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就是禪】 又見桐花

文/楊錦郁  |2022.07.14
801觀看次
字級
圖/huey
圖/huey

文/楊錦郁

桐花季開始時,新聞不斷報導賞桐的各處景點,我瀏覽過去,沒太細看,畢竟我很少有閒情去追逐四時的花季,不過這樣的訊息仍每每勾起我關於桐花的聯想。

二○○二年,首屆的客家桐花季開始,原本在山林裡乏人注意的油桐花,叢叢潔白的花蹤,占據媒體的各大版面,就在各地桐花滿開的那年五月,年過四十的我,考取了中文所的在職班。彼時,已在報社工作數年的我,家庭和職場都相對穩定,在可預期的未來,似乎可以就這麼安定的過下去,但心裡又很清楚,這樣平常的日子,讓自己有種被困住的感覺,無論在寫作或知識的涉獵缺乏突破。偶然間得知銘傳大學的應用中文所要招收第一屆的在職班,那時很少數的研究所會招一、兩個在職生,得白天上課,對我而言,日間研究所的在職生,無法兼顧工作和學業,不作考慮,於是我報考晚上和周末上課的首屆在職班。

我在士林的台北校區參加筆試和口試,待錄取後,才清楚文學院已搬到桃園龜山校區,上課時間是晚上六點多至十點,不是我原先以為的在台北校區上課。龜山校區地處偏僻山坡,又因晚上上課,搭不上正常時段的學生交通車,此外晚上十點多下課後,校園人煙稀少,根本沒有公共汽車出入,何況我還要立即趕回台北,隔天得上班,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解決交通問題,和家人商量後,認為自己開車是必須的選擇。因住家就在報社附近,走路五分鐘不到,加上大眾交通出入方便,所以我雖然考到駕照多年,卻幾乎不曾開車上路過,那時媽媽還在世,基於安全因素,她堅持我必須開新車,不能買中古車。就這樣新生加新手駕駛開著新車,貿然上了高速公路,開始兩年的夜間上課日子。

慣常是傍晚五點多,逆著夕陽的璀璨光芒,又偶或白天開車南下,過了泰山收費站,會看到右前方一座廟宇頂上,立著一尊剛出生,右手指天,左手指地的金身悉達多太子。那座廟宇背山而築,視線穿過悉達多太子,便看到後面山頭有成簇成簇白色的桐花,我心想,這樣也算是看到桐花開了。那兩年,開車上學途中,每當看到高速公路旁,遠處山林間樹梢上叢叢的白色桐花,會讓我意識到季節的更迭,也為枯燥的行路增添些浪漫。

在職班上的同學小惠和阿翔正好是學校的職員,他們很快就成為我的好友,小惠個性溫和辦事俐落,對於遠道來上課的我很體貼,她的好友小玉在某系當助教,慧黠有俠女之姿,常跟著來課堂旁聽,於是我們三人經常結伴而行。有時,我休假提早到校,她倆商議帶我到鶯歌吃晚餐。學校後方有一條產業道路可以到達鶯歌,家住桃園的小惠熟門熟路的開著她的小車,載我們下山到鶯歌去,外帶阿婆壽司給老師和同學們,若時間充裕,還應我的要求,到鶯歌老街逛逛,買買小物,那樣忙裡偷閒的愉快時刻,很能撫慰彼時我在家庭職場學業間團團轉的心情。

至於阿翔也是從台北開車通勤,常會順路接送老師,他的個性四海,開車技術一流,每當我好不容易把車開到學校的停車場,找不到停車位或停不進去狹小車位時,就會打電話給他,要他馬上來幫忙停車,待他匆匆出現,我讓出駕駛座,把車交給他,便安心的去上課,而他總是隨後笑嘻嘻的進教室。夜裡十點左右下課時,位在山上的校園已籠罩在漆黑裡,後山只剩幾輛車子的停車場伸手不見五指,我通常會等阿翔一起去取車,並要求他得先目送我把車子開走才離開。第二年,我們同時修了星期六白天的課,於是我改搭他的順風車上下學,上課途中兩人在車內說笑,有種假日出遊的快樂。

三年後,我成為班上第一個完成研究所學業的人,拿到碩士學位離開學校。其實早在第二年修完全部的學分後,我們已經和師長在校園裡拍完畢業照,拍照那天,大家穿上文學院的碩士服,開心留影,連學妹小玉都來湊熱鬧。團體照之後,個人照得到桃園市一家接洽好的照相館拍。拍照那天,我獨自開車進到陌生的桃園市區,開到照相館附近找停車位,看到路邊工地旁有一格車位,阿翔不在,只能靠自己,我把車子切入時不慎刮到車身,移進移出的,又刮了一次,心裡很懊惱。之後因為只需寫論文,不必再到龜山上課,我很快把開不到多少里程的車子轉手。



日前,看到哥哥傳來一段彰化八卦山脈桐花盛開的影片,影片中油桐樹上叢叢的油桐花,非常美麗。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故鄉彰化有栽種油桐樹,可能因為客家桐花季的印象,讓我以為要觀賞桐花就要到客家聚落的桃、竹、苗,並且我唯一一次近距離賞桐花,就是在苗栗山區。

桐花樹生長在低海拔,它的花是頂生聚繖花序,開花時一大簇一大簇的,充分展現出數大就是美,白色的桐花有五片花瓣,雪白的花辮,襯托紅黃色的花柱花蕊,十分清麗。因為桐花的花身輕盈,又開在樹梢頭,只要風一吹拂,片片的油桐花便隨之舞落。桐花的美,更在於她離開樹梢飄落的過程,她不是筆直墜落,而是以旋轉方式飄下,且是漫天撒落,猶如陣陣的白色飛雪。所以只要四、五月桐花季開始,頓吸引眾多賞花人士的追逐。

過往桐花的命運也如日治時代油桐樹被廣植而後棄種般,默默開花,隨風飄零,直至客家桐花季伊始,在花祭、文創、地方產業的推動下,讓人們重新發現桐花飄零如五月吹雪般的美。

當在苗栗山區看到散布林間步道,被露水或雨水淋過的花骸,我仍不免為油桐花短暫開放,瞬間飄零,化作殘泥的生命歷程,心頭感到微微的難受。



二十年前,因為要去龜山上課,讓我留意到油桐花開的季節,也帶著歡喜的心情行進在路上,後來只要看到桐花季開始的訊息,就自然的想起那段日子。離開龜山校園三年後,我再考進另一個面對河口的研究所,栽進另一段更漫長的學習,後來從小惠那裡斷斷續續得知小玉找到一個好歸宿,辭掉學校的工作,爾後我跟小惠等也漸漸失去聯絡。近兩年,我在一場佛教藝術的講座中,無預期的遇到多年不見的阿翔,他生了一場大病,頭髮全白,過去四海的神情不再,代之是凝斂的神色,聽他說已經離開學校的工作許多年了。

在現實生活裡,我逐漸遠離讀書的日子,也和那些曾照顧過我,給予我許多協助的在職同學們失去關聯;在心裡,想念卻不曾淡去,尤其到了桐花盛開的季節,看到五月雪的畫面,總讓我的思緒回到那些年在路上奔馳,夕陽輝映金身悉達多太子的光芒,以及在校園和大家同窗學習,短暫又美好的時光。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