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 我愛我先生嗎?

文/林美安 |2020.07.03
551觀看次
字級

文/林美安

好友聚會,有人突然問我:「妳愛妳先生嗎?」我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應。

先生與我是媒妁之言結婚的。相親時,他是水力發電廠的黑手,身高比我稍高一些、長相尚可,薪水固定、家庭成員單純,兄姐都已各自成家;我呢?高職畢業、家境普通,任職於私人企業,個子不高、長相平平,還戴了副眼鏡。雙方父母都認為,我倆條件算匹配。

相親過後,我與先生仍然各忙各的,沒時間約會,談不上多熟悉。媒人婆卻熱心地當自家喜事般張羅,來我家走動,問主掌家裡大小事的外婆喜歡吃哪家的喜餅、要訂多少;約我去銀樓挑金飾,還悄悄在我耳邊說:「挑重一點的!」

我的宴客禮服是由二妹幫忙量身裁製,其餘繁文褥節的聘禮、回禮,都是「大人」的事,我只在訂婚那天修了指甲(生平唯一一次),請美容師在我臉上塗紅抹綠,讓我有點新嫁娘的模樣,美美地坐上高腳凳,將雙腳優雅地放在矮凳上。

先生為我戴上戒指時,外婆兩眼緊盯著,當戒指套進第一指節時,急急嚷著:「好了、好了!」讓先生原本就已有些顫抖的雙手,當場緊張地縮了回去。原來民間有個習俗,訂婚戒如果套到指根,新娘子這輩子會被夫家欺壓到底,外婆當然得護著我這個寶貝長孫女囉!

緊接著趕在農曆年前結婚,因為習俗說「娶個老婆好過年」。先生的家人住台中,我倆婚後還是住台北,租屋、油漆、粉刷,都由他的幾個同學幫忙,媽媽看過粉刷好的新房後,興奮地說:「白色的整面牆,還可以當成銀幕,很好、很好!」媽媽是影迷,敢情把我的新房當成了家庭電影院呢!

娘家為我訂製了陪嫁的床、五斗櫃與梳妝台,媽媽還特地到專賣店精挑細選鍋碗瓢盆,裝滿了竹製方籮筐,送到新房去。有了家的樣子,猶如告訴在娘家幾乎不下廚的我:洗手做湯羹就是妳未來的使命。

我的婚紗,是商請個子與我差不多的閨蜜代為試穿。我倆一般高,但閨蜜的身材是扁平型,我是圓筒型,穿起同一件衣服的樣子差太多了。每當孩子們翻看婚紗照時,都會刻意指著婚紗裙襬,誇張地大笑:「媽媽呀!哪有新娘子會把大紅色高跟鞋全露出來,真俗!」

婚禮在百忙之中辦完了,年關逼近,排不出婚假,我們又各自回到工作崗位。新婚夫妻的生活才剛開始,大不同的生活習慣便一一暴露。

我喜歡開窗睡覺,先生會偷偷把窗關上,我抗議空氣不流通,後來達成協議:窗子關一半。先生喜歡亂擠牙膏,最後變成歪七扭八的鐵管就丟掉;而我堅持牙膏要從最尾端擠,慢慢捲著用,最後再剪成兩半,用牙刷沾取殘餘的牙膏,還可用上好幾天。商量過後,我們決定各用各的,只不過不知從哪天開始,先生也用起了我的牙膏。

新婚個把月後,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常問自己:能夠與一個陌生人這樣過一輩子嗎?這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在兩個孩子陸續出生後,漸漸消失得無影無蹤。從未將愛說出口的兩人,五十年朝夕相處,男主外、女主內,同心協力經營一個家,一晃眼,就跨過了古稀。

我愛我先生嗎?我真的不清楚,只知道要相互疼惜、鼓舞,在相處的時時刻刻。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s://www.facebook.com/TWLA2010)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