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賞析】 李商隱的〈細雨〉

文/宋滌姬 |2021.09.01
511觀看次
字級

文/宋滌姬

提到晚唐詩人李商隱寫雨的詩,最膾炙人口就是〈夜雨寄北〉,只「漲秋池」三字,就彷彿聽到滂沱的雨聲。然而相比於傾盆大雨,一般人還是喜歡和風細雨。李商隱有首五言絕句〈細雨〉,構思新奇,別具一格。



帷飄白玉堂,簟卷碧牙牀。

楚女當時意,蕭蕭髮彩涼。



全詩沒有一個「雨」字,卻為讀者展開一幅朦朧雨景的優美畫卷。詩中的描述,可以是實景,也可以是想像。從實景看來,詩人在一座富麗的白玉堂中,看到布帷飄動,陣陣涼意襲來,就將碧牙牀上的竹簟捲起,看向窗外,細雨已如同楚女的秀髮,飄逸在天地之間。

以想像來說,全詩運用了譬喻的寫法。「白玉堂」比為仙人的居所,「碧牙牀」是仙人使用的器物,這兩者都給人清涼的感覺,正呼應詩末的「涼」字。帷、簞都是紋路細緻的物品,比擬雨絲飄舞、落下的樣貌。第三句的「楚女」不是普通女子,而是楚國的女神,〈離騷〉描寫她「夕歸次於窮石兮,朝濯髮乎洧盤。」楚國宋玉〈高唐賦〉中的神女自言:「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李商隱將女神「濯髮」與「行雨」合而為一,描繪出「蕭蕭髮彩涼」的奇幻雨景。

這首詩寫出細雨在時間上的動態變化:布雨之前,風吹陣陣,飄動布帷,而雲層尚薄,天空是溫潤的玉白色。而後風雨瀟瀟,雲朵捲曲堆疊如眠牀般厚重,水影將天地籠罩成一片碧牙般的色澤。在細雨潤澤下,萬物洗淨塵灰,煥發光采,如同沐髮的仙女,散開的一頭飄逸的髮絲,晶瑩柔潤,光采動人。

本詩也可以從空間變化來解讀:在天地間,垂直觀雨,像是籠罩了一層薄薄的白玉帷幕;橫向賞雨,連綿波折,水色如碧牙般濛濛。極目遠望,細雨如同天上仙女撥甩的髮絲,隨風飄飛,生動鮮明。

此詩一、二句描繪「白玉堂」、「碧牙牀」等富麗意象,第四句有神話中楚女的「髮彩涼」,聯想起張協的〈雜詩〉:「騰雲似涌煙,密雨如散絲。寒花發黃彩,秋草含綠滋。」充滿生機與希望,心情愉悅而清涼。

然而承上啟下的第三句「楚女當時意」,卻讓詩的意象出現許多問號,情境曲折而朦朧。「楚女」是詩人的自比嗎?「當時意」又是怎樣的心意?末句「蕭蕭髮彩涼」的「蕭蕭」是風雨聲,而「髮彩」應是暗喻「當時意」如髮絲般細密繁多,色彩紛呈,難以描繪與言說。那麼,句末的「涼」字,是形容「清涼」或是「悲涼」呢?

再重頭閱讀詩句。首句的「白玉堂」為富貴人家的居所,是否象徵詩人的青雲之志?楚女孤寂地獨居在高寒的白玉堂,是否引發詩人對身世際遇的感懷?李商隱寫過一篇〈李賀小傳〉,敘述李賀臨終前,見到一位緋衣人說:「帝成白玉樓,立召君為記。」那麼,此詩是否為懷念親友之作呢?

李商隱自言:「楚雨含情皆有託」(〈梓州罷吟寄同舍〉)。此詩寄託了怎樣的情志呢?是「久旱逢甘霖」的喜悅嗎?是「相望在京華」(〈喜雪〉)的期盼嗎?是「雨中寥落月中愁」(〈端居〉)的身世之感嗎?是「何當共剪西窗燭」(〈夜雨寄北〉)的思念嗎?又或者是「一春夢雨常飄瓦」(〈重過聖女祠〉)的幻真之境呢?

詩人只用二十個字,就將自然界的雨景,在虛實與時空之間圓轉流動,恍惚迷離,縹緲悠遠,似喜似悲。在細雨時節展讀此詩,不斷變化的「當時意」,如同飄飛的雨絲,潮潮潤潤,淅淅瀝瀝。感覺詩人正在仙界的白玉堂,以細雨為線索,和讀者「心有靈犀一點通」呢!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