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 愈到高處愈樸素

文/葉含氤  |2022.01.12
866觀看次
字級
圖/纓子

文/葉含氤

前些時候天氣晴朗,找了一天到桃園大溪的一間舊寺廟。寺廟是一個三合院的閩式建築,橘紅磚瓦,結構對稱,正殿供奉著觀音菩薩。

來的香客大多是開車來的,三三兩兩,幾乎都是拍完照就離開,並不會逗留太久,所以整個寺院是寂然無聲的。我因為搭了很久的公車才到,也沒有要去其他地方,沒有時間的壓力,就在院子坐了好一會兒。中午的陽光很溫暖,天空更是清朗得一點雜質都沒有,也因為寺廟位處偏僻,風天真地來去,吹過原野大地,將周邊的群樹吹得簌簌作響。我在城市裡生活得太久,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聽過莽莽野氣的風聲。

這裡的風聲規律而單一,很是悅耳,而藍天朗潔,乾淨得近乎神性。我不禁想,好像簡單的東西,愈耐聽,也愈耐看。

喜歡明朗潔淨的事物,也因此在所有中文詞彙中,我最愛「清明」兩字。這個詞彙除了形容天地之外,也象徵心性的湛亮、克制、開放與無畏。

簡單,是一種達到清明的方法,廣泛用於物質世界,它就像渡河的舟,過崖的橋,目的是藉由外在的減法,達到心念單一澄淨的境地。

被資本經濟吞噬的社會,過度消費成了一種習慣,於是前幾年日本有人開始倡導極簡主義。吃簡單的食物,用少量的物品,將生活所需降低到夠用就好,不執著於當今社會所期待的表象。我覺得在能力所及,且不極端的前提下,這是一種很值得學習的生活態度。

愈是簡單,愈能讓感官敏銳。年輕時並不明白這個道理,一直到這幾年才漸漸有所體悟,最先感受到的是飲食。調味繁複的食物會讓自己的味覺鈍化,也不止一次地感受,在吃過大餐後的身心是疲憊的,總需要一兩天才能恢復清爽與靈敏。於是開始思索這樣過度飲食的必要性。

簡單的飲食,包含食材的簡單,看得到原貌,沒有過度加工,也沒有過量的添加。這樣的飲食持續一段時間,身體會逐漸感到輕盈。

當習慣簡單的飲食,不貪婪於口腹之欲之後,隨即而來的,是逐漸不喜歡花俏的事物,甚至也不耽溺於粗淺短暫的快樂。如此反而更能感知這環境的脈動,不論是人與人之間,或是人與天地之間的關係。

不知從何時起,與人交往,也喜歡心思單純的人。這種人的性情,或許謙和,或許剛氣,或許清雅,或許坦率……有時只是跟他同走一段路,說幾句話,也不會令人尷尬忐忑。正因為如此,就更不喜歡逢迎討好,攀附他人以獲得利益的人。曾聽見一個很愛送禮但往來不深的朋友說:「我送人東西,是希望以後可以有多一個機會,也希望他可以這樣待我。」姑且不說她口中的「機會」是什麼,但很顯然的,她或許沒有意識到,她的動機已經摻入了雜質。我無法改變她,唯一所能做的,只是盡量與她保持距離,畢竟功利心如同漩渦,如果自制力不足,很容易捲入其中的濁流濤浪。

語言、文字都只是載體,以一個圓來說,它們是承載知識思想最外圍的部分。一個人用什麼語言說話,一本書用什麼文字寫成,都是其次,重要的是這個載體所傳達的深層意涵,那才是內核。讀書需謹慎,與人相處更需謹慎,多聽多讀多思才能分辨品位。有些見解有深度,對人有益,有些則如糟粕,在本質上就是錯的。

常常在黃昏時看見月亮掛在天邊,每次望見都會停下來想,這是農曆十五以前的月,只有此時的月才會出現在黃昏。反之,如果在清晨看到月亮,那就是十五之後的月。這是天體循環的必然,沒有例外,這也是「天道」,是中國哲學的宇宙觀,是恆常與堅貞,是自然與人的關係,也是精純不雜的樸素與純一。

我們看似理所當然的事物,往往有深刻的真理在其中。看似簡單的東西,往往也愈不簡單。故而我喜歡看天,特別是清明乾淨的藍天,可以衝破有形與無形的障礙,可以散發純淨真澄的氣味,可以卸除無謂的雜思與妄念,也可以讓自己活得踏實與心安。

愈到高處愈樸素,人也要有向上昂揚的想望。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