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就是禪】 觀百合

文/楊錦郁 |2021.12.09
926觀看次
字級
那幾天,百合以她的氣味和姿態不斷的撩起我的注意。 圖/Chu Cuong

文/楊錦郁

那幾天,百合以她的氣味和姿態不斷的撩起我的注意。

一夜,難得放空坐在客廳看電視,坐了一會兒,隱隱間聞到空間裡有一股淡淡的香氣,我疑惑著這股氣味的由來,起身打開窗戶朝外看看,夜已深沉,四周沒有動靜,繼而又在屋裡四處尋找,才發現在一盆花色繁多的餐桌花裡,有一株鐵砲百合在暗夜裡悄悄綻放,吐露芬芳。

那盆餐桌花是幾天前做水平型的習作,花藝老師準備了多樣的花材,如向日葵、石斛蘭、火鶴,還有兩枝很生的鐵砲百合。我向來很喜歡野百合,拿到這兩枝鐵砲百合雖然高興,仍不免喃喃說,「我的這兩枝都沒開。」因為是在練習花型,將就把兩支鐵砲百合插置在水平兩側做下垂線條。

西洋花藝慣常用海綿插作,而花插在泡過水的海綿,不如插在水中來得耐,所以整盆花帶回家,看到的是它逐日的凋萎,花苞也常因水分不夠啞掉。沒想到,這兩枝我以為會啞掉的鐵砲百合,其中一枝竟然在數日後的夜裡開放,帶來滿室香氣。

隔天,我因花藝課程實習,一早到南港展覽館幫忙花藝老師參與花卉品種推介會布展,老師專業的裝置主題空間,還一邊指導著我們幾個學生。在忙不過來時,他放手讓我們去做些打底的插作,我被分派的工作是將幾箱木瓜百合插成一個花壇。木瓜百合屬姬百合家族,相較於香水百合,葉小,沒有香氣。許久不曾貼近百合,看到眼前如此多美麗的橘色百合,關於百合的記憶突然間被喚起。

中年初度的我,在報社工作,難免有些酬酢場合,加上那時還有點玩興,日子過得多采多姿。這樣的生活環境,不免有需要致意的場面,諸如賀喜或赴宴,我大都選擇送花當伴手禮。我對送花這事有點挑剔,撇開價格不談,要讓我滿意的基本上必須不俗,不然我也拿不出手送人。

我有幾家熟識的花店,初時我會上門挑花,並且跟花藝師討論,到後來便在這幾家店中,找出我最中意的設計師,然後主客之間形成一種默契,此後不必多交代,花藝師設計出來的商品總契合我意。那時我喜歡送百合花束,百合花有姬百合、香水百合,也有不同的顏色,搭配合宜,各種場合都不失禮。和花藝師熟識後,我直接打電話訂花就行,有時喜慶地方在外縣市,他們也可以幫忙送到,讓我感到方便,也讓收花者很歡喜。

藉由百合花束的傳送,讓我祝福的心意一次次的傳遞出去。那時,我認識的一位文友罹患惡疾,他行事低調,沒幾個人知道他已在專治的醫院開刀化療,當然也不見客。獲悉此事後,我十分難過,我知道不好去打擾,於是請花店幫忙代送一束美麗的花,希望他在病床上有漂亮的花朵相伴,心情會好一些。那天下午我在辦公室接到花店打來的電話,說他們上午送花到醫院時被擋下,那家醫院規定病房裡不能有花,尤其是百合這類香氣明顯的花,怕引起住院病人過敏。那次以百合祝福的心意沒有送達,生病的文友後來幾次進出醫院,終究離世。

或許是年齡增長,心境有所改變,我不再愛戀香水百合的美豔花朵和香氣,反倒喜歡開在郊外的野百合,那也是我小時候在花店所見到的,形狀如喇叭的白百合。幾年前重新花藝的學習,初時接觸的是供花,供花是要供佛之花,有一定典雅的造型和講究的花材。授課的老師多次叮囑,供花不能用香氣太重的花,如百合,因為大殿殿門晚上關後,若是供桌上有百合花,隔天清晨,花的香氣會在大殿中悶出一股濁氣。因此,我在這個課上練習過很多的花材,百合從來沒有出現過。

百合花形漂亮,香氣濃,花名又充滿吉祥的寓意,絕多數的人都會喜歡。一位在小鎮開花店的朋友說,鎮上來買花束的客人,一定要求花束中有百合、玫瑰或康乃馨,這三種花成為花束的領銜主角。不過除了花束常見,我在西洋花的學習中也罕見百合這樣的花材。我想花藝作品必須考慮到空間、色彩和架構,花形較小的姬百合偶爾還能被安排上場,至於素稱百合之王的香水百合,盛開時花如滿月,又大又香又美,其他的花和她在一起,既不協調,又或落得花容失色。

記得那天在插花課上,我在很多花材中看到那兩枝不起眼的鐵砲百合,高興之餘,腦海中也聯想到她生長的野外和晴朗的天空,我好喜歡這樣素雅平淡白百合。正當我還在念頭上,一位遲到的同學推門進來,脫口「今天有百合嗎?」接著連珠砲說,等一下自己又會開始過敏了。當下大家紛紛關切她的過敏情況,我則替眼前猶閉合的鐵砲百合感到委屈。

因為鐵砲百合花苞數日後的吐香,因為展場中與木瓜百合的對望,讓我重新注意起已經忽略多年的百合群芳,我刻意的從花市抱回一把含苞的香水百合,又帶了一把鐵砲百合,把她們分插在兩個花瓶,擺在客廳,感覺家中好像很久沒有如此氣派的花朵。含苞的百合花靜靜的等待綻放,兩天後,有一、兩朵香水百合先開了,滿室盈著一股花的香氣,越日,又有幾朵相繼開花。

或許是太久沒有好好的觀賞百合,我對於她比印象中更大的粉紅花朵感到有點驚訝,盛開的香水百合十分豔麗,花朵逐日愈開愈大,那種毫無保留,盡情怒放的花形和香氣,流露出一種無比的自信。有時我看著看著,也為之驚豔不已。而另一花瓶的鐵砲百合則安靜的綻開白色喇叭狀的花朵,淡淡的幽香相對香水百合的濃香,在客廳裡交織出不同層次的香氣。

當每株香水百合完全盛放時,我察覺到一個奇特的現象,就是粉紅的香水百合株中,竟然間夾白色的野百合。難以置信下,我把整株香水百合從瓶中提出來檢視,發現兩個不同品種的百合花確實生長在同一株上,我隨即意識到,這一定是經過接枝的品種。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混種,卻不突兀,全球百合的品種有近百,台灣更有少數的原生種,如鹿子百合,原本快絕跡的鹿子百合,近年經過不斷的復育,有了一片新的生機。人為左右生態,向來不足為奇,而將不同品種的百合做嫁接,或許想培育出人們以為更美的花。

百合花,有人愛其顏,喜其名;有人厭其香氣。即便是我自己,也因心境而趨近或遠離。看著同株長出粉紅花朵和白色花朵的香水百合,感覺眼前的百合就像一個溫柔自信的母親,無選擇、無差別的哺育不同血脈的下一代。無關乎外在的眼光,百合自在,自在的百合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