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評析】邊疆教育的雙頭馬車

文/尚智 |2021.10.19
211觀看次
字級

文/尚智

解讀歷史人物的日記,不只要看到表面的意思,還要「在不疑處有疑」,並從當時的歷史脈絡尋找可能的解釋;以下從《吳忠信日記》對所謂「邊疆教育」的描述,作為本文探討的個案。

吳忠信是中華民國在大陸時期的政壇大老,曾經擔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主掌邊政八年。

根據一九三九年七月十四日的日記記載,當天陳果夫來訪,兩人討論到邊疆教育問題時,吳忠信說:「本會所辦政治訓練班要注重政治,中央政治學校附設之邊疆學校要注重技術,雙管齊下,結果必良,陳深以為然。」

這一段描述,恐怕會讓熟悉民國歷史背景的讀者感到疑惑,兩者為什麼如此分工?為什麼中央政治學校(簡稱政校)附設的邊疆學校注重技術?

實際上,政校的性質是很「政治」的,因為既有的研究指出,政校不只是國民黨培養政治幹部的黨校,還是黨內派系,以陳果夫、陳立夫兄弟為首的CC系大本營。

當時政校要把畢業生分發到地方政府工作,有些地方實力派主導的地區,如西南、新疆等地,還不太喜歡接收政校畢業生,因為覺得是CC系想要藉機安插自己人到地方政府。政校畢業生還有自己的同學會,被認為是屬於CC系的緊密人際網絡。

另一方面,當時國府為了促成國家的實質統一與融和,在蒙古、西藏等地區大力推動邊疆教育,蒙藏委員會、政校等機關皆從事邊疆教育,不免產生疊床架屋的現象。如教育部蒙藏教育司在一九四六年十二月編印的《邊疆教育工作報告》頁五指出,一九四四年以前推行邊疆教育的機關,包括教育部、蒙藏委員會、政校、國民黨中央組織部、中英庚款董事會等,「政出多門,設校不免有重複之弊」。

直到一九四一年,國防最高委員會第六十九次常務會議決議通過《邊地青年教育及其人事行政實施綱領》,才從制度層面確立,由教育部主管邊地青年教育的行政系統。換言之,原本由各機關自行辦理的邊疆教育訓練班或學校,全部納入教育部管轄的國立邊疆教育事業範疇,有研究者稱為「邊疆教育由自主化向國立化發展」。

有意思的是,《吳忠信日記》這段記載,令人聯想到當時軍統與中統在情報工作的競爭關係,為何蒙藏委員會與政校對於邊疆教育,沒有產生這樣的緊張關係?

一個可能的解釋是,與吳忠信的個性寬厚有關。在日記中可見及他與陳果夫的談話,他還接見政校的邊疆學校主任,看起來雙方的關係相當友好,而且也不見有利益衝突之處。

總之,《吳忠信日記》所稱,蒙藏委員會與政校各自辦理的邊疆教育「雙管齊下」,這句話恐怕要如此解讀:當時雙方都認知到邊疆教育「雙頭馬車」的現象,可能比較符合實際的情況,因此,才有這次見面想要嘗試協調出彼此的分工。雖然雙方的談話氣氛友善,但是一時之間無解,直到邊疆教育全部歸於教育部管轄,才真正解決這個問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