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群鳥聚】暗光鳥 熬夜熬出紅眼症?

文/李公元 |2021.08.01
874觀看次
字級
難得看到白腹秧雞悠哉悠哉踱步過馬路。圖/李公元
小小隻的彩鷸,總是睜著大眼睛。 圖/李公元
難得看到白腹秧雞悠哉悠哉踱步過馬路。圖/李公元
難得拍到彩鷸閉眼的瞬間。 圖/李公元
夜鷺的造型很特別,尤其一雙紅眼讓人印象深刻。圖/李公元

文/李公元

我家附近一間鐵皮棚子,據說會供應傳統市場雞販處理好的雞,於是每天清晨,都會有一群俗稱「暗光鳥」的夜鷺,在那守候,不知是在等著吃早餐?還是聞腥而來呢?

每當我早上出門經過,遠遠看,都可以看到這群鳥,在那裡站崗,隨便一數,都超過十來隻。漸漸的,那處灌溉水圳的護坡堤,竟成為夜鷺的早晨聚會所。

夜鷺既然又名「暗光鳥」,照理說,應該是晚上活躍的鳥,但其實清晨的時候,還是常常看到牠們,讓人懷疑牠們是整夜都沒有睡嗎?還是待會兒才會休息呢?是夜裡覓食吃太飽?還是還沒有吃飽呢?

其實對賞鳥的人來說,夜鷺停歇的時候,很少移動,體積又大,所以很好拍攝。

今天我特地開車停下來,在車裡面觀察。發現牠們其實不是真的不動耶!

只見有的在猛打哈欠,有的在啄毛梳理,有的在胡亂鳴叫著……說實話,鷺科動物的叫聲都很難聽,牠們東一句、西一句的,演奏著一首很不協調的哈拉曲。

我仔細數數,一共有18隻。有的已經是成鳥,頭上有細長又帥氣的飾羽,亞成鳥也都不小隻,但顏色畢竟沒有成鳥漂亮,羽毛是咖啡色,土土的。

近拍後,回家看相片,發現牠們的紅眼睛,還真嚇人啊!每隻都像熬夜過頭,導致紅眼症頭,而且看起來凶凶的。但我查閱鳥類百科資料,原來夜鷺無論是白天或晚上,眼睛一概都是紅的。

哎呀!老天爺給這種鳥的造型,也太殘酷了吧!頭及背部藍灰色,臉及腹部全白,黃腳,卻配上紅眼睛……這讓夜鷺看起來,好嚴肅、好憂鬱、好操勞啊!

我想,老天爺應該有祂安排的用意吧?不論是什麼原因,對於防疫期間安安靜靜看鳥的我來說,還是感謝夜鷺家族,在護坡堤上展現了千姿百態。



彩鷸小姐閉目睭

孩子放暑假期間,黃昏時常陪他們騎單車去偏僻的鄉間小道,沿途看到很多野鳥,卻只能行色匆匆,僅可遠觀而無法近距離拍攝,所以今日一大早,決定帶著400mm的鏡頭出門,開車往偏僻的鄉間小道去瞧瞧。

宜蘭是賞鳥的好地方,不說別的,花嘴鴨隨處可見,數量也不少,但我的設備不夠好,還是只能遠遠看著牠們,沒有拍到什麼好照片。

眼睛原本追逐著水鴨的身影移動,一不小心看到彩鷸映入眼簾,而且還一次看到兩對彩鷸情侶,一下男追女,一會女追男,互相追逐嬉鬧,看上去十分恩愛。其實彩鷸很迷你,如果沒有用望遠鏡頭看,幾乎只能看到兩隻小小鳥在走動,加上牠們有極佳保護色,一般不容易被找到。

回到家整理照片,發現一直睜著大眼睛的彩鷸,竟然被拍到一張閉眼睛的畫面。我一時很疑惑,鳥會閉眼睛嗎?鳥有眼皮嗎?這個疑問其實問得很外行,上網一查,才發現大部分的鳥都有「瞬膜」,這應該就是牠們的眼皮吧?所以,彩鷸當然也會閉眼睛囉!

看到這隻漂亮的彩鷸小姐,閉上眼睛的表情,還真陶醉哩!不知那時候,牠正在想什麼啊?



紅尻川過大路

回家路上,經過鄰居稻田,發現有兩隻白腹秧雞正要過馬路,我立即停在路邊,躲在車內欣賞及拍攝。

每次看到白腹秧雞,牠們總是急急忙忙,東躲西藏,這次總算讓我看到牠悠哉悠哉、邊走邊晃過馬路的姿態。

後來聽朋友說,宜蘭人為白腹秧雞取了兩個有趣的俗名,一個叫做「白面ㄟ」,因為牠臉白白的,特徵很明顯,另一個叫做「紅尻川」(紅屁股),因為牠們時常慌慌張張躲進草叢,農夫只能看到牠的紅屁股一閃而逝。

所以這次能看到白腹秧雞踱步搖擺過馬路,也算是機會難得啊!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