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就是禪】 菊花王朝

文/楊錦郁 |2022.01.20
629觀看次
字級
隨風款擺姿態婉約的波斯菊。圖/楊錦郁

文/楊錦郁

多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和菊花相迎,便是我的春天〉(收錄《穿過一樹的夜光》)。文中提到高中畢業,等待上大一的那個暑假,開始上插花課的情形,那時的花材不若現在豐富,常見的主花是菊花、玫瑰、劍蘭等,而菊花尋常是黃色,也有紫的、白的。不知怎地,原本出身高貴的菊花卻逐漸淪為布置喪禮的花,記得在籌備母親的追思會場時,我堅持不要菊花,我不想追思會變成喪禮的感覺,所以採用大量的牛奶色玫瑰花。上文寫到:後來在一間古樸的茶藝館和一朵白菊花相迎,才讓我恍然「在五彩繽紛的世界,有菊花的地方就是我的世外桃源」。

這兩年重新回到插花課,花藝界的蓬勃發展已超出我的想像,本地的、進口的各式花材,讓人目不暇給,以往熟悉的劍蘭、黃菊,在花市裡則退居後線,因此供花課上,花材中偶爾出現幾朵菊花,會讓我暗自高興一下,有種久別重逢的喜悅。

大家都知道花道在日本發展成熟,儼然成為國粹,其實日本的花道最初是源自中國的供花。供花是供佛之花,所選的花自然要有富貴之風,袁宏道在著名的《瓶史.品第》中點評梅花、牡丹、芍藥、海棠、石榴、蓮花、菊花等,結語是「這些花都是名貴品種,寒士家中自然無法搜集齊全」,他表白自己特意提及這些花的目的,主要為了確立判斷的標準,不希望這些奇花異卉被「庸俗脂粉」所混。

菊花在中華文化的傳統,確實有很高的地位,除花名諧音「吉」,更因她傲霜枝,不屈嚴寒,加上花容飽滿,花氣清淡,乃延伸出「人淡如菊」的風範。歷來愛菊的王公貴族和文人雅士很多,如宋徽宗普開菊花會,陶淵明的「採菊東籬下」詩句千年傳誦,北宋劉蒙著有《菊譜》一書,書中評點三十五品的菊花。當中國的菊花隨著遣唐使傳到日本後,自然被視為王者之花,賦以神聖純潔的意涵,除成為皇室的家徽,更是供佛之花的首選,我曾看過池坊家元的供花影片,供的就是菊花。

菊花自古以來被視為名貴的花,但不知為何,後來卻成為喪禮上最常用的花,因之當供花課上出現菊花時,老師總會問大家,介不介意插菊花,繼而又說,有些人會介意的,尤其是白菊。插作菊花對我而言是個極舒服的時刻,因為菊花散發一股淡雅的香氣,香氣極清卻獨特,在菊花香氣的伴隨中,每次全神插作完成,總能感受到疲憊的滌慮。平常的插花課上固然少見菊花,但每逢年節將屆,各種鮮花禮盒一定以她為首,國王菊、富貴菊,還有被染成豔麗顏色的牡丹菊,配上噴金的竹節,將過節的氣氛妝點得喜氣洋洋。

我自己並不喜染成豔色的牡丹菊,總覺得人工的染料不自然,也掩去菊花的清香。邇來雖不乏機會看到各種惹眼的品種如壽菊、大立菊、一文菊,但我的心底仍記憶著十八歲那年遇到素樸白菊、黃菊、紫菊的清香。

中式插花課少見菊花,歐美花藝上則不乏菊科花材,但並不是我們熟悉的品種,畢竟菊科種類甚多,又廣泛分布在全世界。記得多年前我在花店初見乒乓菊,對於她球狀般的花朵感到驚豔,詢問下,花店人員告訴我,這是從德國進口的,價格不便宜。那時市面上看到的乒乓菊都是白色的,後來出現黃色、粉紫、綠色的,每朵花大小差不多,渾圓如名,十分討喜。而俗名太陽花的非洲菊也是花藝常用到的素材,非洲太陽菊有大朵、小朵之分,顏色多樣,花型就像太陽散發出光芒,給人一種活潑熱情的感覺,尤其是非洲菊較少單支插作,一般會採用多朵,或平均分布或群組安排,如此,更顯出她破表的活力。

相較於非洲菊,同屬太陽系的向日葵,單支就能讓人感受到她的光芒。我生長在海島,平時看到的都是向日葵切花,直到四十歲時,帶著兩個孩子到美國賓州蘭克斯郡造訪居住荷蘭村的阿米須人,才親眼看到廣袤的向日葵花田,我在〈向日葵之靨〉(收錄《記憶雪花》)中記下:「眼前就像有千百張無邪的童顏迎迓著我,延綿數里的向日葵花海蒸騰出一片希望和喜樂。」單支的向日葵已散發獨特的光芒,何況是成片的向日葵花田,那般美麗的景象,想必會吸住任何人的目光。

因為要採葵花籽,所以向日葵成熟到一定的程度,就會被摘下,如果不刻意去摘剪,向日葵會一直追逐陽光,不斷長高,她的最高度還列在金氏世界紀錄裡。我曾看過一則報導,一個日本人花了半生培育向日葵,一心想要破金氏紀錄裡向日葵的高度,他搭建幾層樓高的棚架,鎮日照顧,爬上爬下,但總是差了一點,可是他不氣餒,仍繼續跟著他的花成長。

菊花的樣子有高有矮,有大有小,大菊如壽菊、向日葵等固然討人喜歡,中小菊也各擅勝場,各自迷人。有一陣子,各地田地休耕時常會種波斯菊,波斯菊容易種,花的姿態婉約,五顏六色,隨風款擺時十分好看。有時坐車經過郊外,看到成片的波斯菊,必定忍不住停車下來,在花田拍照。而雛菊、雲南菊、鈕扣菊等,更是插花時重要的配角,這些多樣的小菊們,既不搶走主花的風采,又能襯出整體花作品的律動感和活潑性,有些小菊散發出的清香,也十分怡人。

近來,我還喜歡上麵包菊,此菊如傳統菊花般大小,花容有點像被戳扁的麵糰,也因為她的花型不那麼規則,在典雅的菊花臉譜中,反倒多了點可愛和趣味。日常中,除了麵包菊,還有雞蛋菊、萬壽菊,以及其他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菊花在眼前來來去去。

菊科品項多,從國王菊,如后的牡丹菊,使臣般的富貴菊,乃至眾多的大菊、中菊、小菊,品種多達數萬,君臣民俱足,形同一個華麗的菊花王朝,在這個王朝中,群菊們各自展露著花顏和價值。我一直記住某次插花課上,老師無意間說過的話,「有些花天生就是無法當主角,就像雲南菊,永遠只能當配角,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是呀!有些事天生就無法改變,如同我們的出生,乃至死亡,那麼且以有限的生命綻放無限的美麗,宛如永遠的配角雲南菊般。

對我而言,賞菊多年,和她分分合合的,年輕時覺得和菊花相迎,便是我的春天,行過中年則體會出,和菊花相遇,我擁有了四季。♣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