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3】隨堂開示錄 414隨堂開示錄─各類致詞 36 談讀書 5-2 人間佛教讀書會「全民閱讀博覽會」

星雲大師 |2021.05.18
609觀看次
字級
2003年全民閱讀博覽會於高雄佛光山舉行,來自全球各地300多個讀書會與團體參加。(2003.08.30) 圖/佛光山提供
紐西蘭北島佛光山道場風光。圖/人間社記者蘇少暘

隨堂開示錄─各類致詞 36

談讀書 5-2

人間佛教讀書會「全民閱讀博覽會」
時間:2003年8月30日
地點:佛光山如來殿大會堂

第二個十年:學習的人生(十歲到二十歲)

我童年時期就是偶爾拿個銅板去讀個《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或者《百家姓》、《千字文》等等。在我十歲那年,中日戰爭開始,所有的人民都逃亡流浪,尤其我的家鄉是距離南京大屠殺不遠的地方──揚州。揚州是一個很可憐的地方,在歷史上有過多少次的戰爭,像過去明末清兵「揚州屠城」,一個人都不剩,史可法死守揚州。在電影所看到的逃亡潮,小孩子揹個籃子、揹個被單等,真的就是這樣。
有一個很好的福德因緣,我在十二歲那年出家。出家以後當然要讀佛經,不怕你們笑,我不喜歡讀佛經,到現在還是一樣。因為佛經裡面的理論很深,我不懂。像唯識學都是辯論的,我的性格就不喜歡,幹嘛辯來辯去?或者要自己設問題,假如這個人怎麼講,我應該怎麼回他。何必找這種麻煩?真是罪過、罪過,我對佛經起煩惱。反感也沒有辦法,因為我是出家人啊!其他學生都比我大,他們會讀書、懂讀書,我不懂啊!我幾乎連字都還沒有認識。所以被老師打、罵、罰跪,幾乎天天有之,也習以為常,自覺沒有辦法,也沒有人鼓勵。
尤其在十五歲那年,要受戒燒戒疤,當時我們是燒十二個戒疤。我的家師大概怕我小小年紀出家,心性不定,將來受到社會的誘惑、汙染跑走了。因此,就拜託我一個戒師,替我在燒戒疤的時候,把戒疤燒大一點。記號大一點,等於告訴我,你不出家都不行了,不能到社會上去啊!人家十二朵香,都是慢慢燒,讓它自然熄滅,他對我不是,他讓香燒到一個程度,快要燒到肉的時候,就用嘴一吹「呼!」好像鍋爐裡的火煽了風,火就膨脹起來。這一膨脹,我的十二個戒疤就變成一個,所以我從十五歲開始,大概十年當中,頭蓋骨都是凹下去的,剃頭時很不好剃。也很僥倖,二十五歲以後,它又長起來了。
本來就不是很聰明,經過這一燒,從此沒有了記憶力,不會讀書。不會讀書,我就知道,這一生「了」了,沒有希望了。書也不會背,也不會念,天天都給老師罵,給老師打。有一天,老師又叫我背,我背不得,不是不用功,我很用功,當時也沒有電燈,甚至偷偷點一支香,在被窩裡看:「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好像記得了,再往下看,前面的就忘記了。後來,老師打的時候,一邊罵:「你好笨啊!以後要拜拜觀音菩薩,求聰明、智慧。」
但是被打、被罵的時候,我並不覺得難過,反而覺得有了希望:「原來拜觀音菩薩,就可以聰明、智慧。」那是兒童的心理,尤其我自覺在佛門還是有一點善根:「太好了,我可以求觀音菩薩給我聰明、智慧。」當時,拜佛不像現在那麼自由,佛殿都關著,不能隨便進去。從此以後,我就半夜偷偷起來,到一個小佛殿裡禮拜觀世音菩薩。幾個月後,是觀音菩薩給我聰明智慧嗎?我不知道,不過,我確實會念書了。我想,假如那個時候有大德高人再繼續指導我,我可能會更聰明。
我一會念書,當然很得意:「我會背書了!」就不要拜菩薩了。因此,二十歲前,就是讀經書,但是讀不懂。後來有一個很好的機會,抗戰的時候,我們南京棲霞山附近有一所鄉村的師範學校,學校的老師、學生都撤退了,留下許多東西,尤其圖書沒有人要,滿地、滿教室、到處都是圖書,我們就把這些圖書搬回來讀。鄉村師範學校圖書館的藏書中,還是有很好的書,當然有些看不懂,但是所好的是有很多中國小說,我第一本讀的就是《岳傳》,非常欽佩岳飛的忠心報國,實在了不起。然後讀《七俠五義》、《小五義》、《封神榜》、《三國志》、《水滸傳》等,我把這些中國的古典小說當成寶貝,無所不讀。
這個時期,沒有讀高深的佛學,都是讀小說。讀這些小說也有好處,什麼好處?這些人都是忠義的俠義之士,我們也應該學習他們這種忠心愛國的精神。尤其像《三國演義》,談到的人,有幾百人、幾千人;時間,綿延幾十年、幾百年;空間,從徐州、荊州,魏、蜀、吳;空間那麼大,時間那麼長,人那麼多,慢慢地,心中也會有所增長。

第三個十年:參學的人生(二十歲到三十歲)

這個時候,自己覺得學問沒有基礎。不過,我想可以遊學,遊學就是到處參學,這個寺廟看看,那個寺廟學習;聽聽這個大德講怎麼樣看世間,聽聽那個大德講怎麼樣看人生。參學對一個人是有幫助的。二十歲到三十歲,大概都是接觸比我學問更高的老師,或在學校教書的在家居士,他們來找我講話,我就聽他們講。
那時候,從金門回來的軍人來找我,講起金門打仗的情況給我聽,慢慢地我就能對軍事了解;學校的老師講學校教書的情況,我就對教書了解;商人、工廠的人來,談起他們的經歷,我就知道他是怎麼經商、做工的。我很留心聽他們講,自己也覺得很好,每天都有這麼多的老師對我特別上課。
或者有人帶我去拜訪一些大法師、大和尚,他們看到我小,懂得禮拜恭敬,也都很歡喜跟我講話。我在青少年的時候,有一個習慣,跟長輩講話,都非常注意聽,在聽到要緊的地方,我就隨時問他,讚美他幾句,表示我聽懂了;或者他講到快告一個段落,我趕快再問一個問題,他又會接續講很多,所以年長的長輩看到我都很歡喜,當我要跟他告辭的時候,他都是說:「不要啦!我們再談話。還有時間嘛!」當然這很好,我也樂得跟他親近。從這些老師、長輩的口中,聽到他們的經驗、往事,可以說都是增長知識。
我二十六歲之前,曾經做了一段時間的小學教師、佛教講習會的老師。不過,那個時候教的是國文,因為我看的小說多,對於文學就有一點心得。(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