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甘茂善借光

文/龔敏迪 |2021.04.21
403觀看次
字級

文/龔敏迪

「借光」一詞出自《戰國策‧秦策》:甘茂從秦國逃亡,出了函谷關,遇到替齊國出使秦國的蘇代,甘茂講了一個故事:

江邊姑娘們每晚湊到一起做針線活。「有家貧而無燭者」,其餘的姑娘嫌棄她。這位姑娘說,我雖然買不起燈燭,但是我每晚都比別人早到,把屋子打掃乾凈,把坐席鋪設整齊,讓大家一來就能舒適地做活,這對你們多少也有些方便。你們的燈反正是要點的,借給我一點光又有什麼損失呢?姑娘們覺得她的話有道理,便把她留下了。現在我甘茂也處於困窘境地,而你正好可以借光給我。於是蘇代勸秦昭王,甘茂在秦國居住多年,世代受秦的重用,而秦國「地勢險易,盡知之。彼若以齊約韓、魏反以謀秦」,肯定不利於秦,不然也可以將他「置之槐谷,終生勿出」。秦昭王聽了蘇代的遊說,就「與之上卿」,到齊國去迎請甘茂,甘茂當然「辭不往」,因為蘇代還要遊說齊王,把他留在齊國。俗話說:「借物還物,只有借光不用還」,甘茂可謂善於借光。

《史記》中有一段范蜎對楚懷王說的話:「夫史舉,下蔡之監門也,大不為事君,小不為家室,以苟賤不廉聞於世,甘茂事之順焉。」下蔡,今為安徽鳳台縣,在下蔡當監門人的史舉,以學術自負,他最滿意的學生是甘茂。秦惠王時,他助魏章略定漢中有功,但秦武王即位後,把張儀、魏章驅逐去了魏國。甘茂則因為秦公子輝和他的輔相在蜀地謀反而去平亂,回來後,借光於右丞相樗里子的舉薦,當上了左丞相。

《戰國策》記載,秦武王對甘茂說:「寡人欲車通三川,以窺周室,而寡人死不朽乎。」樗里子表示反對,甘茂則要借光於秦武王的「不朽」,就去聯合魏國攻打韓國的宜陽,打通到周的道路。然而宜陽打了五個月也沒拿下,甘茂說:「我羈旅而得相秦者,我以宜陽餌王。今公孫衍、樗里子挫我於內,而公仲以韓窮我於外,是無伐之日已!」為了坐穩位子,他也顧不得「三鼓之而卒不上」了。幸好之前他和秦王立了「息壤之盟」,所以樗里子、公孫衍要誣陷他時,秦武王反而給他增了兵,他也「出私金以益公賞」,終於打下了宜陽。

後來秦武王舉兵洛陽,入周室,因舉鼎不成而被鼎砸中,傷重不治而死。秦昭王即位,重用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向壽、舊臣公孫衍。公孫衍在魏國時,曾被史舉向魏王進言誣陷,因此公孫衍設計,讓張儀要史舉多次去見自己,最終「王聞之弗任也」,史舉因不得魏王的信任,只好不辭而去;甘茂得知秦昭王要任公孫衍為相,故意去賀秦王得賢相,並且說消息是公孫衍告訴自己的,於是「秦王怒犀首之泄也」,把犀首公孫衍趕跑了,可謂學生為老師報了仇。

打宜陽讓甘茂在秦國不得人心,樗里子等人也要算舊帳,他只好乘機逃亡。《史記》說,齊使甘茂於楚,「秦聞甘茂在楚,使人謂楚王曰:『願送甘茂於秦。』」但范蜎認為,甘茂去了秦國,萬一又借什麼光,甚至沒被「置之槐谷」,就「非楚國之利也」,相比之下,他們更願意借光給有可能搞亂秦國的向壽。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