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風

文/映月 |2021.07.26
341觀看次
字級

文/映月

五月十三日。下午三點多,室溫三十度。

厚布簾密密掩上,把熱氣拒於窗外。電扇的九瓣葉子,以中強度的功力,鍥而不捨地運轉。是直流電型,所以靜悄悄的,除了偶爾格格作響。「啊!」我和外子不約而同地喊了出來。去年已出毛病,秋去冬辭,兩老竟忘記送修……

幸好,去年外子已推敲到問題所在──是連接馬達與中柱的樽頸部位。也研究到暫修的小撇步:把扇頭抬高一點、扶正一點。直至它下次低頭抗議時,再扶它一把。

「移動風扇時,不要這麼粗魯,過了夏天再修。」語氣明顯帶點毛躁。

昔夏,就在寶貝電扇發病前,外子「目擊」我挪動它時,那扇頭晃盪晃盪的畫面,看來已成鐵證。但外子有時候真的忘記他買的是進口型號,重六公斤,對一介女流來說,著實有點吃力。何況它號稱高科技,又比一般台製的貴一、兩倍,也太嬌弱吧!

「諾。」這般天氣下,實在不宜爭辯。

外子天生汗多,但多年前已放棄與我爭論,正準備再度撤退,進房接受冷氣的凍療。我則繼續奮戰。

能省得省,是媽的格言之一。

我呢?把這當做身心的磨練。冷氣,是留待晚上做完家務並洗個舒服澡後的「完美」享受。

此刻,一切尚好,只要──紋風不動。

噗!彷彿多個小燈泡同時爆破。燈滅。電扇戛然而止。

外子查看電箱、冰櫃、手機通訊。確定不是家裡的電箱跳電,而是發電廠發生故障後,一向冷靜和善於應變的外子,立刻關掉設在後樓梯的緊急電源(除了自己家裡的,還幫忙同樓的鄰居)。皆因熱心的鄰居提醒過,電力恢復的瞬間,電力衝得猛;如不關掉緊急電源,又沒有「突波器」(短暫阻斷突升的電力直至它變穩定為止)的保護,電器就可能燒掉。

三十分鐘後,電力恢復。一切如常。

五月十七日。晚上八點多,室溫二十七度。

冷氣機輸出微涼,加上電扇的推波助瀾,攪拌出夜晚的享受時光。

噗!熟悉的聲音再度爆響。

不是吧?

但街上的路燈、附近幾個屋苑,明明還亮著啊。

外子再次啟動應變程序。確認又是大停電後,便在漆黑中,按亮手機電筒和兩支筆蕊手電筒,並關掉緊急電源。

每個樓層的緊急電箱均設在後樓梯既高且暗的牆角上。那一刻,屋苑的後備電源也只夠電梯前的兩盞走廊頂燈照亮。所以,這一次外子花了很長的時間。完成後,他的外衣已濡溼一大半。至於拿著手電筒替他照明的我,緩緩滲出的汗珠正如一支支小針,刺在溼疹常發的皮膚上。

更甚者,手機傳出急訊:可能要輪流供電,達一小時之久……

無奈,隨手拾起常用的記事簿,氣坐在沙發上,搧著、等著。外子則安靜地滑手機,留心資訊。就在悶熱、昏暗和記事簿那刻板顫動的簇擁下,不知不覺地……

回到小學生時代。

每逢夏季,我和三姊會搬離無窗小房──就是上端鑲嵌著壓花玻璃的木屏風所圍成的隔間,改睡在有窗的客廳裡。挨著沙發,兩張實木長凳穩穩地架設兩邊。上面放兩條同樣紮實的長木板,足足有二、三公分厚。最後,鋪上一張硬繃繃、不能摺疊的「蓆子」,直至現在,我還搞不懂它的名堂。它貌不驚人,底層淺咖啡,上層則呈墨褐色。但這非竹非藤非草,卻是個好東西,觸摸時平滑、微涼。

壓軸上場的是鐵扇公主。憑著鐵一般的意志力,夜復夜,媽坐在床沿,輕搖葵扇,為姊妹倆送風。如果輪到我睡在木板上,就會瞥見媽媽身體前傾,替睡在靠遠一點的沙發上的三姊搧涼時,上臂懸垂的蝴蝶肌使勁的抖動。媽媽稍歇之際,若看到女兒還醒著,如焚的戰鬥心又會重燃,搧風的力度亦迅即提升。

媽從來沒講過床邊故事,但在無風的夏夜,會重複地念著:

心靜自然涼──靜──涼──

小姊妹也準會在這輕語呢喃、扇子和臂膀規律的舞動、人造風送出的絲絲涼意中,被搖進夢鄉。

噗!電源又被救活。但回憶隨之迸裂。我愣了一下。重返「現實」後,心裡定下目標:

買一把葵扇──像兒時一樣的。♣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