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重逢】 昆蟲學家的旅行

文/歐銀釧 |2021.10.15
990觀看次
字級
三角蜻蜓。圖/唐欣潔
朱紅細蟌。圖/唐欣潔
淡紋青斑蝶造訪蜜源充足的高士佛澤蘭。圖/歐銀釧
海神蜻蜓。圖/唐欣潔

文/歐銀釧

一隻蠹魚從書頁上疾走而過。牠咬破書架上的書籍,不知啃食了多久?那是我許多年前購買、翻讀,卻一直沒讀完的《徐霞客遊記》。心想那蠹魚咀嚼了書,隨著明朝文學家徐霞客遊歷中國大江南北,玩得很開心吧!

我將此事告訴昆蟲專家唐欣潔。她說,蠹魚肯定愈吃愈高興,不但吃知識,還吃了牠最喜歡的食物。「蠹魚是地球上最原始的昆蟲之一,偏愛取食澱粉類材質。」

和她說話時,又一隻銀灰色蠹魚從另一本書穿行而過。

「我們置身於昆蟲世界,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到牠們身影,蟲室友無所不在,蟑螂、蚊子、蒼蠅、螞蟻、衣蛾、米象等等都是。有的我們很熟悉,有的你可能不曾注意過牠的存在。」

「美國調查,平均每家有約一百種的昆蟲躲藏於其間。台灣高溫多溼,雖然沒有做過調查,但粗估會遠高於這個數字。」

每次和唐欣潔通訊都像打開昆蟲大全。

夏末某日,散步到公園,見到蝴蝶飛舞。拍了照傳過去。她很快回覆:「淡紋青斑蝴蝶和高士佛澤蘭,最近應該常看到這樣的風景。」

的確如此,大半個夏天,屢次見到一群蝴蝶繞著蜜源充足的高士佛澤蘭,「為什麼有些蝴蝶停在植物上,仍一開一合的拍動翅膀?」「牠隨時準備飛走。」好像就在我身旁一樣,她在line上說。

唐欣潔是台北市立動物園昆蟲館館長,疫情警戒中,她仍戴口罩在動物園上班。她是中興大學昆蟲研究所碩士。讀小學時,都會利用回外婆家時,去新北市新店碧潭那一帶看各種昆蟲。

「我讀昆蟲系只是因為高中時聽到同學在看大學科系時,發現竟然有昆蟲系這個系可以選,當時覺得很有趣,心想可以到處採集,看蟲抓蟲。後來考大學填志願時就填了。」

「老實說這門科系真的有趣,因為認識昆蟲不光是要會認蟲,也需要了解植物。」

昆蟲天地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萬花筒世界,種類太多了。」她說,昆蟲是地球上最繁盛的動物類群之一。昆蟲不但比人類早出現在地球,而且比恐龍還早,約三億五千萬年前就存在了,牠們對環境的適應能力很強,所以才能生存至今。

七月下旬的一個颱風天,十多隻蜻蜓在象山公園飛來飛去,想拍攝卻拍不到,速度太快。我將此情景告訴她,她立即回應:「黃黃的?大概會是薄翅蜻蜓。我稱牠是都市遊俠。這種是全世界都有的種類,從平地分布到三千公尺的地方,總是可以看見牠們。」

在古典文學中,常出現蜻蜓的身影。唐代詩人杜甫之〈曲江二首〉:「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蜻蜓點水,其實就是蜻蜓產卵。國畫也喜以蜻蜓入畫,表現各種怡然的姿態。

唐欣潔得空即出外尋訪蜻蜓。最難忘的是二○○七年,她曾和朋友到屏東牡丹鄉獅子村的尋蜓之旅。「那片草澤因為草太長又乾,不容易行進,走得很辛苦。這是一次很累,很怪異的蜻蜓調查,連續好久壞天氣之後的兩天神奇陽光日,我去找接連尋訪兩年的岷峨弓蜓。」

她在紀錄中寫道:「看到五種蜻蜓,但是沒有岷峨弓蜓,我們來之前曾有人看到牠,難道我們真的跟牠沒緣?等待中,看到有蜻蜓做運動、吊單槓。」

她讓自己成為風與陽光的一部分,避免驚擾蜻蜓,緩緩舉起相機拍攝。

「一直守著這口水池根本不是辦法,岷峨弓蜓就是不來。於是,我們只好在附近展開大規模搜索。這裡的環境屬於陸化的草澤,看起來已經乾旱很多年了,整片草叢長又茂密,在這兒行走,如果沒有草上飛的功夫,真是舉步維艱,每走一步都得把腳抬高高,踩扁草叢才能移動,短腿的我走起來真是欲哭無淚。」

閱讀她和友人尋訪蜻蜓的紀錄,好像和她走在屏東牡丹鄉,在茂密草叢中緩步行進,尋覓蜓蹤。

「詭異的是,在這麼乾的地方,竟然有好多長鋏晏蜓,走在乾燥的魚池兩旁,不時驚起正在產卵的或休息的雌蟲。一趟巡下來,發現至少超過二十隻,真是懷疑這種環境下產的卵可以存活?」

「第一天在一堆長痣絲蟌、長鋏晏蜓混亂中度過,晚上,雙腿已經痠痛到不行,所以趕緊休息。我竟然夢到沙塵暴來襲,還用棉被蓋住。如果是滿天的蜻蜓暴那該有多好啊!」

不可思議,她愛蜻蜓,愛到希望夢到滿天的蜻蜓。

那回,她沒找到岷峨弓蜓,「但是,發現了台灣超過七十多年沒有觀察紀錄,以為已經在台灣消失的海神蜻蜓。」她屏氣凝神,欣賞傳說中的海神蜻蜓,腹面藍灰色。腹部鮮紅色,輕巧的駐足一根枯枝上。「好帥啊!」她在心中讚美牠。

「大家為之精神振奮,後來,大家接力把棲地有出現海神蜻蜓的點都找到。」隔了十四年,談起與海神蜻蜓相逢的旅程,她記得那次初相見的興奮心跳:「一九三二年時,台灣曾有人發現海神蜻蜓,隔了七十五年,也就是二○○七年,我們才又看見牠的蹤影。當時真是驚喜萬分。之後,陸續有人發現牠,二○二○年在台東和屏東都還有海神蜻蜓的觀察紀錄,去年沒有,可能是疫情影響,大家較少出門。」

蜻蜓可當作水域環境評估的指標生物之一。唐欣潔說,與其說保育蜻蜓,其實更該積極維護與管理溼地,愛護大自然。「有空不妨停駐水邊,欣賞這些飛過你身旁的小飛俠。」

認識唐欣潔,重新打開童年時光。彷彿回到孩提,在田裡追蚱蜢,在河邊追蜻蜓。漆黑的夜,看螢火蟲閃爍螢光。初秋的夜晚,聆聽蟋蟀歌唱。

浩瀚的昆蟲祕密世界,像時光百科全書,等待閱讀。這回沒有蠹魚同行啃書,我隨著昆蟲學家唐欣潔,輕步旅行去。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