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詩經》中的服飾

文/朱嘉雯 |2021.03.08
362觀看次
字級

文/朱嘉雯

面對《詩經》,我們幾乎可以提出所有的問題,而古人也都能給予回應,因為答案就隱藏在一首又一首的詩篇裡。

在沒有任何畫作、影像留存紀錄的情況下,我們如何勾勒一位周朝的鄉間女子,她的服裝形式,以及色澤質地呢?《詩經.小雅.采綠》中是這樣說的:「終朝采綠,不盈一匊。」詩中女子所採之「綠」,就是菉蓐草,也稱為藎草。這種一年生的小草,遍布於山野、水澤、溪澗之間,開著紫色或白色的小花,花莖非常纖細!可是,奧祕就藏在這纖細的花莖裡。因為這裡面帶有黃酮類化合物,下鍋煮一煮之後,竟然會出現非常鮮豔的赭黃色,因此成為棉、麻、絲、毛等面料的最佳染劑。

在《詩經》的年代,鄉間女子之所以採「綠」草,實際上是期待青綠轉赭黃之後,能為自己的服裝增添色彩!

不僅如此,先秦時代女子時尚的顏色還有很漂亮的靛藍!在剛剛所引述的同一首詩裡,下一段即云:「終朝采藍,不盈一襜」,此處的「藍」,就是蓼藍草。這種小草非常可愛,在橢圓形的葉面下長滿了絨毛,而祕密也就藏在這個葉面下了。原來這葉子含有尿藍母素,遇水分解之後,就會變成紫藍色。

蓼藍草開著豔麗的紫紅小花,原產地在中南半島和中國,可是因為遇水之後竟然會轉化成鮮豔的亮藍色,因此聲名遠播。種子傳到了歐洲,隨即成為歐洲人藍染的主要植物。於是我們發現〈采綠〉這首詩裡的女子,之所以要採集這些植物,就是為了要染出漂亮的布料,進而吸引她的情郎回到身邊。

接下來的詩句,講得很清楚:「之子於狩,言韔其弓。之子於釣,言綸之繩。」原來她的丈夫是個獵人,出門打獵已經五、六天,眼看就要回來了,如果此時能染做鮮豔的布料,裁製美麗的衣裳,穿在自己身上,丈夫從密樹叢林間回來時,必定能一眼就瞧見她。而且我們幾乎可以斷定,這美麗的藍染布是要拿來裁製裙子的。原因在於詩句中的:「不盈一襜」,「襜」是一種拼布小圍裙。我們試想,亮眼的色澤加上那款款裙襬襯托出俏麗的倩影,我真替她焦急,她的丈夫怎麼還不回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