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 三秋桂子(中)

文/陳牧雨 |2021.09.14
546觀看次
字級
遊藝筆記 三秋桂子(中) 圖/陳牧雨

文/陳牧雨

根據文字記載,中國人栽培桂花的歷史超過二千五百年以上。

早在春秋戰國時期的《山海經‧南山經》就提到:「招搖之山多桂。」《山海經‧西山經》也說:「皋涂之山多桂木。」同時期屈原的《九歌》也有「援北斗兮酌桂漿,辛夷車兮結桂旗」的句子。《呂氏春秋》中更是如此盛讚桂樹︰「物之美者,招搖之桂。」東漢袁康等輯錄的《越絕書》中,載有計倪答越王之問話︰「人固不同。慧種生聖,痴種生狂。桂實生桂,桐實生桐。」以桂和桐來比喻天生資質的不同。

由此可見,桂、桐的特質,在二千多年前,就普遍深植於中國人的內心世界。

不過,台灣所見桂花,大多花色清淡,花形細小,隱匿在繁密的葉隙,如不特意蒐尋,還真不知道有花朵的存在。還好開花時節花香濃郁悠遠,歷久不竭,得以引風招蝶,所以我長期對桂花有以香味取勝,而不以顏色誘人的錯誤認知。

後來,有個機緣應邀到周庄(位於江蘇省崑山市)參加書畫聯展,才見識到色彩鮮豔且濃豔的丹桂和金桂。原來桂花的品類很多,常見的就有下列幾種:

金桂:金桂花朵金黃,香氣濃郁,葉片較厚。

銀桂:又稱木樨,銀桂花朵顏色較白,稍帶微黃,香氣較淡,葉片較薄。

丹桂:丹桂花朵顏色橙黃,氣味濃郁,葉片厚,色深。

四季桂:四季桂別稱月月桂。花朵的顏色稍白,或淡黃,香氣較淡,葉片薄。長年開花。

真可謂濃妝淡抹各有所長。但引起文人們喜愛,並以之自持的,卻是濃而不膩、悠遠長存的香味。

晉代嵇含《南方草木狀》記載︰「桂出合浦,生必以高山之巔,冬夏常青,其類自為林,間無雜樹。」又更提升了桂樹的格調。

引此,植桂園中,既可觀賞,又可自勉,使得當時文人興起了庭院中植桂的風氣。根據記載,柳宗元自湖南衡陽移桂花十餘株栽植零陵;白居易曾為杭州、蘇州刺史,他將杭州天竺寺的桂樹帶到蘇州種植。

李白〈詠桂〉詩:「世人種桃李,皆在金張門。攀折爭捷徑,及此春風暄。一朝天霜下,榮耀難久存。安知南山桂,綠葉垂芳根。清陰亦可託,何惜樹君園。」詩中貶桃李而揚桂樹,在在表明了詩人將桂花「樹君園」的願望。

宋代朱淑真〈桂花〉二首:「彈壓西風擅眾芳,十分秋色為伊忙。一枝淡貯書窗下,人與花心各自香。月待圓時花正好,花將殘後月還虧。須知天上人間物,何稟清秋在一時。」正是以桂花自許。

宋朝梅堯臣〈臨軒桂〉︰「山楹無惡木,但有綠桂叢。」闡明了綠桂自不是惡木,歐陽修的〈謝人寄雙桂樹子〉中,「曉露秋暉浮,清陰藥欄曲」是感謝有人送桂樹的詩。宋代毛滂〈桂花歌〉中「玉階桂影秋綽約」、元代倪瓚〈桂花〉詩中,「桂花留晚色,簾影淡秋光」皆是描述窗前及階前的桂花清影。

唐朝名相李德裕,在二十年間收集了剡溪之紅桂,鐘山之月桂,曲阿之山桂,永嘉之紫桂,剡中之真紅桂,先後引種到洛陽郊外他的別墅所在地種植,宋之問的〈靈隱寺〉詩中有「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的著名詩句,故後人亦稱桂花為「天香」。從這些可以看出,規模較大的園苑寺院,也開始普遍種植桂花。

甚至根據《西京雜記》記載,漢武帝破南越,修上林苑,群臣皆獻名果異樹奇花二千餘種,其中有桂十株;司馬相如在他的〈上林賦〉提到桂樹成林,可見植桂的風氣,甚至來到了宮廷花苑。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