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 歲月東北系列 (11-7) 日本殖民主義的幻覺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2021.10.08
453觀看次
字級
冬雪下的新城市 偽滿時期,冬雪下的「新京」。日本攝影家賦予它浪漫的意象,新式宏偉的現代建築逐一出現,在日本政府和「愛國文人」的渲染下,大批日本冒險家湧至,日僑人口激增。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本溪市區 1930年代,遼寧省本溪市中國百姓居住的市區,有著東北老街的特色,與日本人社區明顯隔離。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多元的文化風貌 偽滿時期,一名俄羅斯婦女在街邊買花,前方的藥房寫著中文、俄文、英文、日文等多種文字,顯示這段時期哈爾濱繁富的文化風貌。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大連「日本橋」 1930年代偽滿時期,大連市中央車站邊的「日本橋」,連接沙俄時代的舊市街。日本殖民當局刻意將日本式的美學移植到大連,從橋上西望台子山有如看見日本的富士山,日本人稱它為「大連富士」;橋的結構與四周景觀與日本東京都皇居日鐵車站外的「日本橋」相似。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滿映」與李香蘭 1930年代,「滿洲映畫」(滿映)的著名女明星李香蘭。1937年,偽滿國務院通過設立滿洲映畫協會法案,同時成立滿映,資本500萬元,由偽滿政府與滿鐵各占一半,在新京黃龍公園對面的洪熙街興建了電影製作廠,占地5萬坪,有號稱亞洲最大的攝影棚。滿映成立是為了宣傳日軍的侵略,美化日本的殖民政策。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民族友誼的真相與假象 偽滿時期,日軍偽滿「民族共榮」的照片,顯示中國女同學與日本女同學和睦相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經濟統治階層 1939年,「全滿石油專賣聯合社」高階主管,在「新京」的大同公園內散步留影。日本藉著在偽滿的殖民開發與建設,奪取大量資源,以支撐日本的擴張政策。同時也透過壟斷性質的專賣制度,扶植日本商人,幫助他們致富,並且回頭過來支援日軍的供需。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本橋通車 1939年,新建「新京」日本橋通車時的街景,已有日式城市的輪廓。過去曾是中日地界的分線,橋北屬於滿鐵附屬地,為日本的租界;橋南屬於長春商埠地。偽滿成立後,兩者合而為一,日式的城市景觀全面擴張。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大興土木的「新京」 偽滿首府「新京」的政府廳舍。「新京」即長春市。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鐵路運輸大幅增加 1939年,滿鐵推出的新式火車頭。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大連中央大廣場 1930年代偽滿時期,大連市中央大廣場,由廣場放射出去有十大街道,呈蜘蛛網狀。廣場四周有正金銀行、朝鮮銀行、民政署、市役所、郵政局、法院、警察署、中國銀行、英國領事館等宏偉的建築,是大連的地標,也是日本殖民大連的外觀象徵。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殖民主義在人類歷史的某個階段占有優勢,必然有其理由。工業革命帶來了進步的生產技術、管理方法以及繁榮的商業,儘管這個過程充滿著婦女和勞工遭受剝削的血淚,但嶄新的市街和燦爛的電燈,一時掩蓋了被剝削者的吶喊,讓殖民者更理直氣壯。

更有甚者,殖民者深信,同時也毫無愧色的宣傳,由於他們的建設,被殖民者才得以享有比自己同胞更高的文明水平,如果沒有被殖民,他們將永遠停留在落後狀況。

這種思惟實際上否定了被殖民者同樣具有建設的能力,也能夠依靠本身力量完成現代化。因此殖民主義的統治正當性,必然建立在公然的民族歧視與壓迫之上,歷史上殖民者以「文明」之名大肆屠殺被殖民民族,甚至引為炫耀之事,即源於這種思想。

日本對東北的殖民本質亦是如此,為了加速建設東北為擴張基地,運用東北豐富的工業資源,日本在14年間修築了大量的鐵路及公路、興建鋼鐵工廠,發展重型的製造工業,推動城市現代化,東北成了中國重工業的基地,也出現了一些現代都市的容貌。

日本的商業資本流入,造就一批日僑新富階層,享受著表面的榮景,同時宣稱中國人也跟著共浴幸福之地。不過,殘酷的事實是,這種建立在資源盜取與民族歧視和壓迫的繁榮,就跟所有殖民主義一樣,隨著二戰的結束而瞬間灰飛煙滅。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