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望成真?】 滅絕物種動物園

文/胡雪綾  |2021.05.16
914觀看次
字級
全球已建立保護綠蠵龜的意識。圖/網路
非洲白犀牛剛滅絕不久,「復活」機率高。 圖/網路

文/胡雪綾

在動物保育的呼聲下,能讓動物「復生」的克隆技術,一直被高度討論著,但因克隆動物過高的初期死亡率,及真實性、倫理問題,一直爭議不斷。

目前中、韓等國已有商業服務的克隆公司,幫寵物主人複製愛犬或愛貓,但科學家企圖心並不僅止於此,而是希望能將已滅絕的北非白犀牛、猛獁象、渡渡鳥、巨陸龜……復活在人們的眼前,甚至藉由克隆渡渡鳥,復活滅絕已久的恐龍。

物種滅絕速度相當快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統計,地球每年約有1萬個動物物種滅絕,瀕危動物物種數量翻倍。依此趨勢發展,100年後,現有一半以上的動物將從地球消失。此一危機,促使科學家積極研究成功克隆動物的機率。

其實,電影《侏儸記公園》所描述的「復活恐龍」並非想像中容易,因為,光是恐龍的DNA能否被復原,都是一大問題。畢竟,DNA樣本的有效期,大概僅有100萬年,人類也許可以克隆出一個尼安德塔人(穴居人,簡稱「尼人」),卻無法克隆出存活於6500萬年前的三角龍。

消失期影響復活機率

儘管恐龍再次漫步地球,只是一種幻想,但由於人類目前保有冷凍的猛獁象DNA,的確可以將遺傳物質植入與其基因相似的大象體內,只是限於種種技術和現實原因,人類並無法在猛獁象原始棲地或類似環境中,將猛獁象復活並任其繁衍。

但一些比猛獁象消失時間遲的物種──如旅鴿、北非白犀牛、加拉巴哥巨象龜、加利福尼亞灰熊、拉布拉多野海鴨、袋狼、加勒比僧海豹……或是野外已滅絕,由人類圈養、籠養於動物園中的華南虎、懷俄明蟾蜍、麋鹿、普式野馬……科學家則有把握藉由克隆技術,讓相近動物的基因組發生突變,使其接近滅絕動物的基因,再將該物種順利「復活」。

技術成熟但憂心資金

美國康乃狄克大學生物技術教授田秀春認為,自1996年克隆羊多莉誕生以來,科學已有長足進步,目前有實驗將白犀牛的胚胎植入代母體內,將猛獁象DNA與大象基因結合……如果有足夠的決心和資金支持,約只需要10年,就能打造出由稀有甚至瀕危動物組成的活體動物園。

田秀春表示,克隆動物面臨的挑戰,主要是經濟和政治上的問題,絕非是技術層面的問題。1996年,科學家使用277個克隆胚胎,才成功培育出一隻多莉羊,但現在每100頭牛移植克隆胚胎,可獲得約10~20隻克隆動物出生,田秀春認為,「這是一個了不起的變化」。

初期死亡率居高不下

然而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克隆動物初期死亡率非常高。原因雖不完全清楚,但推想應是供體卵細胞的細胞核,有一種特殊的遺傳記憶,會抵制新遺傳物質的替代,這部分體細胞核移植的過程非常艱難,克隆出來的動物「必須熬過出生後的第一個難關才能存活」,「如果能挨過這一關,牠們通常都會健康成長」 ,田秀春表示。

2000年,美國聖地牙哥動物園原計畫展示一頭名為「諾亞」的克隆白肢野牛(印度野牛),不過牠在兩天後死於感染。動物園後來成功培養出一頭來自東南亞的爪哇野牛「阿哈瓦」長達7年,牠最終因摔斷一條腿被實施安樂死。諾亞和阿哈瓦都是克隆牛,細胞來自聖地牙哥冷凍動物園,該動物園收集了很多瀕危動物的冷凍皮膚樣本。

真實與否也帶來爭議

因此,未來克隆動物是否真能打造出一個「真實的」動物公園,不無疑義。畢竟,核酸DNA與家養山羊相結合的克隆庇里牛斯山羊,算不算是真正的野山羊呢?野生物種的克隆動物,還算是野生的嗎?如果將來動物園和野生動物園能夠獲取最新的生物技術,展出許多克隆動物,那麼對那些目前依賴野生動物旅遊的低收入國家,又會產生哪些影響呢?

克隆動物園前景不明,但有一點很明確。昂貴生物技術潮流,不應完全取代棲息地保護和其他可靠的保護舉措。畢竟,人類最終應該支持和實施那些旨在保護自然環境、確保動物和物種不會滅絕的措施。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