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的故事】 稷下學宮 史上第一所高等教育大學堂

文/記者栗建昌、王陽、孫曉輝 |2022.05.14
2356觀看次
字級
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是齊國故都和齊文化發源地。圖/新華社
韋辛夷畫作《稷下學宮》。圖/新華社
稷下學宮遺址的一部分。圖/新華社
稷下學宮遺址出土文物。圖/新華社
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董文斌講解稷下學宮遺址考古工作情況。圖/新華社
稷下學宮遺址局部。圖/新華社

文/記者栗建昌、王陽、孫曉輝

據記載,諸子百家中幾乎所有當時的代表人物孟子、荀子、鄒子、申子……都來過稷下學宮。他們大多像孔子一樣帶著學生,構成一個個教學團隊業。這裡的學生要遵守嚴格的「弟子職」,飲食起居、衣著服飾、課堂紀律、課後溫習、品德修養等都有具體規定。



在梁啓超眼裡,這裡「如春雷一聲,萬綠齊茁於廣野,如火山炸裂,熱石競飛於天外」;在郭沫若筆下,「周秦諸子的盛況是在這兒形成了一個最高峰」;在余秋雨心中,這是萬古長夜裡讓一些星星閃耀的「精神光源」。

稷下學宮,高名遠揚。孟子、荀子、鄒子、申子……等諸多先哲曾在這裡演繹中華文明的群星璀璨:百家爭鳴。

春之日,萬物競榮。在戰國田齊故都臨淄(今山東省淄博市),考古學家在臨淄區齊都鎮的田野鄭重宣告:找到稷下學宮!

歷經二千三百多年的文明聖地,正在撩開神祕面紗。

重點尋找稷下學宮

幾排土坑內,依稀舊日輪廓的斷壁殘垣,每一個遺跡上都有詳細編號,工人正在清理作業。大量的素面瓦片中,螺鈿裝飾的碎瓦片偶然閃現。

這就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集教育、政治、學術功能於一體的「高等教育」大學堂︱︱稷下學宮的考古現場。

考古發掘看似波瀾不驚,但為了確定稷下學宮所處何方,考古學家已整整費時五年。

當初唯一的線索,就是茫茫典籍文獻草蛇灰線般的隻言片語:西漢劉向《別錄》記載,「齊有稷門,齊城門也。談說之士期會於其下」;十六國時期南燕國臨淄人晏謨所撰《齊地記》記載,「齊城西門側,系水左右有講室,趾往往存焉」,「臨淄城西門外,有古講堂,基柱猶存,齊宣王修文學處也」。

二○一七年,根據修築遄台路發現的線索,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組建考古隊,重點尋找稷下學宮。考古隊在一片麥田下,發現了一處特殊的古建築基址群。

從位置看,發現的建築基址符合稷下學宮在稷門之下、系水之側的文獻記載。考古發現建築基址有一條南北向道路,北接小城西門;基址群外圍壕溝與小城城壕相通,兩者形成一體格局。同時,基址北部附近地勢低窪,以前確實有湖,一九五○年代才抽乾湖水。

從建築布局看,整體近四萬平方米,規模甚大,由十四個單體建築基址組成,建築規格較高。「不要把稷下學宮想像成君王的高樓大廈。那是上千學者和弟子讀書、生活、討論、研究的場所,排列有序的平房、廣場建築基址恰合情理。」山東考古學會理事長、山東博物館館長鄭同修說。

從年代看,打破建築基址的灰坑內出土了大量齊刀幣錢範(鑄造金屬貨幣的模子)殘塊。同時,建築基址下面地層碳十四測年顯示為公元前四○○年至公元前三九○年。地層關係和考古測年都吻合文獻記載的時間。

「我們不僅用先進設備來檢測,也通過考古經驗進行分析,綜合各類考古資料線索,不斷論證,可以正式宣告:稷下學宮找到了!」項目負責人、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董文斌說。

最早的社會科學院

規整的鋪地磚,完備的排水系統,製作考究的螺鈿裝飾構件,建築群一體化設計打造……這裡不僅曾是戰國建築的大手筆,更矗立著中國精神文化的高堂大屋。當年,這裡到底上演過怎樣的精神大戲?

正是考古隊員開始尋找稷下學宮那年,畫家韋辛夷用大畫《稷下學宮》描摹了他心中的稷下學宮——群賢期會,先生激辯,游士雲集,和而不同。在某種意義上,稷下學宮首先是中國最早的官辦高等學府。

據記載,諸子百家中幾乎所有當時的代表人物都來過稷下學宮。他們大多像孔子一樣帶著學生,構成一個個教學團隊,在司馬光《稷下賦》裡「高門橫閌」、「夏屋長檐」之下,講學、授課、傳業。

這裡的學生要遵守嚴格的「弟子職」,飲食起居、衣著服飾、課堂紀律、課後溫習、品德修養等都有具體規定。

專家介紹,稷下學宮也是中國最早的「社會科學院」。

稷下先生大多為諸子百家學派學者,他們知識豐富,見聞廣博,有鮮明主張,有理論建樹;談說言事,著書立說,往往旁徵博引,曲盡事理,具有很強的理論性和學術性。

在這裡,儒、道、墨、法、兵、農、縱橫、名等諸流派不一而足,《孟子》、《荀子》、《晏子春秋》、《黃帝內經》等學術專著不勝枚舉。

最為人矚目的,當然是百家爭鳴。郭沫若認為:「它似乎是一種研究院性質,和一般的庠序學校不同。發展到能夠以學術思想為自由研究的對象。」

稷下學宮熙熙攘攘,但有基本的學術秩序。根據各路學者的學問、資歷和成就分別授予客卿、上大夫、列大夫,以及稷下先生、稷下學士等不同稱號,而且已有博士和學士之分。



擔任「政府智庫」

謀士和諫臣多達千餘人

稷下學宮還是中國最早具有諮政功能的「政府智庫」。齊文化研究專家王志民說:「田齊統治者創辦學宮、禮賢下士,意在開門納諫、為我所用。」

「不任職而論國事」、「無官守,無言責」,諸子不參政,卻問政,稷下先生多達千餘人,而稷下學士有「數百千人」。

「他們既是建言的謀士,如孟子向齊宣王建議實行『仁政』;也是直言的諫臣,如淳于髡批評齊宣王好馬、好味、好色而『獨不好士』;還是排難的使臣,如鄒衍曾出使趙國,淳于髡也曾『為齊使於荊』。」王志民說。

在人類文明的軸心時代同期,與稷下學宮遙相呼應,西方文明故地希臘也出現了一個精神文化的建築群,史學家稱為「柏拉圖學園」或「阿卡德米學園」。「周秦諸子之出世,適當希臘學派興盛之時,繩繩星球,一東一西,後先相映,如銅山崩而洛鐘應,斯亦奇矣!」國學學者鄧實在《古學復興論》中說。

齊文化博物院院長馬國慶認為,稷下學宮是中國哲學史、思想史、文化史繞不開的地方。從比較的角度看,稷下學宮與希臘學園各具特色,共同創造了世界文明史上的輝煌。前者匯聚諸子,關注人文,多派並存,思想交鋒,形成百家爭鳴;後者傳承師說,關注自然,探求真理,追求科學,培育獨立思考精神。

「稷下學宮遺址的發現,為我們探索東方智慧提供了實證基礎。」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孫波說。

今天,全球化、科技革命和信息革命將世界變成了地球村,世界各種文明的碰撞交流是如此的接近。「各種文明如何相容相處成為世界性的難題。未來世界文明的構建還應回首二千三百年前,到稷下學宮中去尋找智慧。不僅要各家並存,兼容並包,平等相待,共同發展,不以異己排斥、打擊,不以好惡取捨。還要在尊重各種文明的思想基礎上,加強交流,相互吸收,創新發展。」王志民說。

從這個意義上,當那「前空往劫,後絕來塵」的百家爭鳴發生地重回視野,其留給我們的遺產或許已有答案:尊重與包容是不同文明的相處之道。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