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跌倒了

文/陳芸 |2021.12.29
537觀看次
字級

文/陳芸

電話那一頭我媽哭啼啼,「你爸下樓梯時一腳踩空連滾帶翻撞上牆,一把老骨頭,硬倔倔,喀嚓,給斷了。」

在海這一方,我內心大喊,一聲「不」。

在醫療落後的離島,傷筋動骨是很磨人的事,醫術精妙的人也是捆住雙手,無計策可施,只得勞請站哨的海鷗飛一趟台灣。

古人說:「國用大臣、家用長子」,在這危急的時候,當然應是我哥護送來台。話雖是這麼說,但他是家中柱石之寄,得留守營謀偌大的麵包店。

我姊雖不是男兒身,但身為老大總到關鍵時刻,一股強烈的責任感呼之即來,快馬揚鞭,隨海鷗部隊直抵松山機場。

呼!這是她第一次坐直升機,暈得天地一直旋轉,雙腳方才踏實路面分秒不停又爬上了救護車歐伊──歐伊──一路奔往內湖數字醫院。

我在台北家中迅速利落備妥手術住院必需用品,東捆一束,西馱一袋,心在焚燒如螞蟻一般,急煎煎趕到了醫院,候在急診大門外。

到了,救護車嗚嗚咽咽,方略略止住,隨護員迅速下車,轉到車後打開門,用擔架床抬著將近一年沒見的人。

我爸看起來意識清楚,人倒憔悴些許。我飛身撲上前去,一手憐惜摸著他的腿「痛不痛?」

我爸「不痛!」

我責喊「日常電話裡我不都告訴你,千萬不能摔。」

我爸「真的不痛!」

我嘆「一大把年紀身子骨就像一罈古董花瓷,禁不起……」

我爸「真的一點都不痛,只是我尿急得不得了,此刻難受哇!」

我驚「怎麼一回事?」

我姊「腎虛、腎虛,乏力了」。就八十幾歲老男生的長壽病,小便斷斷續續,滴滴答答,一有尿就要馬上上廁所,否則會憋不住。

可不是,腿是斷得徹底連感覺都駭飛,既不痛也變得不怎麼要緊。但急尿不立馬撒,可真是會憋死人的。

狹小的急診室此起彼落的呼吸器聲響、錯落的腳步聲、病人吆喝與臨床呻吟,沒有人會對這樣的環境感到歡欣。

兩名男隨護員十足默契地拉起蓋在我爸身上的被子,各攥緊被角兩端,擋住了周圍的睽睽眾目。

隔著一面單薄的布幕,裡外卻是兩樣情景。

我爸哀愁躺著,我姊一手握尿壺另一手扶住我爸。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我抬頭瞅著天花板煞白的燈光問「好了沒。」

我姊「沒動靜。」

我爸「尿不出來啊!」

我姊「他有排尿障礙。」

我「那該如何是好?」

我爸「要站起來才行。」

我大汗,那隻斷腿已經垂盪在床邊,如今都已是這副模樣兒,還想要直挺挺站著小便?

我火燒眉毛,衝去櫃檯要求能否先給我爸用導尿管,醫護人員一臉漠然「小姐,急診『急』在病情危急,絕不是尿急、心急、時間急,或是別人不急你最急。」

望著我爸想尿沒法尿的懊喪,急診壅塞就在眼下,在這裡是快掛掉的病人最優先處理。

我姊毅然決然再轉院,就這樣我爸脹著尿又被推上救護車,閃爍著紅燈勇往直前。車頂的警笛義無反顧地急鳴,導航系統找出最佳途徑,道路上的車流聞聲一右二分三中空紛紛避讓。

這是我第一次坐救護車,愁悶在車內也才深刻體會分秒都漫長,雖然不是命懸一線生死關頭,卻迫不及待想讓我爸能夠一尿為快。

我們到達確定的位置,卻是左顧右盼都沒能找到醫院,駕駛繞了第三圈才發覺,原來,我們與醫院擦肩錯過了兩次。

這是一間貌不驚人,大隱於市老字號醫院。

當我爸被悉心的醫護人員推進診間插上導尿管的那一刻,我們感受到了一回杏林春暖,終於才放下心中大石。在手術房外,我姊說,正在幫爸開刀的主治醫生是馬祖鄉親大力掛金牌保證的。哦,傳聞中的骨科華佗就在裡面。

我幡然明白,冥冥之中已定的運數。

我爸不幸跌落,從那離島空中轉診到這本島,從那大醫院救護車奔馳到這小醫院;大廈將傾,從拆毀到建造,從撕裂到縫補,無論怎麼樣的周折,該是天意。

他拄著枴杖行走的人生歲月,欣幸這一段路途,彼岸到此岸,許多情長與陪伴,千里鵝毛便是生命裡捲起一片片的風景——最美。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