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 海南島 美麗資源轉化為經濟

文/記者王暉余、羅江 |2020.08.08
571觀看次
字級
海南省樂東黎族自治縣佛羅鎮丹村。圖/新華社
工作人員在施茶村火山石斛園門前工作。圖/新華社
以黎族「船型屋」為原型新改造的村民住房。圖/新華社
以黎族「船型屋」為原型新改造的村民住房。圖╲新華社
海南省東方市的黎族人在織黎錦。圖╲新華社
博鰲鎮因博鰲亞洲論壇而聞名。圖╲新華社
茶農在茶葉專業 合作社的有機 茶園採茶。圖╲新華社
遊客來到施茶村遊玩。圖╲新華社

文/記者王暉余、羅江

椰林掩映,黎風苗韻;青山落暉,漁歌唱晚……漫步在海南島山間海邊的一個個村莊,猶如身處一幅幅動人的畫卷。

以前住「船型屋」,如今還是住「船型屋」,差別卻是一個地下、一個天上。

走進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什進村,四十八棟參照黎族傳統「船型屋」設計的小樓錯落有致,質樸自然的黃牆褐窗上,「甘工鳥」圖騰等黎族傳統文化符號平添鄉情鄉韻。

站在鮮花盛開的自家小院裡,村民黃紅英特別感慨。「檳榔木床石頭灶,一根藤上掛衣裳。」十多年前從湖南遠嫁至海南島,來自農村的她,也沒見過如此貧困的景象。

「怕家裡人擔心,嫁過來好久都沒告訴他們這裡的情況。住進一百二十平方米的兩層小樓後,終於有了底氣把娘家人接過來看看。」黃紅英靦腆地笑著說。

千村競秀各美其美

近年來,什進村整村推進改造,村民從船型茅草房「跨進」船型小樓房,徹底告別「房破路窄、做飯燒柴、吃水靠抬、垃圾亂擺」的苦澀生活。因優美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黎族民俗文化,什進村也成為遠近聞名的美麗鄉村。

百花爭豔百般姿,村村寨寨不同景。除了少數整村推進的村莊,海南因地制宜,聚焦農民生產生活痛點「開藥方」。小尺度、融自然、留鄉愁,一抹抹「點睛之筆」催化鄉村之美。

走進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塹對村,三面環山,一面臨水,田園牧歌如同世外桃源般。村委會副主任胡開君說,以前,這些「山水」卻讓村民吃盡苦頭。

汛期來臨時,村裡外出唯一的石板橋被淹,上學的娃娃、幹活的後生望河興嘆。有產婦臨盆乘船渡河,沒撐到對岸就生了。隨著一百九十五公尺的大橋貫通,鄉村公路、生產便道鋪就,「一橋兩路」讓村民出入無虞。

出門水泥路,抬腿上客車。目前海南具備條件的二萬零二百七十八個自然村全部通硬化路(指水泥路、柏油路或石板路),二千五百六十個建制村全部通客車。

農村建房不高過椰子樹、門前三包……如今這些已寫進村規民約。從求溫飽到環保,走進小康的老鄉自覺呵護海南生態底色。

可回收垃圾放在家等待統一回收;不可回收垃圾投放垃圾桶集中轉運;有害垃圾送到村文化室的固定回收點,率先實現鄉村垃圾分類。

前些年,看到村裡垃圾遍地、汙水橫流,外出創業的湖淡村村民雲天龍心急如焚。經過與村委出謀畫策、籌措資金、實施垃圾分類。短短三四年,湖淡村擺脫垃圾圍村的困境。

截至二○一九年,海南完成八百一十六個美麗鄉村示範村,今年將完成建設一千個。海南省農業農村廳副廳長趙英傑說:「美麗鄉村建設範圍、惠及面持續擴大,標準也將不斷提升。」

美麗變現業強民富

石頭房、石頭牆、石頭鋪的街和巷……地處火山熔岩地區的海口市施茶村缺水、缺土,以前村民從石頭縫裡摳出巴掌大的土地種毛薯、地瓜維持生計。整整「折騰」二十年,當地村支書洪義乾先後帶領村民養鴿子、種蘑菇,最終卻都「水土不服」。

二○一五年,洪義乾考察發現種在石頭上的金釵石斛效益頗高,適合遍地火山岩的施茶村。村民土地入股,龍頭企業出資金、種苗、技術,如今村裡石斛產業年產值超過民幣八百萬元,帶動上百名村民就業。

「從種植、深加工到旅遊觀光『接二連三』,我們走出一條人無我有的『點石成金』路。」洪義乾說,施茶村下轄八個自然村分別發展起火山玫瑰、富硒黑豆等特色產業,「一村一品,家家分紅」不再是夢。

白沙和瓊中均地處海南中部生態核心區,因山高路遠、貧窮落後曾無奈地被稱為「一瓊二白」(意指一窮二白)。

從早到晚騎車沿街叫賣,白沙黎族自治縣元門村村民符瓊英以前常為「燙手」毛薯發愁。白沙推廣標準化種植結合電商帶動,粉糯甘甜的「元門毛薯」名聲漸響,客戶拓展到省城乃至島外,價格翻了一番。從幾戶零散種植到全村種植二百多畝、畝產值三四千元,「土疙瘩」成就了這個貧困村的脫貧大產業。

近些年,白沙打造全域農業公用品牌「白沙良食」,瓊中推出「瓊中畜牧」品牌,特色優質農產品暢銷大陸。「我們這養的山雞供應保障過南極科考船『雪龍號』,南極科考隊隊員都吃過哩!」瓊中黎母山鎮黨委書記吳祝江自豪地說。

宜農則農、宜遊則遊,美麗資源不斷轉化為美麗經濟。「過去村裡賣幾個椰子都難,現在村裡有的小賣部一年能賣掉上萬個椰子。」談起村莊之變,三亞市博後村村民、民宿老闆譚中仙感慨萬千。

幾年前,這個落後黎村的狀態是「樓上住人、樓下養豬」,或是「村裡姑娘遠嫁外地」。二○一七年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後,以其緊鄰亞龍灣的區位優勢,村民紛紛通過自建自營或引入社會資本合作,開起民宿,迎進遊客。今年「五一」假期,博後村全村三十四家民宿、一千多間客房,平均入住率近百分之九十,遠高於同期周邊星級酒店群。如今村民人均年收入達人民幣二點四五萬元。

二○一九年,海南省休閒農業接待遊客一千五百八十三點三八萬人次,營業收入達人民幣三十點八億元;帶動農戶五點七萬戶,同比增長百分之二十點六。

書香驅散毒魔 故鄉有看得見的未來

素有「一方水土三代功名」美譽,海南歷史上科舉考試功名最高者探花郎張岳崧,故里定安縣高林村古風濃郁。百分之九十的民居是保存完好的清代建築,七縱三橫的巷道脈絡清晰,村民笑稱:「就算探花郎回村,還能沿著石板路找到自己家。」

村莊的歷史文化凝結成鄉愁,代代傳承的生活方式與人文肌理在美麗鄉村得以延續。

走進中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東方市報白村,民宅牆面繪著雙鹿起舞圖、農耕圖等民族風情畫,婦女席地而坐編織黎錦。二○一九年九月,五十五歲的村民符林早走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大樓,展示具有三千年歷史的黎錦織造技藝。

黎族苗族歌舞隊、黎錦傳習所、苗繡工作室等在黎村苗寨落地生根,非物質文化遺產「活起來」,美麗鄉村更有「精氣神」。

僅以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為例,目前海南掌握這項技藝的人數約一萬三千人,是二○○九年的十三倍;五十多所學校開設黎錦技藝課程,先後有近萬名學生參與學習。

返樸還淳、再立新風,共同守護美麗家園。在樂東黎族自治縣,丹村的嬗變濃縮著一部文明鄉風演變史。「通過負面教訓讓村民反思,懂得村衰的原因,以免重蹈覆轍……」《丹村志》記述的一段歷史警醒後人。

本世紀初,丹村吸毒人員一度達七十多人。二○一○年起,外出鄉賢和村民捐款成立教育基金會,鼓勵村裡娃讀書考學,編纂族譜、家訓。教育興村、文化興村席捲丹村,「書香」驅散「毒魔」,丹村蛻變成「全國文明村鎮」、「中國美麗鄉村」。

近鄉不再情怯,回得去的故鄉有著看得見的未來。

今年五月起,澄邁縣慧牛品牌創始人蔡於旭有了新的身分:才存鄉村振興學院院長。返鄉創業大學生一起在村裡開課,為農民、創業者授業解惑,培養鄉村振興新農人。

「一個人能力有限,建設美麗鄉村需要更多有鄉愁、有抱負的年輕人扎根農村。」蔡於旭說。

近年來,澄邁縣先後吸引二千九百多名大學生返鄉創業,拉動創業資金近人民幣二億元,帶動就業近五千人。

留住鄉愁,留住人才。人們相信,在新的歷史征程中,海南省的美麗鄉村必將更美、更靚麗。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