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野樹蓪草的輝煌時代 ──台灣草紙走上國際的故事

文/王文靜  |2022.07.06
814觀看次
字級
手繪蓪草 圖/網路
埃及莎草紙影響數千年古文明 圖/網路
手繪蓪草 圖/網路

文/王文靜

站在後院,ㄟ,山坡有幾株外觀似一株株木瓜樹的植物,碩大的葉片如張開的巴掌,當開出淡黃色碎花時,很難不被吸引。起初納悶,荒野山坡怎冒出不像雜樹的雜樹,總覺得應該不是一般野樹。但滿山雜樹,密密叢叢,也很難探究出所以然。初夏,跟著植物學家到新北市烏來,南勢溪上游的福山部落,那裡彷彿是「蕨類王國」,在山徑間驚見後院的那「雜樹」,始知,它叫「蓪草」。

名字有草,但其實是一株有歷史的樹,是第一個發表於世界的台灣植物。

蓪草的髓心能削成紙,潔白透亮,不同於一般植物纖維製成的紙。這造就它不同於其他樹的傳奇身世。

十九世紀,流行於英國的「米紙」(rice paper),人們用它來書寫、繪畫。然而,細緻的「米紙」究竟是來自何種植物? 白米做的嗎?歐洲研究學者摸不著頭緒,有很多揣測。

中國與台灣港口被迫開放通商,英國的商人與官員來了,這些官員不乏植物採集專家。英國駐中國領事館將一些植物標本寄回英國皇家植物園,一連串證據指向「米紙」來自台灣的原生植物。這些證據除了標本,還包括米紙製作過程的系列圖畫。圖中的蓪草髓心,有如一個人高的巨大白蔥。一八五二年,皇家植物園邱園園長威廉胡克(Sir William Hooker)在《Journal of Botany》植物學期刊,讓蓪草站上世界舞台,成為台灣第一個依照分類學命名的植物──Tetrapanax papyrifer。

這段故事發生在百年前的船運時代,那時,蓪草從台灣到英國的第一趟旅行很不順利,抵達英國時死了。園長胡克不放棄,三年後,蓪草終於活生生地被運到英國皇家植物園,並於年底開花,這讓研究觀察能就近在歐洲持續進行。再一年後,德國植物學家卡爾‧科赫(Karl Koch),發表蓪草為「通脫木」新屬,蓪草的學名因此冠上Hooker與Koch兩人。

在手工年代,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植物轉身為承載文字的紙。發生在埃及,是如蘆葦般的水生植物莎草,對古埃及文明貢獻卓著;發生在緬甸與印度的是特殊品種的棕櫚葉,用來謄寫經文;發生在台灣,便是蓪草,結合水彩畫外銷歐洲,成為一時中國畫派的「蓪草畫」。

因為有被削成薄薄一片成紙的經濟價值(好似削蘋果皮般,一般削出的大小約女人的手掌,厲害的,還能展出一倍長),蓪草不再是野樹,十九世紀初蓪草紙開始從台灣輸出,從亞洲到歐洲。不但被英國人喜歡,也走入日本皇室,於是日治時期政府有系統地獎勵種植,從台北到花蓮的原住民墾區,而成為炙手可熱的經濟作物。

躍上國際,蓪草脫離邊緣地位,雜樹神奇翻身。

不過,隨著機器生產紙的普及化,難敵時代,一九九三年,最後一家蓪草紙廠撤出台灣,蓪草就此沒入山林,回歸野樹身分。

就像曾經紅極一時的大明星,舞台的鎂光燈改打他處,蓪草不再被世人注意。失去璀璨,但回到初始,在大地隨意自由,得失之間,誰說這不是另一種美好風景。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