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靜看世界】 離群索居日記 ──月桃正盛開

文/王文靜  |2021.06.23
545觀看次
字級
月桃花開,乳白花苞吐豔黃紅,有幾分蘭花氣質。圖/傅天摯
夏日的月桃花與芭蕉葉。圖/傅天摯
金黃晨光的大樟樹。圖/傅天摯

文/王文靜

這夏天,不是只有那支病毒來了。我總這麼想,這世界,有黑暗,但燦爛從沒消失。唯當目光聚焦在黑暗,才會任其啃噬、盤據。既然焦慮無助於改變,這段時間哪都去不了,何妨離群索居?於是,收拾行囊,我暫居山間。

離群索居,也是一種能力,亦是「能靜」的心性。久居人群,壓力不小,難求一個「靜」。矛盾的是,離開人群,唉,豈是一個「悶」? 簡直就是坐牢。我離群,從無所事事的慌張,漸漸地能靜下來,漸漸地我這才注意,人以外的萬物變化。

好久沒端詳窗前那株樟樹。十幾年前,她剛移植時,像理了平頭的高中男生,好不容易站穩了,旋即被颱風連根打趴。在幾乎沒了命的狀態,她被扶正,奇蹟地活下來,如今有三層樓高,瀟灑地張枝闊葉,姿態如詩畫。冬來春去,她又長高了,彷彿成為一幢公寓,樹上有二個蟻窩,每天早晨有五色鳥與樹鵲飛來與她說話。

樟樹,只有綠色。但,靜靜賞樹,她其實不只一種綠。換葉吐新,葉梢是似可擠出水滴的青翠,點跳在滿樹的深綠間,地面是尚未掃盡的褐葉。顏色由淺到深,正是樟葉的生老病死。

幾陣雨後,野地很多燦爛,高高的叢生月桃下,匍匐著魚腥草小白花。

今年月桃花開得盛大,山野盡是。月桃花開,就聽到夏天腳步。小時候看月桃,就是野地裡一串白白的花,沒注意過花苞會開。長大後,更無視月桃,眼中只有玫瑰與牡丹。中年看月桃,懂了。需要等待她的綻放,既野又雅,乳白花瓣吐豔黃紅,有幾分蘭花的氣質。

月桃有一種獨特氣味,還可作薑的替代品。她的葉片,被台灣南部居民稱為為「肉粽葉仔」,用來包裹粽子。月桃的纖維以前還是原住民的繩索、編成簍與蓆子的素材。可賞、可食、可用的月桃,當環境允許時,她可達三公尺高,地下塊莖發達會向四周蔓生,成叢成簇地擴張地盤。

不只人,台灣有三種蝴蝶的幼蟲以月桃為食物來源,大白紋蝶、黑挵蝶、白波紋小灰蝶。

夏花正燦爛。她們短促的生命,敏感地在季節更迭中伺機求生、蟄伏與繁衍。我在院子剪了幾株月桃花搭配芭蕉葉,插入廚房竹籃。在地中海藍,任野綠盛放。

以前很匆忙,現因離群索居,沒有電視,沒有報紙,時間忽然多出來,而得以新識無須言語的「朋友」。台北淹水了,疫苗來不來,我都後知後覺,也不煩心。正是《菜根譚》:「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捲雲舒。」

朋友說,悶壞了。電話這頭的我倒是挺喜歡,能繁華亦能寧靜的自己。他不解:「人為何需要寧靜 ? 」好問題。年輕時,我在五光十色的都市中感到興奮,在忙碌中感到成就。那是籠子裡的土撥鼠人生,忙得無法放過自己。渴望寧靜,卻又無法寧靜,不能無所事事。直到有一日讀到佛經:「靜心投入亂念中,亂念全入靜心中。」靜心與亂念,腦子忽然斷線,尋找很久的答案,原來就在這裡。

一顆寧靜的心,在紛擾中能淡定,何其不易。慢慢地,我能等候月桃花開,懂了樟樹層層綠意。慢慢地,世界之於我不再匆匆而過。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