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仙草開花了 我旅行在紫色秋天

文/王文靜 |2021.11.17
2081觀看次
字級
客家莊的秋日風景,是一片花開正盛的「仙草紫」。圖/品味私塾

文/王文靜

秋天顏色,豈只楓紅?黃昏,走在百年茶鎮──關西稻黃田間,怎會有一抹抹紫色身影?「紫花薰衣草嗎?」這是每位路人的首先蹦出來的話,我們太熟悉日本、法國鄉間的薰衣草風景,卻生疏於台灣大地草木。

原來,這長得像薰衣草的花,是秋天開花的仙草。仙草的樣貌,並不深植於人們心中,很少人能聯想出它的樣子,能一眼指出。此刻,匍匐於田間的本尊,就在眼前,每年此時,紫花田是客家莊的秋日風景。農人在立春後耕種,中秋節仙草開始開花,通常會搶在開花前採收。這邏輯與金針種植一樣,原本是食用植物,漸漸地,有農人不摘金針,讓金針花成為一脈脈山間景,轉為觀光花田。秋日的紫色仙草田,即是如此。

真是奇妙,我旅行在紫色秋天。

「仙草」最早出現於中國藥植圖鑑,為何名「仙」?有兩個傳說:一說:由於少量的仙草乾加水熬煮成汁後,加入少量澱粉就能變成仙草凍,古人認為這種草具有特異功能,推斷這應是仙人恩賜的;第二個傳說:古時有人將仙草晒乾後熬煮成茶,給中暑之人飲用,很快復原,被認為這是仙人所賜神效的葉草,故稱「仙人草」。

新鮮的煮不出仙草膠,也熬不出香氣。不論是當茶飲或熬煮雞湯,或製作仙草凍,都需要將仙草先晒乾。一般說來,晒乾儲存兩年以上的仙草,凝膠強度大大提高,存放愈久膠質愈多。我這趟竟然喝到關西人存放三十年的仙草乾熬煮的茶,濃郁入心。

晒仙草,有眉角。既忌遇雨,葉片容易爛掉,也不宜放在烈日下。秋天新竹苗栗的台灣進入了旱季,陽光溫和,加上九降風的自然風乾,是晒仙草最好的時機。

不知道,是否城市裡的人追求經濟效益,採用的仙草乾年限不夠長,喝起來平淡。直到今年,旅行於客家鄉間小鎮,喝到一些「媽媽牌」的角落仙草汁,哇,舌頭頓時「觸電」。我深深相信:「這個世界,從不缺精采,只缺探索。」

近日,我尋河而上,旅行於舊時「茶金之河」的三座百年茶鎮,這才發現自己真老土,以為秋日風景就是楓槭,而錯過秋日農家的仙草紫、稻浪黃、芥菜綠與柿子紅共譜的大地四色。

新竹關西舊稱「鹹菜甕」,鹹菜即指芥菜,秋日「芥菜綠」也是一大盛景。圖/品味私塾

芥菜是過年的長年菜,此時正是盛產期。吃不完的芥菜怎麼辦? 勤儉的客家人醃製成酸菜,若再存放就是梅乾菜。懂了吧,芥菜、酸菜、梅乾菜,顏色與樣子全然不同的食材,換成人類的關係叫做「祖孫三代」。

這次旅行,關西農會運送了大束仙草札以及趁鮮採摘的芥菜,到百年古厝──羅屋書院,重現客家人「十月半」節慶(下元節)。我們在這個羅姓單姓聚落,從紫花仙草田,沿著飽穗的「稻浪黃」,來到羅屋書院。月兒升起,高高掛著,鄉間夜晚,照亮茶鎮古厝的昔日輝煌。

秋日關西上南片的「稻浪黃」,蔚為壯觀。圖/品味私塾

「茶金之河」的另一個夜晚在大溪的洋樓蘭室。這裡是百年茶鎮,有昔日茶商富豪,也是一代歌后的故鄉。一樣的月兒高高,大燈籠紅紅亮起,黑膠唱片迴盪著鳳飛飛的歌聲──〈溫暖的秋天〉。

新竹北埔是另一個精采的百年茶鎮,尤其在「柿子紅」時來到。坐在洋樓廳堂客廳,喝一杯東方美人茶,淺嘗新鮮柿餅,想像自己是昔日首富姜阿新的客人……

新竹北埔百年茶鎮「柿子紅」了。圖/蕭佑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