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隆 讓翡翠青瓷重現於世

文/高愛倫 |2022.07.16
5981觀看次
字級
何志隆曾在台中惠中寺展出翡翠青瓷作品。圖/何志隆提供
何志隆曾在台中惠中寺展出翡翠青瓷作品。圖/何志隆提供
圖/何志隆提供

文/高愛倫

8年前,我曾陪另一半去台東,探訪如今備受兩岸敬重的翡翠青瓷大家何志隆老師的窯場。當時得知:何志隆老師常隻身在台東東河鄉泰源村,孤獨守著1200度紅火窯爐;妻子方桂陳則在台中「翡翠青瓷典藏館」為各地蒐藏家,逐一解說如何辨識精品的關鍵……

初見當日,何老師正忙著準備中日翻譯證書,急將無瑕作品〈關公〉精緻包裝趕送台北,我刻意瞄了一眼文字資料,驚見蒐藏者竟是企業家郭台銘,後來輾轉聽說,這座關公最後安座在日本夏普高階主管的府中。

完美作品機率僅3%

這8年之間,另一半定南和表弟沈豪動輒奔到台東,住在何老師窯場架高二層的貨櫃屋,等候開窯──他們說,開窯如開寶,很緊張,因為完美作品的機率只有3%,他們的心情總會跟著何老師的表情起伏。

翡翠青瓷的特色是,釉色是在1200度窯爐裡,歷經半個月飄覆的灰燼自然形成的,因為無可控管、無可複製,每一件倣似的土坯,在火化為青瓷之際,翡翠成色與價值,都不是創作者所能設定的。換言之,每座蒐藏品也必然獨一無二。

從原始青瓷、五代後周柴瓷、漢代綠瓷、宋代青瓷、晉代縹瓷、唐代祕色瓷……千年的演進,青瓷藝術停頓斷層1600年無所突破,直到何志隆採用「翡翠青瓷」工法,才重新展開青瓷學術與藝術同等重量的文化研究。

重登青瓷藝術頂峰

外行人教外行人是最簡單的入門講義,我所懂得的是:為擴大商業價值而量產的瓷器,釉色粗分植物釉、礦物釉、金屬釉、科技釉……包羅萬象。

但翡翠青瓷以漂流木柴燒,完全是草木灰自由落蓋,所以它的紋路連接點會有折色光點,這個等級的觀賞、傳世、文化、獨特性,雖一再被預估,然不管科技何其精進,也難有複製之可能。而這,也是作品珍貴之所在。

全世界博物館都喜歡中國瓷器,但中國一再想跳脫人工複製的舊巢卻苦無對策,福建省博物院前院長楊琮曾驚喜:只有何志隆老師突破了紙上談兵,找到自然上釉的祕訣,讓青瓷藝術重登頂峰。

通過專家組隊鑑識

何志隆曾贈「心經罐」給佛陀紀念館典藏,如常館長頒感謝狀之餘,特別為翡翠青瓷辦了個展,引薦中國17個博物館館長的鑑識,當時這群博物專家對於何志隆聲稱作品是「陶土裸坯透過柴燒的自然落灰,形成滿釉青瓷」充滿懷疑。

河北博物館派了3組人馬,甚至帶著坯體來台灣入窯求證,結果證實落灰成釉絕非虛構,只是中國瓷土和陶土的天然釉成色不同。陶土的坯體顯然更上一層樓。

藝術品不是工藝品,不可能以商業目的為單一訴求。經濟投資與藝術追求是不同的。

何志隆創作翡翠青瓷,因為不能控管,也不能量產,注定物稀之貴,即使人們可以普及認識,也不可能普及蒐藏,於是何老師選擇:「我願意面對學術專業集體評鑑,並竭盡所能證明:柴燒灰釉在藝術領域裡的美感和美學價值。」

追求極致工藝境界

每一次土坯進爐,只要爐火引燃,就要耗盡50噸漂流木柴燒,最初發現迎火面釉潤,背火面釉澀,何志隆一而再改造窯爐的結構13次,幾乎燒盡家產,直到判定柴燒落灰沒有死角為止。

從陶藝作品孜孜矻矻鞭策自己,進而發現柴燒自然落灰成釉的工法,如今,何志隆和翡翠青瓷已畫上等號,藝術家一旦心中只有藝術品,就真的回不去了。做為賞析者,翡翠青瓷一如鑽石,也有所謂「全美」的界定。二度親近翡翠青瓷,這一次,我迷上它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