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人物29 植物哲人 西畠清順 不畏艱辛 把大自然搬進都市

楊慧莉 |2020.11.07
1205觀看次
字級

文╱楊慧莉

現代人身處都市水泥叢林裡,享受科技便利之餘,卻是離大自然愈來愈遠了。但幾年前,繁忙的日本東京市區出現了一處靜謐的都市綠洲,可讓人暫時放慢腳步:「代代木村落」。在這個園區裡,可看見多國的奇花異草,非常吸睛,打造者是西畠清順。西畠不是一般的園藝師,從其窮畢生之力投入植物志業,已堪稱現代「植物哲人」……



生命軌跡
家業傳人  到植物哲人

西畠清順(Seijun Nishihata)的家族從事植物批發,在日本兵庫縣有一百五十年歷史,產品供應對象為花道家和寺院,包括京都的銀閣寺。他是家族第五代傳人。

愛上珍稀植物

學生時期的西畠,很享受人生,當起背包客,周遊列國。儘管從小在綠意中長大,但他對植物的興趣並不大,也無意繼承家業,直到二十一歲遇到「馬來王豬籠草」(Nepenthes rajah),這是全球最大的豬籠草。當時,他到東南亞旅遊,行經婆羅洲時,父親來電,相談之下,得知有種特殊豬籠草,只能在島上山頂等處發現。父親對這種植物的描繪,讓他興奮莫名。於是他爬上海拔四千九十五公尺高的京那巴魯山山頂,找到這種植物。

「豬籠草開的花好震撼,大而深紅,怪誕的樣貌深深吸引我,徹底改變我對植物的觀感,讓我不禁思索,植物的豐富、多元超乎我想像。」自此,他對珍稀植物興致盎然。

回到日本後,西畠在家族企業底下工作了十年多,當一名特殊植物的批發商,服務對象為日本各地的專業人士,如花藝家、園藝設計師和花道家。幾年合作下來,他發現這些專業人士在設計上一把罩,卻對植物本身不甚了解。他覺得設計工作應該要支持和尊重植物的生命才是,這其中所需要的是,對植物的生長環境有所了解,包括源頭、特性、照顧方式等等,而設計少了這層對自然界的了解是不完整的。

創業運用所學

為了對植物有更多的了解,特別是自己所鍾愛的珍稀植物,西畠跑遍全日本、全世界,造訪許多苗圃和植物學家,探索和研究珍稀植物的自然生長地。二○一二年,他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天空植物園」(Sora Botanical Garden),運用自己多年來在植物方面的經驗和知識。

每年,西畠從全球各地進口和出口超過兩百五十噸的植物。植物的種植、買賣、蒐羅和運送,他都親力親為,甚至有時要自己爬到樹上。除了每年買賣約兩百噸的樹木和花卉,他的公司也提供園藝諮商,客戶中不乏建築師、室內設計師、政府單位、私人公司等。

目前,日本百分之九十九的植物交易透過已存在的市場完成。西畠卻專注於蒐羅一些市面上看不到的珍稀植物。為此,他每年要走訪十到十五個國家進口花卉植物,包括從西班牙樹齡有數百年的橄欖樹到墨西哥草樹。此外,為了滿足插花客戶的需求,他也會全日本跑透透尋找植物。

想購買植物,其實只要到網上按一按滑鼠鍵即可,這種方式既省時也省錢,但西畠寧可為了每個設計案,四處蒐羅,「每個植物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地點都有歷史、每個設計案都有理念,透過旅行,我自己也才明白我該如何依據客戶和設計不同的需求提供正確的植物。」

不過,西畠也表示,進口植物的過程可不簡單:發現想要的素材後,必須先找到植物產地的地主,接著溝通,對方同意後,才能移植;此外,日本植物檢疫過程也很嚴苛。

合作案很吸睛

西畠的「天空植物園」代表一種新型的植物產業;公司坐落在東京,裡頭有三千多株稀有和地方植物,是他與團隊一手包辦;每年接案三十到四十件,許多案子都很有挑戰性。比方說,他曾於二○一二年在東京打造了一個大型的「櫻花」區,樹種來自日本四十七區的櫻花樹枝,從白雪靄靄的北海道到亞熱帶的沖繩。藉由調控溫度掌握花期,他讓所有櫻花區裡的不同樹種在三月同時綻放。

西畠接手的案子許多都頗有看頭,其中最受矚目的是「代代木村落」(Yoyogi Village),這是一個在東京市中心的商店複合區,偌大的空間裡有數間餐廳、甜點店、生活概念店等,強調「農場到餐桌」、綠化等想法。通常,日本開發商經營類似的計畫案,會雇用知名建築師或室內設計師,且為了吸引人潮,會盡可能招租更多的店家,但在這個案子裡,開發商卻冒險的將可用的商業空間規畫出大半讓西畠團隊設計成花園。結果,西畠在這個空間網羅了一百多種來自各國的植物,把這個商業空間變成東京的「綠洲」,成功吸引人潮,最後成了東京知名景點,也讓其他開發商仿效其理念,在日本其他地方如法炮製。

提升日園藝業

儘管有人仿效,但西畠所做的事在日本可是絕無僅有,讓他不免感到有如在汪洋中獨泳。他進口外國植物,有人擔心會危害當地生態,對此提出警告。西畠表示,日本有許多物種其實都源自海外,每年進口兩百噸的花卉植物比起日本整體進口量微不足道,因此不至於危害生態,「而且他從不把進口植物栽種在山上,因為那裡是許多原生物種會出現的地方」。

此外,由於投入園藝業,西畠才明白「這份工作報酬低,園藝業者在日本的社經地位是低的,但如果在英國,可就不同了」。他想改變這種景況,希望藉由自己的努力,提升世人對此行業的尊重。

由於整天「拈花惹草」,西畠覺得植物很有力量,超越了國籍及語言障礙。某種程度而言,他志在打破這個產業的諸多限制,讓世人對植物有更多的認識和了解,特別是那些感動他的獨特植物。事實上,他發現日本建築社群近年來與自然的關係大有改善,不僅工作上更顯彈性,也更關心大自然了。

寓教於樂
搜奇獵珍 喚醒環保意識


歷經多年身經百戰的職場訓練,包括爬樹、剪枝,以及與其他專業人士合作等,西畠現在只要看樹枝的形狀和形態,就可辨識出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

不過,西畠不只要懂植物,也要清楚建築師和客戶的需求。如此一來,才能一起找出合適的「活」素材,完成客戶心目中的願景。他認為這些活素材不僅止於裝飾,而是可以跟其他素材一起對話,變成一種訊息,讓走進空間的人感受到「空間是用來理解的,而非只是觀看。」

進口植物傳訊息

西畠從世界各地進口的植物,不乏很大棵的珍稀品種,此舉相較於鼓勵設計者擁抱和歌頌當地素材、文化和永續經營的作風,顯得違和,讓人不解他為何要大費周章,千里迢迢的將這些大塊頭有機物運至日本,並努力讓它們在不同的環境和空間中存活。

西畠的解釋是,當他選擇和進口一種植物,不只是把它帶進來,還想分享與其相關的訊息,包括生在哪裡、在自然棲息地所處的現實環境、如何支持這種植物的永續發展等。比方說,他所進口的美人樹(palo-borracho tree),其生長區就遭到大規模的森林砍伐;為了清出空間種大量的麥子,有數百萬的樹木被砍掉。得知此事,西畠內心很掙扎,一方面人們需要麥子作為糧食,但砍伐森林不該是唯一的解答;在尚未找到答案之前,卻眼見植物棲息地消失的戲碼每天在全球各地上演。

西畠認為,人類一生仰賴樹木和自然的地方甚多;包括紙張、衣物、家具等等生活所需,都是取之於樹木和植物。因此,他相信,把巨大的美人樹搬至日本,就能提供活生生的教材,讓人民思索植物的重要性,進而關心並想出兩全其美的方式,協助我們所賴以為生的自然界蓬勃發展。

豎立最大耶誕樹

植物除了滋養人類,顯現其重要性,本身亦有生生不息的精神象徵。二○一七年,西畠在神戶豎立了全球最大的耶誕樹。這棵耶誕樹是在日本土生土長的羅漢柏,這種樹可長至四十公尺高。他挑選了一棵高三十公尺、樹齡一百五十歲的羅漢柏,成功運至神戶栽種時,打破了五項金氏世界紀錄,包括超越紐約市洛克斐勒中心耶誕樹的巨大。

神戶耶誕樹吸引了一百四十萬遊客前來「朝聖」。除了熱鬧,這棵耶誕樹身負多重象徵意義,是西畠團隊想要傳達的。首先,當年是神戶港開港一百五十周年慶。再來是,神戶在日本以節日燈光照明享譽盛名。此外,神戶歷經一九九五年大地震,而今二十二年過去,仍持續展現極大的韌性。而日本過去幾年來經歷多次天災,如東北地方大地震和海嘯、熊本大地震等,備受大自然的考驗,讓西畠深感豎立起耶誕樹,可讓日本人重新看到希望,因為樹木本身有復甦和繁榮的象徵。「畢竟,日本崇敬大自然的神道教,常以豎立一棵大樹,作為最原始和神聖的儀式。」西畠想要參觀民眾感受到這種神聖。

植物時代已來臨

西畠希望自己多年來在園藝方面的努力,能挑起大眾對植物的興趣,進而關心環保問題。「我想我的工作就是收集和展示有趣的植物。如果有人因此感動而改變他們對植物的觀感,我相信這種事很有意義,也很重要。」

現在,西畠看見有愈來愈多的公司開始將園藝融入他們的設備設計裡,作為提升品牌形象和擴展他們在社群媒體存在性的方式。他預計未來十年都市綠化計畫的需求將持續成長。他也相信植物的時代已來臨,因為「數位化和自動化的時代,人們還真需要綠化,來平衡他們的生活啊」。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