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極地大撤退 一.二億隻企鵝離開故鄉

文/王文靜 |2022.06.22
834觀看次
字級
作者在南極。圖/王文靜
到南極,完全不能把人類世界的常識帶來。圖/王文靜
天上飛的,海裡游的,浩浩蕩蕩開始南極大撤退。圖/王文靜

文/王文靜

北半球的夏天到了,意謂南半球進入冬天,天上飛的,海裡游的,全部離開南極。其中,最大規模的撤退當屬一‧二億隻企鵝。每年,牠們在「故鄉」永晝結束時離開。半年後,再「游」回來繁殖。

「雪地之境的海域,怎麼有這麼多飛魚?」這是我去南極的第一幕冰海震懾。我再仔細看,海裡飛跳的不是魚,是企鵝。牠們如在水中飛行,游泳時,腳當作舵。有一則新聞,「世界潛水紀錄被刷新,打破紀錄竟是一隻南極企鵝。 」

「企鵝明明是鳥,為何不會飛?」

到南極,完全不能把人類世界的常識帶來。

因為南極偏遠寒冷,企鵝不需要費力飛行去躲天敵,安逸久了,翅膀用不著就縮小而不能飛行。羽毛也演化出適合海中生活,如鱗片貼著身體,以減少游泳時耗費能量,讓游速更快。

地球上「不會飛的鳥」約有四十種,譬如鴕鳥及奇異鳥也是。牠們多是住在沒有太多捕獵者的環境,身體演化傾向失去飛行能力。牠們的危機也在一旦遇到新威脅,很快就滅絕。

這樣的威脅,經常來自於人類。很早以前,地球的另一端,北極曾經有過一種「北極大企鵝」。與企鵝相似,也是不會飛的鳥,行走緩慢。人類登陸北極後,牠們遭到捕殺以獲取肉、蛋,甚至作為標本收藏品。十九世紀後期,最後一對北極大企鵝在孵蛋期間被殺死,此後徹底滅絕。

人類與大地萬物,並不平等。擁有高等智慧的人類的貪婪、凶狠與自私,讓動物懼怕。從天上飛的到地上走的、水裡游的,動物始終遠遠地與人類保持距離,無一不恐懼。除了曾經的北極,與今日的南極、加拉巴哥群島。

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動物的初始並不怕人。原來,動物與人之間是存在「無恐懼的天堂」,那在南極。躡手躡腳,我登陸遙遠的南極洲,一根針落地彷彿會驚嚇到大地的寧靜,萬萬千千企鵝悠悠哉哉,如亙古歲月。人來,牠不管。人走,牠不理。

無有恐懼、沒有罣礙的雪地,竟讓我長期的聳肩鬆弛了,全然放下自己的身子。非常奇妙的寧靜,從眼到耳,到心。

進入南極世界,等於進入企鵝世界,看牠們浪漫的男歡女愛。相信嗎,在企鵝的世界,也用「鑽石」求婚。夏天,企鵝回到南極是為了繁殖下一代,首先必須找到對象。人類社會確認關係是有一個求婚儀式,企鵝世界也是,當一隻公企鵝看上母企鵝後的表達,就是叼一個石頭,放在對方腳下。如果母企鵝不理會,求婚就失敗;假若母企鵝接受石頭,公企鵝就會繼續叼石頭築巢,「蓋豪宅」孵育寶寶。說到底,人類的鑽石,不也是一個石頭嗎?

三月過後,永夜將至,寒冬襲來。天上飛的,海裡游的,浩浩蕩蕩開始從南極大撤退。最長途的不只是撤到赤道,而是北極燕鷗要飛回地球的另一端──牠們要回家繁殖。恰與企鵝的路線相反。真是厲害的侯鳥,一天飛行五百二十公里,一個多月就能回到北極。科學家算過,累計牠們一生的遷徙約當往返月球一次。

北極燕鷗的「鳥生」,落地一個月就要長征,這長征就要越過赤道去南極。真不知道該說是,苦命,還是好命。 ♣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