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 291 隨堂開示錄─集會共修 49 當東方遇上西方──佛教與中國文學 6-2

星雲大師 |2020.11.23
669觀看次
字級
人間佛教談的就是人的生活,人的做人處事,它就是平常的穿衣、吃飯,給我們安身立命的道理。圖/人間社記者周云

與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對談
時間:2005年11月8日
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如來殿

馬悅然教授:我本身是學語言的,我認為語言是文學重要的工具,沒有語言也就等於沒有文學了。
佛教對於漢語的變遷與歷史,所起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在《後漢書》的藝文志裡頭有一個註解,假如沒有反切就沒有韻書了。
我的老師高本漢,辛亥革命頭一年,一九一○年到中國山西太原大學,負責教英語,在中國北方收集許多方言字,以後他用方言字表,用切韻、廣韻的拼法,建立了許多漢語的語音系統。
主持人:請問星雲大師,您是一位地位那麼崇高的宗教大師,您是如何對宗教產生興趣?倘若還有來生,還會繼續走同樣的路?
大師:佛教講「因緣」,所謂前因後緣,總有因有果的。
我想最主要還是我的性格,我的性格接近佛教,我的外婆是個佛教徒,經常帶我去寺院,因此成就了我的因緣。
很小的時候,我就想:「我要念書!」但念不起,也沒有看到學校在哪裡;後來聽說到寺廟裡可以念書,那麼我應該說是為了念書才進了佛教;進了佛教以後,感受佛法的浩瀚、佛法的真理,令人不得不折服。
我想馬教授能成為漢學家,他對文字的喜愛,也是鍥而不捨的,才能夠有今天那麼高的功力及成就。隨著歲月的增長,人生的境界愈來愈感到不同,不過我想,倘若有時間,我想我和馬教授不只談論文學而已,也可以談談佛學。
馬悅然教授:我記得第一次到中國去,父親不著急,但母親就有點兒著急,他覺得中國是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那時候中國境內打內戰,非常危險。但那時我覺得什麼人都是一樣的,你對他們好,他們就會對你好。
記得到中國的那年八月,在山西呂梁山一個叫邸家河的鄉村,有一個九十歲的老太太請我喝茶,他是一九四○年代,由河南逃難到山西去的。有人告訴他:「馬先生是北歐人,從很遠的地方來的。」老太太看了我一眼,然後說:「嗯……啊!天下烏鴉一樣黑。」我覺得他說得很好,因為都是人! 
我還是很願意回到這個語言學來,佛教對漢語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我最愛看的文本之一,就是惠能大師的《六祖壇經》。六祖是文盲,不認識字,所以他的學生就幫他記下來,就是《六祖壇經》,雖然是八世紀的一個版本了,但當時的語言和語法是非常簡單的,它的語法跟現代漢語的語法差不多,我相信一個比較聰明的高中學生,看《六祖壇經》就會懂的,深的意義他不懂得,但是語言對他不應該有什麼障礙的,這是很重要的。
比如說,你看辯機所發表的唐僧《大唐西域記》,是七世紀的作品,寫的是玄奘大師到印度的經驗,那語言也非常簡單,沒有多少「之乎也者矣焉哉」,都是很簡單的現代化語法。以後宋朝的語錄啊什麼的,一看他們的文字,就會懂得他們對後來的文學影響是多麼大。你看《碧巖錄》、《無門關》(《無門關》比較難)、《龐居士語錄》也是很簡單……
大師:馬教授剛才說「天下烏鴉一般黑」,以佛教看法,像你剛才講的六祖,是一個開悟的人,天下的眾生也都可以做六祖;人人有佛性,所有一切眾生也都可以和釋迦牟尼佛一樣。烏鴉固然是黑的,但我們人性可以是各有其道,也不是說黑的就一定不好,像非洲國家編輯的教科書,第一課便是:「黑,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顏色。」而我們中國人說白色是最清淨、最乾淨、最可愛的顏色。雖各有說法、各有看法,但人心都是一樣的、平等的。
不過,剛才講到《六祖壇經》,它有哲學的層面,也有文學的外表美,佛經很多都是如此。像佛教中除了《六祖壇經》以外,《維摩詰經》、《華嚴經》、《大寶積經》這許多經典,有哲學的內容,也都很有文學的價值。不知馬教授對這許多經典的文學有欣賞過嗎?
馬悅然教授:我沒有讀過太多,我知道我應該讀。我有一個問題,就是:六祖惠能提出「見本性,便成佛」,與孟子所講的「赤子之心」,每個人應該回到他的赤子之心,這「赤子之心」和「本性」,我看是有一定的關聯,孟子不可能受過佛教影響,我想那就是儒教和佛教共同之處,孟子所講的赤子之心跟六祖惠能所講的本性,應該是相近的。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我在這裡是不是能請大師講這題目?馬教授是個漢學家,星雲大師是個大宗教家,大師的弟子出了一本書,很著名的《星雲模式的人間佛教》,我們能不能請星雲大師您自己來解釋一下,什麼是您的「星雲模式」的人間佛教?看馬教授能不能聽懂,有什麼 comment(意見、評論)?
大師:我的個性一向是很隨緣的,所謂「隨緣而住、隨遇而安、隨喜而作、隨喜生活」。你說我有什麼「模式」?其實我沒有模式。但是因為講到人間佛教,它是佛祖的,佛祖出生在人間、修行在人間、成道在人間、說法在人間,他沒有只對天上的人說,也沒有對畜生、地獄、餓鬼說,他是對人說,所以說是「人間佛教」。
那麼多的「人間佛教」,不容易找出頭緒。所以記得有一次過年,高教授你上佛光山,曾經要我簡單說明什麼是人間佛教,我自然答道:「佛說的、人要的、淨化的、善美的。」人間佛教談的就是人的生活,人的做人處事,人要求得安心自在,有一個「佛的教」,對我們很有用,不一定要等死了以後,交給阿彌陀佛,也不是說要求神通靈異,它就是平常的穿衣、吃飯,給我們安身立命的道理。你真要說有什麼模式,不能說是我的模式,應該說是佛的模式。我講的話,馬教授以為然否?
馬悅然教授:我聽得懂,聽懂了。
記得我一九四九年過年的時候到峨嵋山報國寺,寺裡的老和尚果玲法師帶我到羅漢堂去,羅漢堂有十八羅漢,我就問他:「這一尊是誰?」他就敲敲,說:「這一尊是木頭的。」我又問:「那一尊呢?」他就說:「哦,這是泥巴做的。」他沒有告訴我那些羅漢的名字,他自己是禪師,當時所有報國寺的和尚都是淨土宗的。
在萬年寺,一九四九年的春天,來了一位非常特殊的方丈,就是能海法師,能海法師原來是西康一個非常有權力的軍閥,他中年出家,學的是密宗,我聽說能海法師要到萬年寺,我就告訴果玲老和尚說:「我願意去聽他講經。」(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