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奇緣】 沙海築殼

文╱洪玉芬 |2020.11.27
953觀看次
字級
茅利塔尼亞西瀕大西洋的沙灘。圖╱洪玉芬
茅利塔尼亞沙灘上,當地休憩的人群,及路邊隨處可見的牲畜。圖╱洪玉芬
茅利塔尼亞沙灘上,當地休憩的人群,及路邊隨處可見的牲畜。圖╱洪玉芬

文╱洪玉芬

當這一片沙海緩緩地從我眼前掠過,細緻、白瑕、無垠,陽光晶亮,折射出沙地一片閃閃發光。熱氣,直撲臉頰,微風,輕輕耳畔低吟;細沙,窸窣地上碎語,天空澄靜無雲。時空彷彿凝止不動。

起伏的沙丘如波浪,挾帶密碼款款而來;荒涼的不毛之地,零星矮草點綴其間。我在車內,彪悍的四輪傳動,上上下下如跳波浪舞,迎面而來一隻瘦巴巴的騾子馱著板車,噠噠蹄聲自遠而近,板車上幾個衣衫襤褸的孩童,晶瑩澄澈的眼球直盯著我,黝黑臉孔,看不到童稚該有的純真笑容。

騾子過了,無垠的沙海繼續迎接我。突然,路旁一幅壯觀的畫面,吸引了我的目光。飼養的牲口,如駱駝、駿馬、騾子、羊群,成群結隊於野地四處。尤以駱駝和駿馬最為突出,昂首闊步,雄赳赳、氣昂昂,足蹄起落間,地上的塵沙揚起空中,久久不散。

那一刻,我無法說出我心中的震撼有多大,同時為自己的渺小羞赧起來。

Y握著方向盤,我坐在副駕駛座上,我們熱熱絡絡地談話,談生意談景氣談彼此的生活,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卻熟稔如老友般。沙海繼續後退,視野變得更寬闊,路旁偶爾出現的帳篷,我伸長脖子努力向內望,卻望不到任何東西。幾個帳篷外殼如沙漠植物,如生根千年成了路旁風景。

「那是摩爾人居住的地方。」Y輕輕地為我解釋。

摩爾人,一襲密不透風的長袍,頭巾層層盤繞著,黝黑的臉孔露出一雙晶亮的眼睛,他們是沙海中踽踽獨行者。我問東問西,多是好奇摩爾人的生活。除了得知他們是傳統的游牧民族之外,最叫我錯愕與沉思良久的是:「他們取水不易,無法每天洗澡。」

茅利塔尼亞(Mauritania),位於非洲西北部,面積大,多為撒哈拉沙漠的幅地,被稱為阿拉伯非洲之橋。西瀕大西洋,北與西撒哈拉和阿爾及利亞接壤,東南部與馬里為鄰,南與塞內加爾相望。史牘篇章記載著八世紀阿拉伯人占領了整個北非,建立了一個地跨歐、亞、非,從印度河直到大西洋的龐大帝國。阿拉伯人與當地原住民混合,即成為摩爾人,這個國家大部分是摩爾人,它的國名就含有「摩爾人的土地」的意思。

從沒看過一片沙海,如此地無邊無際,以浩瀚包圍、收攏我。跋涉完了崎嶇不平的沙海,才抵真正的海──大西洋,可它碰到撒哈拉沙漠卻如羞澀少女退縮到遠遠的一方。沙海與海相連,沙灘與海相連,分不清是沙海或沙灘,走著走著就迷失了,彷彿真來到了世界的盡頭。

這個撒哈拉沙漠西陲最貧瘠的國度,二十四小時前當我還在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加(Casablanca),神定氣閒地喝著薄荷紅茶配著無花果乾,作夢也沒想到我會戲劇性地來到此地。原定旅程,以卡薩布蘭加為中心,搭乘火車至各大城市,最後返台前再回到卡城,預定停留三天。因此,行程、飯店皆安排訂妥,一切就緒,照表操課。

首日,在朋友的辦公室商談至近午,冷不妨一通電話來自茅利塔尼亞首都諾克少(Nouakchott)的Y。他力邀我前往,他說都來到了摩洛哥,只差一個航班,就能到茅利塔尼亞。我當他是天方夜譚,敬謝婉拒,一來我沒該國簽證,二來行程已安排妥當,左思右想,萬萬不可行。沒想到他來真的,直言要我等著,五點前必會給我簽證,我當他是玩笑語。

五點過一刻,簽證連同卡薩布蘭加到諾克少的來回機票,他傳真來了。短短數小時,他信守允諾,換我這下子盛情難卻,於是捨棄三天的預付飯店,啟程另一段未知的旅途。

這時,距離出發航班僅有四個小時,必須儘快衝回飯店抓著行李就跑,十萬火急趕到機場。偏偏黃昏時段交通要衢擁擠,車子走走停停,我在後座頭皮不斷地腫大發麻,頻頻問司機來得及否,他回「In shallah!」(阿拉伯語,承阿拉旨意),分秒必爭的緊張氣氛像一張大網,深深地網住我的細微神經。

飛機深夜抵達,一夜無眠。飯店的早餐,果汁太甜、咖啡味道不對,開始懷念起摩洛哥的種種,才清醒真的是來到了世界的窮鄉僻壤之地。

與我工作的人,英、法文參半,多是來自戰亂的敘利亞,他們雖流離失所,卻勤奮地工作。Y是他們的領頭羊,黎巴嫩人,年少離家,早期在象牙海岸為人打工。聽人說深入撒哈拉內陸蠻荒之地,機會多,成功機率大。於是,趁著年輕有著拚搏的鬥志,一步一步地往沙漠走,幾度浮沉,追逐事業之心,如築巢建殼,或像是摩爾人的帳篷,花朵似散落於一片沙海中。

沙漠,地廣人稀,生活大不易,產業需多角化經營。牆角一隅停擺的機器,朋友說是市場胃納量不夠,謀生餬口事業不能只有一項。與大自然搏鬥求生存,又是另一項嚴苛的經驗,每年一、二月,沙塵暴季節來臨,灰濛濛的天空,原來不是霧。視線不及百米,置身於沙塵味道濃厚的空氣中,一呼一吸盡是灰塵味,瞬間對沙漠所有的浪漫情懷,消失殆盡。面對大自然,人類之渺小,唯敬天畏地,莫此為甚。

那夜,參與他的社交圈,一個聯合國般的小團體,與會的人來自不同的國度,其中包括一個台灣女兒也是法國媳婦。在浩瀚的星空下,我們喝著無酒精的飲料,不同膚色的臉龐,盪漾於澄澈的玻璃杯中。昏黃的燈光下,這些離家的人,仰望著異鄉的天空,他們在天涯海角相遇,流露出一種處處無家處處家的豪邁氣息,雖遺世獨立,卻有相濡以沫的歸屬感。

整晚耳朵灌滿了似懂非懂的法語,隱約明白,他們如蒲公英隨風飄送,種子落地便生根。就像Y這次以極短的時間,為我弄來簽證與機票,證明他如一棵植物,日積月累中,就地生根了。

天亮我將離去,依依不捨之情突生,這段不預期的旅行頓時變得厚重起來。沙海、帳篷、牲口、仙人掌,剎那間彷彿融為一體,在我心中悄悄地築城,一座可攜走的城。

我走過這一片沙海,在茅利塔尼亞。沙海中,我看到了眾多的遊子,以及他們努力築殼的身影。想及此,忍不住輕問:「朋友們,殼,築好了嗎?」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