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的故事】 古老隘口捍衛京師 倒馬關

文/記者王文華 |2022.03.12
1840觀看次
字級
倒馬關水關。圖/新華社
倒馬關村邊立石。圖/新華社
倒馬關水關邊浮雕 牆上楊六郎像。圖/新華社
倒馬關殘留城牆及村中老人。圖/新華社
廣宗沙丘平台邊浮雕 牆上趙武靈王像。圖/新華社
倒馬關殘留城 牆及城門。圖/新華社

文/記者王文華

河北省保定市唐縣倒馬關鄉因古史中的「倒馬關」而出名,倒馬關在《戰國策》中稱為「鴻上關」,又稱鴻之塞,明代時與居庸關、紫荊關合稱內三關。關山險峻,絕壁祟崗,石徑逶迤,沿途九曲,向來是捍衛京師的重要門戶,古為兵家必爭之地。



倒馬關已無馬經過。

位於河北保定唐縣境內的倒馬關,處在太行八陘之飛狐陘上,扼守著這條黃土高原通向華北平原的要道,關隘歷史可追溯到二千多年以前。

「倒馬關」之名最早見於北魏酈道元《水經注》,說是因山高路險良馬難行而得名「倒馬」。現在,關前有保定通往山西靈丘的公路,倒馬關之名刻在路邊、橋頭和隧道口。坦途通行已久,「倒馬」早成往事。為展示文化底蘊,前幾年在水關旁邊建了浮雕牆,介紹與倒馬關相關的人物、歷史和詩文。

浮雕牆中有趙武靈王、楊六郎等的形象,他們曾在倒馬關留下一些故事。雕像中他們都騎著馬,算是在這個以馬命名的古老隘口裡,可尋到的「馬」。

關隘歷史的開端

倒馬關的故事可從戰國講起,「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在建造、守護長城的漫漫歲月中,馬是不可或缺的角色,是主要防禦對象,也是重要的防守助手。

長城修建始自春秋,已知最早長城屬楚和齊,防禦對象是馬拉的戰車。車戰是當時戰爭主要模式。戰車的數量是地位和力量的象徵。四匹馬拉一輛車,稱一乘,戰國時,大國稱「萬乘之國」,小國稱「千乘之國」。倒馬關一帶當時屬於一個千乘之國——中山國。

中山國不在戰國七雄之列,是北狄鮮虞人建立的政權,國土主要在今石家莊、保定。《史記.趙世家》記載公元前三六九年「中山築長城」,但中山長城在何處?長時間湮沒無聞。

在倒馬關附近唐河邊,有條古牆遺跡蜿蜒,當地人稱「土龍」、「葫蘆蔓子」。一九八八年被考古人員偶然發現,河北省組織文物考察隊進行調查,認為是中山長城。這長城選擇在緊貼山崖西側處修建,顯然是向西防守,西面是趙國。

中山和趙是天然對手,趙國疆土包括今河北南部和山西中部,連接兩片區域的河北中部卻屬中山國,主要通道井陘和飛狐陘上的重要關口井陘關和鴻之塞,均由中山控制。不少資料稱倒馬關就是鴻之塞,一九八八年的調查沒在倒馬關遺址找到戰國遺物,在洪城遺址有發現,有專家稱洪城是鴻之塞。

洪城遺址在唐縣北洪城村,距倒馬關不遠,都在唐河邊的飛狐陘中。兩處遺址是同一區位扼守飛狐陘的關口遺存,即使不同時代有不同位置和名稱,也屬一個防禦體系。鴻之塞見諸史冊,也算倒馬關一帶作為關隘歷史的開端。

公元前三○五年,趙武靈王指揮軍隊攻打中山,占領鴻之塞,「葫蘆蔓子」沒能擋住胡服騎射。這是趙武靈王主演歷史大劇的高潮部分,此時他已繼位二十一年,執政前期在與中山國的戰爭中沒討到便宜,在其他戰爭中也損失慘重。重重危機之下,趙武靈王深入中山、樓煩等與趙交界地區進行調查,找到了強軍興國之道——胡服騎射。

在楊寬的《戰國史》中,將胡服騎射解釋為:「採用胡人服飾,改穿短裝,束皮帶,用帶鈎,戴著插有貂尾和鳥羽的武冠,穿皮靴,藉以發展騎兵,訓練在馬上射箭的作戰技術。」

騎射是軍事變革。戰車不利於山地作戰,趙國與樓煩交接多在呂梁山區,和中山相爭常在太行山區,山地作戰,騎兵更有優勢。趙武靈王實地考察後著意發展騎兵,推行騎射。

胡服便於騎射,但作用不限於此。穿胡服範圍包括王族、官吏和軍人。沈長雲等人所著《趙國史稿》中認為,戴插有貂尾的大冠等胡服的內容:「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其目的一方面為了教化趙國百姓與胡人……另一方面便是為了招募胡人騎兵,直接用於趙國的對外作戰。」

騎射胡服捍北疆

改革的爭議主要在胡服,趙武靈王不是沒有顧慮,但為占領中山和胡人之地,願意承受壓力,「雖驅世以笑我,胡地、中山吾必有之」。反對派代表是王叔公子成,認為中原是禮義之邦,不應改穿蠻夷服飾。趙武靈王親到公子成府上勸說,以解決中山國等威脅的現實需要說服了公子成。

公元前三○七年,趙國正式推行胡服騎射,之後收編了林胡和樓煩的騎兵,連續擊敗中山國並攻滅之。憑藉強大騎兵,趙武靈王將北部邊疆拓展到今呼和浩特一帶,並建起長城。

一九○三年,梁啓超作《趙武靈王傳》稱之為「黃帝之後第一偉人」。一九六一年,翦伯贊在內蒙古尋訪趙長城遺跡,作詩云:「騎射胡服捍北疆,英雄無愧武靈王。」清人屈大均也曾詩詠趙武靈王,「英雄自作沙丘禍,霸業傷心竟不成」,感歎其結局。因在父子親情與權力交接間優柔寡斷,兩個兒子相攻,趙武靈王受牽連被困,餓死沙丘宮。

沙丘宮遺址在河北廣宗縣設有浮雕牆,其中一個介紹趙武靈王,稱其謚號「武靈」兼具褒貶,「克定禍亂曰武、亂而不損曰靈」,也有浮雕像,趙武靈王騎馬彎弓。倒馬關前道路通往靈丘,那有趙武靈王墓,墓主雕像騎馬持弓,底座上書「趙武靈王胡服騎射」。

不少人認為是趙武靈王第一次將騎兵引入中原,這不準確。《戰國策》載,公元前三四三年馬陵之戰有騎兵和戰車一起出戰。謝成俠的《中國養馬史》也說,考古發現表明商代就有騎射,因為漢族發祥地在黃河中下游平原地區,用車較適宜,騎術用於戰爭的時間比戰車晚。

雖然騎兵在趙武靈王之前就已出現,但趙武靈王是在中原大規模發展騎兵的第一人。他指揮騎兵攻破倒馬關一帶的中山長城,開疆拓土並建設長城,將馬和長城的傳奇揭開了新的,也是最豐富的一幕。



楊家將的傳說真相

倒馬關的故事,關於楊六郎的最多。

倒馬關有塊明代石碑,上書「宋代楊六郎據守之處」。倒馬關原有六郎城和六郎廟,今存遺址。明代王士翹《西關志》中列出倒馬關十九處古蹟,多與楊六郎有關,包括倒馬石、曬甲石、祭刀石、繫馬樁等,每個古蹟都有相應的傳說。

宋遼交界在雁門關到今雄安一線,包括倒馬關,這也是楊家將故事主要發生地。楊六郎曾在宋遼邊界征戰,不排除他曾到過倒馬關的可能,但歷史記載與傳說故事有差距。

忠勇衛國深得崇敬

楊六郎名延昭,原名延朗。其父楊業原屬北漢,後歸宋,公元九八六年宋攻遼,楊業為西路軍副將,延昭隨軍作先鋒表現勇猛,後因主力東路軍失敗而全線撤退,楊業戰敗被俘,絕食而死。之後十多年,宋太宗並未安排楊延昭到對遼戰爭一線。

延昭雖為名將,但只是個中級軍官,能發揮的作用有限。未見楊延昭在倒馬關任職或作戰的記載,相關古蹟缺乏依據,如倒馬石上有痕狀如馬倒所壓,說是楊六郎在此倒馬所致,關名由此而來。

其實倒馬關之名,宋前已有記載。譚其驤在《關於編修地方史志的兩點意見》中說:「楊家將故事流傳很廣,不少地方有『遺址』,我認為多半是靠不住的。」

沈起煒在《楊家將的歷史和傳說》中認為:「為什麼(楊家將)傳說和事實會有不同呢?因為人們在講的時候,總是按照自己的想像和願望,發展了故事。」雖沒故事裡那麼風光,真實的楊家將忠勇衛國深得崇敬,這是故事傳播的基礎。

城牆城門突兀聳立

倒馬關分上下兩城,公路邊是下城,即倒馬關村,是倒馬關鄉所在地。上城在西北兩公里上關嶺,也屬倒馬關鄉。

明代倒馬關與居庸關、紫荊關合稱內三關,屢經烽火,見慣戰馬嘶鳴。蒙古騎兵曾進擾倒馬關,明軍也在倒馬關駐有騎兵。《西關志》載:「倒馬關原額馬一百一十匹,嘉靖二十五年添設馬三百九十匹。」

明代從朱元璋開始,養馬就是皇帝關心的大事。洪武三十年(一三九七年)頒旨:「孳生馬匹,都要出口外草地裡放……每個王府,只留二千人在府聽候,其餘盡數下屯,就於野外,就柴水屯種放牧……生的馬,自小調教,長成馬時,性耐能遠行。」

關城三面環水,一面依山,仍保留大部分城牆,破敗未整修。關城一望多平房,街邊平日只見老人與狗。庸常畫面中,殘破的城牆和城門突兀聳立,草木叢生,寂落蒼涼,執著地訴說關城悠長的身世。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