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南迴鐵路終點台東站·石碑上的三個名字

文/王文靜 |2022.03.09
837觀看次
字級
南迴鐵路終點台東站前的紀念公園。圖╱王文靜
南迴鐵路紀念公園內有銅雕還原南迴鐵路工程施工場景。圖╱王文靜
南迴鐵路穿越中央山脈的肚子35次。圖╱王文靜
南迴鐵路起點的枋寮站內一景。南迴鐵路紀念公園內有銅雕還原南迴鐵路工程施工場景。圖╱王文靜

文/王文靜

陳伯平,湖南茶陵人,六十四歲。

黃大耀,廣西靖西人,六十一歲。

劉文金,江蘇常熟人,六十二歲。

熙來人往的台東火車站,站前有一個冷清的公園。公園很小,繞一圈不需十分鐘,甚或五分鐘,但我在一塊黑色石碑前安靜下來,停了許久,揪心地看著上面的名字。

二十一個名字,是民國六十九年到八十年(一九八○─一九九一)間,興建南迴鐵路殉職的人員。陳伯平、黃大耀與劉文金正在其中。這裡是南迴鐵路紀念公園,也是南迴鐵路的終點站。

因為戰爭,他們三位離開故鄉。但他們沒死於戰火,而是殉難於台灣環島鐵路系統的最後一哩。他們三位,一位來自有茶山、歷史可遠溯自神農氏的縣市;一位來自有峽谷鐘乳石,暱稱「小桂林」的廣西壯族自治區;最後一位劉文金,來自魚米之鄉的歷史文化名城。他們三位一同長眠於南台灣,因於一段可歌可泣的工程。

我被什麼觸動?因為他們與我的父親年紀相當嗎?還是因為他們也來自大陸?兩者皆有吧,我童年的空氣裡是鹹鹹海洋與父親隔海的思鄉興嘆。童年看到的大人多是這樣的榮民老伯伯,一位二位三位……那樣的熟悉,已融入我的血液裡。

南迴鐵路九十八公里,不算特別長,卻費時十一年,先被列為國家的十二項建設,但是施工難度太高,延遲到被劃入十四項建設,前後歷經三個總統任期。它的難,難在要穿越中央山脈,而且三十五次。最長的中央隧道有八公里,挖了六年。這麼深的隧道挖掘工程,稍不慎,就會挖到水脈,機械設備都會付之東流;或致岩層崩塌。因為是在深山施工,若遇事故,離最近的路也要十公里;因為深深隧道的氧氣不足,要打氧進去,使得隧道燜熱。

想想看,台灣的第一條鐵路在一八九一年完成,劉銘傳時代,這條鐵路的修建還在很多人工時期。但一百年後,工程科技的突飛猛進都已能讓人類上太空了,但這條鐵路卻困住我們多年。想像,被困在中央山脈的施工人員的漫長摸索。在紀念長碑的文字裡,記載這段故事,也以銅雕復原當時施工景象,彷彿在煤礦坑。

站在長碑前,我想像黑暗的盡頭,鑿通中央隧道後的第一道光線,兩頭人員的興奮,汗水與淚水肯定分不清了。我想像,南迴開通後搭乘第一班車上的人。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李登輝先生的「總統號專車」自松山站,經宜蘭線、北迴線、花東線、南迴線回到西部幹線,四天三夜完成鐵路環島。這趟劃時代意義的旅程,不知道,除了達官顯要之外,是否有陳伯平、黃大耀、劉文金的家屬。

三十年過去了,有多少人記得與感謝三位殉職於興建鐵路的異鄉人?三十年過去了,為何台灣的對立更深,仇恨更深,酸民更多?殉職碑上的名字,可以只是無意義的文字,也可以化成對默默奉獻者的感恩,端看我們如何理解。

因為有你們,台灣成為全世界獨一有環島鐵路系統的國家。每一天,當台東的太陽升起,金光照在黑色石碑上,這樣的理所當然,也本該是我們都喜歡的大地。♣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