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人物28 高橋理子 求新求變 把傳統變時尚

楊慧莉  |2020.10.10
903觀看次
字級

文╱楊慧莉

每個文化都有其傳統服飾,但隨著時裝設計不斷推陳出新,傳統服飾多半被束之高閣。不過,在日本,卻有人「舊瓶新裝」,把他們的傳統服飾「和服」變成一種時尚。而今,遇新冠疫情,百業蕭條,她更力挽狂瀾,改做口罩商品。她是和服設計師高橋理子……

生命軌跡
瓦匠之女  到名設計師


高橋理子(Takahashi Hiroko)出生於日本的手工藝之家,父親是瓦匠,母親和祖母擅長女紅。她在看了東京電視台製作的時尚節目後,決定成為服裝設計師。

愛上和服的原因

高橋先是就讀地方的技職高中,進修服裝和配件設計課程,以獲得在時裝公司的訓練機會,希望藉此提升自己的縫紉技術到商業等級。後來,她念東京藝術大學,主修染織,也首度接觸和服設計。

在獲得碩士學位後,高橋到大服裝公司當設計師,但製作大量成衣並不是她真正想做的,於是做了半年後便離職。她自忖,如果鑽研於和服,便可以讓她設計出不同的服飾,而與日本以外的設計師有所區隔。

高橋對和服的興趣始於東京藝術大學念染技時,覺得和服實用又不浪費布料,直線型的剪裁,剪出的布料尺寸適用於任何性別或身型,因而省去了處理多餘布料的問題。

除了省布料,和服在過去是日人平常的穿著時,父母常會將穿過的舊和服重新染過和剪裁,再給子孫們穿上。因此,和服兼具了環保永續和翻新的功能。這讓高橋決定賦予傳統和服「新意」,從此走上翻新日本傳統和服的道路。

創新和服重溝通

有別於傳統花色,高橋把當代時尚所熟悉的圖案用在日本和服上,希望所打造出的和服不僅是實用的藝術品,也很時尚。她以圈圈和直線的幾何圖案作為和服設計的基調:一來是每一綑用來製作和服的布料都是垂直性剪裁,直線圖案有利於剪裁;再來是,圈圈圖案一年四季隨處可見,也無性別或文化之分,換句話說,它是中性的。這兩種基礎圖案讓她設計出各種不同樣貌的和服,在有限中創造出無限,這成為她的眾多挑戰之一。

為了融合藝術與時尚、結合現代與傳統,高橋開設自己的和服公司,並創立品牌「HIROCOLEDGE」,只是一開始四處碰壁,習慣傳統花色的布料老師傅以她的幾何圖案設計不適合和服為由,婉拒生產她所要的布料。

高橋並不氣餒,為了與布料師傅好好溝通,她暫緩布料訂購,先了解他們過去的作品。她事後坦承,「缺少對和服傳統設計技藝的認識,創新和服的過程勢必難以一路平坦。」

由於對傳統技藝待之以誠,高橋的態度打動了製作和服的工藝師傅,讓他們願意從了解她設計背後的理念,到進而嘗試新的工法,協助她落實新穎的設計,製作出一件件精緻卻不失現代感的和服。

和服設計藏新意

歷經多年的努力,高橋的和服品牌目前已享譽全球,遠近馳名。英國專門展出重要設計和藝術作品的「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V&A)今年初首次推出和服主題展,高橋的品牌和服是其中的亮點。除了和服,她也與其他領域的工藝師傅合作,產品擴及「浴衣」、「方巾」、「瓷器」等。

高橋目前的工作室改造自一個老舊的工業倉庫,座落在東京墨田區的一條後街。包括墨田區在內的東京東區,以許多紡織和印染類的小型工廠和工作坊見稱,她念東京藝術大學時就對這一帶很熟悉,因此決定以墨田區為創業基地。由於墨田區也是日本相撲選手訓練的大本營,二○一八年起,高橋受委託設計相撲選手的浴衣。

除了設計新潮,和服上的圖案打破性別之分,高橋穿著和服時,還刻意分開兩腿而站,此架勢打破了日本婦女穿著和服時內八字小碎步行走的刻板印象,因為她深感「穿和服應該要更無拘無束才是」。

現代感的設計讓高橋看似背離傳統,但她卻聲稱自己的成功要歸因於遵循傳統和聆聽傳統工藝師傅的話。對她而言,保留傳統與質疑、更新既定的觀念一樣重要。

守護傳統
發揮創意 堅持到底


擁有全球知名品牌的高橋,現在是受人敬佩的染印藝術家兼和服設計師。不過,她的成功是時間淬釀的結果。一開始,她吃了很多閉門羹,傳統染印師傅討厭她的設計,拒絕跟她合作,或是在她檢視進度時掛掉她的電話,讓她不免感嘆,「年輕女子要在日本討生活大不易。」

靠著堅持,高橋終於可以拿下每月一百到兩百件的浴衣訂單,這個數字對銷售量已大不如前的和服產業來說,已算成功的了。

新冠一來皆停擺

今年,高橋原本可大展鴻圖。除了在「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的展出,還和一間新開幕的豪華飯店簽約,設計日本東京奧運主題的客房浴衣。

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今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許多活動都停擺,各行各業難以正常運作,包括高橋的和服公司。日本百貨公司關門數周,原本該風光上場的奧運順延至明年,豪華飯店因而延後開幕,穿著浴衣的夏季節慶和煙火表演也在日本全面取消。

為了對抗不景氣,守住公司,高橋把囤積的布料拿來改做口罩販售。她製作的口罩一開始是送給朋友,朋友很開心,自此接獲許多希望她製作口罩販賣的請求,口罩副業於是開啟。

口罩比起和服更受歡迎,高橋個人的解讀是,「我的設計感比較強烈,有些人會抗拒把這種設計全部穿上身,但卻很愛把它當口罩戴。」

產業鏈環環相扣

不過,每個單價約三百九十元台幣的口罩,比起單價約一萬六千七百元台幣的浴衣,或是約八十六萬元台幣的和服,都天差地遠,這讓目前靠教學和製作口罩維持公司營運的高橋,頂多只能勉強彌補不足,收入可說是大幅銳減了。

「今年,我沒有新的創舉,沒有新的設計,也沒染出新的顏色。」高橋說。

事實上,不只高橋的公司,新冠病毒已重創日本和服產業鏈,和服製作過程中各個階段的老師傅都覺得前景堪慮。

承接家族產業的第三代和服裁縫師古谷一澄(Kazumi Furuoya)表示,「我們是裁縫師,和服製作過程中,要先經染印師傅等專業人士的巧手後,才會送到我們這裡剪裁製作;換句話說,環環相扣,大家都待命著,而今新冠病毒一來,進來的活兒不夠多,讓大夥兒決定歇業。」他父親那個時代,生意興隆,訂單源源不絕。

有調查顯示,除非需求增加,否則年底前會有百分之四十的工藝師傅失業。「如果做布料的師傅垮掉了,就沒布料可染,染印師傅做不下去,我們就做不出和服了。只要有一個環節垮掉,大家也會跟進。」高橋說。

改造舊物樂趣多

不過,就算是和服的需求回來了,新冠的負面影響仍會持續,因為少了訂單就代表新的裁縫師將因練習不足而有礙技藝傳承。

為此,高橋不免憂心,「和服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只要有一個工藝師傅還在,我就想與之合作,因為一旦這種技藝消失,就很難再找回來了。我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力量,但如果我能略盡棉薄之力,也是好的。」

事實上,高橋在技藝傳承上已貢獻良多;除了原本的和服教學,今年四月她到武藏野美術大學的工業、室內和工藝設計系擔任客座教授,將投入更多的心力於栽培年輕設計師。

未來,不管高橋的和服事業能否持續,從她翻新傳統和服到靈機一動,改生產具時尚感的口罩以度過危機,都在在顯現她的靈活與創意。而她不只想創新和服和口罩,也想翻新我們現下對物品的看法,那就是即便身邊不斷有新東西冒出來,我們仍能持續改造和珍愛舊物,並從中找到樂趣。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