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文集】 肖像素描

文/林一平 |2021.11.09
672觀看次
字級
圖一:作者繪維拉德 圖/林一平
圖二:作者在車上畫貓 圖/林一平

文/林一平

我素描超過數百位歷史人物,都由網路上搜尋照片。有些人物相片太過模糊,畫起來相當辛苦,例如法國科學家維拉德(Paul Ulrich Villard;1860-1934),他的相片檔不到10K,仔細端詳,好像有戴無框眼鏡,但又無法確認,實在傷腦筋。由於相片解析度甚低,只好以簡單線條,草草描繪,模糊帶過。幾個月後,我無意間拿下眼鏡,以「高度數」的近視眼看著維拉德的相片,反而看得清楚,就再重畫一張(圖一)。

有人問我如何找出時間畫圖的呢?關鍵在於隨時隨地能畫。

我可以邊走路邊寫論文。有一天突發奇想,是否也可以邊走路邊畫圖。於是試著在走路時畫華滋華斯(William Wordsworth;1770-1850)。我之所以挑選華滋華斯作畫是有原因的,他是最喜歡散步的人。據說華滋華斯散步的路程超過十七萬五千餘英里,而他的詩章幾乎就是在散步中完成的。

但我的「邊走邊畫」實驗終究失敗,因為走路會震動,無法下筆。我只能走走停停,走路時只能構思,等紅綠燈停下時才能畫畫。

我也嘗試在公車或高鐵上畫圖(台北捷運我常搭,但環境不佳,只能勉強站著改論文,無法畫圖)。在公車內雖然可以坐著畫圖,卻顛簸得厲害,行進間只能採用「打點」的畫法。當車子停站或停紅綠燈時再趕緊畫線條;高鐵的狀況較佳,可以正常畫圖。但最近覺高鐵行進已不像以往的平穩,震動愈來愈嚴重,作畫難度明顯增高。

我也曾搭乘大巴士,閒來無聊,就在車上畫圖,結果被坐在後頭的拍下(圖二),我渾然不覺,事後被告知,才曉得被「偷拍」啦。

我年輕時在飛機上也可以畫圖,尤其長程飛行時,畫圖可以打發時間,優點甚多。飛機升降時顛簸震動,和公車相似,只能點畫;而正常飛行時則相當平穩,頗適合以線條作畫。

某次我經香港轉機到上海。在香港搭上東方航空的飛機,進入跑道後,卻因為航空管制,遲遲不飛。呆坐無聊,就放下機位前餐板,畫起貓兒來。畫完兩隻貓,飛機還不起飛。忽見空中小姐站在我座位前,有點粗魯的問:「你幹啥畫貓?」我嚇了一跳,因為根據規定,飛機起降前是不能放餐板的。我有點心虛,結結巴巴的回答:「沒事無聊,畫好玩的。」空中小姐嘟著嘴,忽然像小孩要糖的模樣,說:「那我也要一隻貓!」我鬆了一口氣,笑了出來,趕緊雙手奉送她一隻貓。

雖然我強調素描希望能夠傳神,我的模仿畫卻不見得像本尊,而是我心中想像他該長的模樣。以前我讀的人物傳記文章,很少附上人物照片。他們的長相,在讀其行誼時,自然於我腦中想像而浮現。迨真正看到本尊照片時,往往訝異和想像有那麼大的差異,而在畫人像時,更會不知不覺的將想像中的特徵植入畫中。

反正我畫歷史人物,畫不好,本尊也不會來抗議。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