一個人東西很難買,特別是水果,妳當是幫我的忙,要不然就真浪費了。」

雖然她總是不加修飾地直言不諱,但這並不影響她對生活的態度。她的住處,一花一葉,一瓶一器都擺放得恰到好處,問她是否學過設計,學過插花?她說沒有,只說她的原則:「寧可不足,也不要過滿。不足,還可以有一些留白,但過滿,是個畫得不好的句點,像個村姑,一點韻味也沒有。」

我想,這就是她的天賦。也因此我都不好說她究竟是野蠻,還是細緻了。

晴夏的童年頗為艱辛,十歲時家中突遭巨變,很長的一段時間寄居在親戚家中。那時有人待她好,有人待她不好,溫暖的善意與薄涼的惡語,在她日常中如潮浪般來去,以至於她在生活上一直戰戰兢兢地安分守己,為的是盡量不讓人說閒話,當然她也不會有過多索求。高中畢業,獨自北上半工半讀地念完大學,工作數十年生活日漸安穩富足,在市郊買了間房子。

對於童年,她說:「很多事慢慢也就記不得了。」

也許是長年情感與物質的匱乏,影響她成年後對人有一種魯直的大方,總想著要給予。有一年七月,她突然打電話給我,說買了櫻桃,直跟我說買兩箱很便宜,要給我送一箱來。我再怎麼不逛超市不逛市場,也不相信「櫻桃很便宜」這種話,想著見面時問她多少錢,算是與她合購。怎知正當我問她時,她臉一沉:「給妳的就是給妳的,妳這樣不是讓我言而無信嗎?」從後座取出櫻桃塞給我後,迅速地回到駕駛座,油門一踩揚長而去,留我愣在後頭。

正當我覺得她情商太低時,接到她的電話,她說:「我對妳好,純粹是想對妳好,我不屑諂媚人,也不懂社交,妳能收下就是對我最大的善意。」

也許就是她這樣橫衝直撞的個性,才使她在沒有任何的家庭資源下,還能踏出一條自己的路。如此想來,她童年寄人籬下的謹小慎微,對她來說,是何等的壓抑?何等的悖離本性?

我沒有什麼本事,論挑選物品,不如她有眼光;論採買食物,也不如她有行動力,說到底我只會買書。知道她喜歡花,就買一些關於器物,關於國內外插花流派的書籍給她。這些書印刷都很精美,讓她無事時翻翻,也能怡情悅性。

就是因為我送她書,之後她去買花,也給我買一點,四月是芍藥,六月是紫陽……她買給我的都是不會在其他季節看到的花卉,她說:「這就是『時令』,從妳送我的書上學到的。」

這人,也很會現學現賣。

晴夏,生於夏日,有高陽般的鋒芒,有不知輕重的蠻橫,有野地莽莽的真樸。雖然熱熱灼灼的,卻心如明鏡,讓人不知不覺的喜歡她。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