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花影的時間盛器

文/琹川 |2022.05.30
930觀看次
字級
圖/琹川
百鈴花 圖/琹川
通泉草 圖/琹川
流蘇 圖/琹川

文/琹川

雲朵於天空倏急地變幻移動,色彩在大地不斷地更換彩繪。彷彿昨日櫻紅才醒來瞬即又消逝,濃淡深淺的綠遍野潑灑開來,梅樹下誰採了滿滿的一籃青梅,此時一棚棚的紫藤如霧散去,一樹樹的白流蘇正迎風招展,而遠遠近近長出嫩葉與花苞的油桐安靜地蓄勢待發……親愛的T,總是這裡那裡看到你匆匆的蹤影,伸手欲拉住你的衣袖,卻抓住了滿手的風。

行至林樹濃蔭下的桌子旁,這裡是我們夏日乘涼避暑的地方,長長寒季較少用到,只澆花時會順手沖洗桌上的落葉殘枝。而今清明已過,望著圓形玻璃桌面上仍盛著飄落的葉子與花瓣,在天光樹影映襯下,仿如時間之盤,滿眼都是你的倒影。

我忍不住回望如茵草地上遍開的通泉草,那一片清新粉紫的小花兒,曾是你端出的銀鈴稚嫩淺笑;抬眼棚架上交頭接耳茂發的紫藤嫩葉逐漸淹沒了花顏,或是許願藤搖曳著柔美花串編織一簾紫藍幽夢;而那自初春便一路呵護著怕風吹雨打的百鈴花苞,終於在你的盤裡開出了粉紅花球叮噹地響著;放眼遠眺綿延的起伏山巒更是你盤中的山水。你的盤子大小自如,千變萬化,盛裝著四季的風情,神奇又引人遐思。

「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這是蘇東坡在〈前赤壁賦〉中所言,若以變化的角度來看,天地萬物剎那剎那之間都在變異中,若從不變的視野觀之,則宇宙間萬物與我都是無窮無盡的,就如那水流一樣,日夜不斷的流逝,但並沒有就流走了;雖然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說:「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水雖非前水,但水仍不斷在流,水的本體並未改變;同樣的,明月有圓缺消長的變化,但其本身並無增加或減損;李白古風詩亦言:「前水復後水,古今相續流。新人非舊人,年年橋上遊。」生命之流亦如是無窮無盡啊!花謝了明年會再開,葉落了春風一吹又復長,變化的只是表象,親愛的T,你依舊穿梭在四季,在亙古的長河裡。

而無盡生命中,我們只是天地過客,來來去去,回首時皆成紛落的影子,被時間之盤盛著。詩人朵思在其〈影子〉一詩末段如此寫著:「從年輕一直踩向年老/我的影子,用大地的容器/盛著,猶之/花缽盛著花姿的枯榮」。大地盛著詩人的一生,從奔放的青春一直到衰老的黃昏,猶如花缽盛著花朵的一生,詩人將影子推遠成大地上隨日月不斷變易的生命表象,但生命本質或者精神主體卻是不滅的。

親愛的T,我想起多年前為一幅畫〈缽之華〉所寫的詩;「你從季節的深處走來/輕輕拂去髮上的殘雪/眉眼盡處一片青蕪/貼近時我聽見/淙淙的水聲正漫向四野/意象的花朵繽紛盛開/在清淨河畔/你拈花或者我拈花/都在三千世界的缽中/微笑」。是的,那時我就常常凝望你,猶今日你衣袖芬芳一襲繁花飄揚。彼時的我與你靜默相對,試圖在你身上透出什麼,而三千世界的缽啊!更是浩瀚無邊的宇宙。

不管是季節的盛盤或大地的容器抑或三千世界的缽,都是一只流雲花影隨風變幻無窮的時間盛器,我們總在其間隨之起舞,卻無法穿透實相看到背後那無生無滅永恆的寂靜。親愛的T,你總是安靜卻又充滿語言的在我眼前,周而復始展示榮枯興衰於天地之間,有時我覺得你在我之外也在我之內,而我只想隨著你穿過季節去採擷一朵清淨的蓮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