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奇緣】 愛情太短,遺忘太長

文/洪玉芬 |2021.11.26
655觀看次
字級
沙漠的烈日,在酷熱還沒把輪胎溶解前,車已駛入庭院。沉重的鐵柵門,咿呀呀地被推開,大片黃銅鎖還忠誠地懸掛門把上。 圖/王婷

文/洪玉芬

沙漠的烈日,在酷熱還沒把輪胎溶解前,車已駛入庭院。沉重的鐵柵門,咿呀呀地被推開,大片黃銅鎖還忠誠地懸掛門把上。昏暗的燈光,照在空心磚砌成的牆面,隱約可見磚塊與磚塊的接縫處,水泥塗抹不勻,像是鄉下歷盡風霜老嫗,一張過度粉妝粗糙的臉。

狹仄的房間,是小小的辦公室。僅見唯一的辦公桌,桌面刮痕處處,陳舊不堪。文件檔案推積如山的桌後,穩坐一個英俊帥氣的年輕人,他是哈珊。首次見面,不得不承認,他應是城裡所見過黎巴嫩人當中,最好看的一位。

黎巴嫩人移民西非有其歷史背景,最早於一八九○年因饑荒,大批黎人遷徙西非種植農作物,因而落地生根。兩次世界大戰都有移民潮至西非,一九七五黎巴嫩爆發內戰,更有大批難民潮逃至西非,投靠鄉親或謀求生路。首波移民從農轉商,到現在已來到第三代,雖篳路藍縷但事業有基礎;相較晚來的移民,一切得從頭開始,哈珊屬是。

因此,從踏上非洲的土地開始,他比任何人更抱著一分堅定的信念,他要出人頭地。

傳統的市集,摩肩擦踵的人潮,布疋、日用品與農產品,堆積如山,銷至廣大的撒哈拉內陸國,如無工業基礎的尼日、查德等。從他炯炯有神的雙眸,可一窺他的天資聰穎與靈活度,他不僅能幫雇主日理萬機,還贏得客戶的信賴。沒幾年,他便揮別了老東家,另起爐灶自立門戶,販售農產品如可可、棉花、芝麻、樹薯……銷往歐洲等地。

很快地,他累積了一桶金,透過人找上我,他想買機器開工廠。於是,朋友帶我上門拜訪他。四月是沙漠炎熱的乾季,他的辦公室矮房虛掩在濃蔭密布、果實纍纍的芒果樹旁。隨著天熱高溫燃起一股熱情,渾身解數地為他解說台灣機器的優良,期待他很快地變成我公司的客戶。

事與願違,從此他音信杳無。再見面,他已是擁有一家頗具規模工廠的MD(Managing Director)。他的英氣與瀟灑,一如往昔,經過歲月的淬鍊,一頭黑灰白髮絲更散發中年人成熟穩重的魅力。多年未見,他果然實現了對事業的野心,不但擴充了版圖,除貿易之外,也投資了製造業。

他的工廠,放眼看去,盡是老舊的機器,沒有一台我的機器。回想當初我的努力,內心不由得一陣酸楚,如一顆汁液滿溢的檸檬,幸虧他及時補了我一匙蜜。他致歉地說明,剛創業時因資金拮据,只能選廉價機器或二手機當入門磚,當作練兵學取經驗。如今想要更上一層樓,提高產能,試試品質好的台灣機。

就這樣,開始了與他的商業關係。後來又因他買錯機器,我公司供應零件並派技師為他解決難題,彼此的信用度又往前跨了一大步。

西非十六國,奈及利亞為最大經濟體,資源豐,勞力充沛,市場幅地大,從事製造業是擴大事業體的最佳途徑,每個成功的黎巴嫩商人皆循此模式。但是沙漠的生活環境只適合用來工作賺錢,未必適合攜家帶眷的家庭生活。

事業與家庭,有時如魚與熊掌難以兼得,他難以例外。

這時,意氣風發的哈珊,事業的成功加上一個美滿的家庭,看上去好像整個人鍍了一層神光。精神上有依靠的力量,事業的擴展,爬著天梯仰望雲端閃亮的星星。除了台灣機的添購,他更進一步選了價格鑽石般的歐洲機。工廠變大,機台愈來愈多,工人增加,他的嗓門更大聲,因為每天要發號司令的次數,比以前多很多。

伊斯蘭教的傳統,不管在中東或非洲,極為重視兄友弟恭的倫理。兄長開工廠,拉拔弟弟打理,意味著手足情深,一碗飯大家一起吃。城裡的黎巴嫩人,個個是家族企業,團結合作,唯獨他是單打獨鬥。事業的起落,工人的管理,白天工作的種種憂惱情緒,免不了帶回家,久了就變成家庭的隱形殺手。

他自幼家貧,年少離家,憑一己之力,沙漠的高溫,他汗流不停,流出了他的雄心壯志。城裡的黎僑,人人暗中較勁,個個希望出類拔萃,他更是期待有朝一日在眾人面前,抬頭挺胸、揚眉吐氣。沒想到,當他急欲展翅高飛時,一團黑影悄悄地逼近,而他竟然毫無所覺。

於他,事業漸龐大,長久壓抑的不安全感愈來愈深。一路他孤軍奮鬥,披荊斬棘,好不容易爬上了山頭,山尖的陡峭讓他深感惶恐,恐一不慎便掉下山谷,粉身碎骨。可笑的是,那時他並不知死神正一步步要奪走他的摯愛。

工廠有多大,煩憂的事就有多少。每天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身體每個細胞彷彿充滿將炸開的負能量。孩子離他遠遠的,美麗溫柔的妻子阿米娜了解他體諒他,面對他的跋扈暴躁,忍氣吞聲毫無怨言。一個家,有陽光面,也有陰暗面,那麼阿米娜是這個家陰暗面裡過度負載者。當她檢查出罹癌,很快便撒手人寰,或許這段抑鬱不快樂的日子,已埋下了病因的種子。

妻子走後,他如城堡崩塌了,所有的希望隨之破滅。他的姊妹見他意志消沉,及時伸手援助,幫他照顧孩子,並建議他不妨續絃。因深愛著妻子,他婉拒了。

為了三個孩子,他振作起來,將全副心力放在事業上。後來我去拜訪,有次他不在,幹部告訴我,數年來MD早上在公司忙,下午來工廠巡視,然後就在辦公室裡扮起演說家,慷慨激昂地演講──不外乎是如何提高工作效能。

是啊,他怎能不發表演說,三個孩子都在英國念最好、最貴的學校,他肩上的擔子很是沉重。

終於有一天,在他的臉書上,他強有力的臂彎下,摟著三個青春洋溢的孩子,其中一個身著醒目的大學畢業服。他眉開眼笑,旁邊配有他的文字:「我的公主長大了!」那一刻,真是百感交集。彷彿明白,他生命裡曾有缺憾,現在也有所填補了。漫漫歲月,他始終孑然一人,他真的難以忘卻他摯愛的妻子,誠如他曾對我說過:「阿米娜一直活在我們心中。」

智利諾貝爾獎詩人聶魯達在他的〈二十首情詩與絕望的歌〉裡有個名句「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讀來,有點悽然,對照哈珊與阿米娜的生死之戀,不禁釋懷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