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慢性疼痛而陷入孤立時 該怎麼辦?

文/莎拉.安妮.夏可莉(疼痛專家) |2020.05.30
391觀看次
字級

文/莎拉.安妮.夏可莉(疼痛專家)

身陷疼痛宛如活在一個迥異的世界裡。有個敏感的泡泡包圍著你,別人無法完全看到和理解這個泡泡的存在。疼痛的感覺出現在體內,但似乎也盤據了你周遭的空氣,彷彿超敏感的神經突觸會從你身體延伸出來個幾十公分,使你周遭的空間感覺起來也猶如你疼痛世界的一部分。

疼痛後遺症

你身陷劇烈疼痛時,別人要是太靠近你,有可能都還沒觸碰到你,就已經使你體內的警鈴大作。這可能使你更覺得自己因為這個疼痛場域,而和別人及世界切割了,而且某方面來說,切割也成了一種必須。

此外,你有可能在生理上縮起自己、保護自己,免得別人一不留神戳到你或撞到你。你也可能在情緒上縮起自己,基於選擇或必要而對別人退避三舍。

假如你行動能力受到限制,或你的病情以其他方式使你虛弱無力,你可能會感到更孤立了。由於無法實質參與,你可能覺得自己和世界、人生及其他人非常脫節。你仍活著且仍身在人世間,卻不覺得自己是人世間活躍的一分子。這種與別人和與世界的疏離感,有可能令人感到非常寂寞。

身陷疼痛時,你也比平常更疲倦和昏沉。額外的「恍神」和霧濛濛的感覺,讓你覺得自己好像老是處在一種類似時差的狀態。社交活動有可能別具挑戰性,因為撥出心力來與人交談和表現得很正常,往往就令你筋疲力竭。

你的病情之所以限制了人際互動,不論是因為你臥病在床或因其他理由而行動不便,或是你能夠行動自如卻疼痛纏身,你都會感到能力上有所受限,而無法再像平常一樣,充分享受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光。你的話變少了、往往提前離場、更常退縮,或幾乎足不出戶了,就算你有能力出門也一樣。不論是哪種情形,疼痛比任何其他同伴更常與你作伴,而你和其他人正常且無憂無慮的互動,似乎只能成為一種追憶了。

孤立五解方

方法⒈ 別切割你自己

你可能覺得,面對劇烈疼痛所強加在你身上的局限,最佳的對治辦法,就是乾脆不再與人社交,但長期下來,這恐怕不是個健康的選項。如果出門會令你筋疲力竭或加重疼痛,當然有必要限制外出的次數。你必須成為監控你自己體力和疼痛程度方面的專家,免得自己活動過量。

顯然,有些活動將會超出你的能力範圍。比方說,參加晚餐聚會時,可以事先告知大家,你將不會待到最後,或者你會比較晚到,吃幾口甜點就好。

請選擇不會令你自己虛脫的社交活動。留意自己尚有多少體力,注意哪些事情會使你疼痛程度上升,然後審慎選擇。對於太緊湊、太冗長、太喧鬧,或以任何形式超乎你負荷的活動,則學會說不。事先讓親朋好友知道,萬一你不得不臨時取消或延後活動,這並不是針對他們,請他們別放在心上。

以下是一些簡單的建議,讓你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也能同時留意你的疼痛程度:

請朋友開車送你去想去的地方,然後事先告知他們,你會停留多久時間還不確定,請他們保持彈性。假如他們很了解你的情形,還可能幫忙監控你的體力程度。請趁身體虛脫前離開,別等到虛脫後才走。

找些不會造成你身體負擔的社交活動,並讓別人來替你服務。比方說,可以在你家規畫一個電影之夜,食物和電影都請朋友們安排,收拾善後也交給他們。

把音量放低,走訪安靜的地點。請選擇一位能夠體諒你的局限並願意在你一喊停就立刻離開的朋友一同前往。這類地點包括書店、博物館、藝廊,和安靜的咖啡店。

如果你體力還允許,不妨組個團體,讓同為慢性疼痛所苦的人加入,並在附近的咖啡店舉辦一小時的聚會,單純聊聊天和一起喝杯茶或咖啡;或上網搜尋,看看你家附近是否已經有類似的團體。

看看你家附近是否有書店或咖啡店在舉行講座或音樂活動,內容有趣但不至於像喧鬧的大型活動那麼令你感到吃力。

簡單來說,與其因為無法做到以前能做的事而待在家裡,不如依你的生理需求調整你的外出方式,並邀請一、兩位能體諒的朋友和你一起去。

方法⒉ 規畫固定的探訪

假如你無法出門,或出門太過吃力,不妨打電話或寫電子郵件請朋友來家裡探訪你,或請家人替你聯絡你通訊錄裡的好朋友。挑選一些你通常最有活力的時段,規畫固定的時間讓朋友來短暫探訪。

能像這樣有一個具體協助和與你保持聯絡的方式,你朋友通常會覺得很不錯。可以事先告知他們,你能負荷的時段是多長、你能參與什麼樣的活動,或你只想聊聊天就好。能夠和朋友一起從事的簡單活動,也許可以是朗讀你最愛作家的小說段落、一起玩拼圖或猜字謎遊戲、玩紙牌、討論工作上或社區裡的一些活動、在家裡一起下廚用餐、看一部電影、在社群媒體上發布近況,或聽音樂等。

如果朋友們問起「既然都來你家了,有沒有什麼能幫忙的」,一定要說「有!」請事先列出一系列小事情,供他們挑選。這些小事情可以是快速打掃(擦一擦廚房流理台、撢灰塵,或用吸塵器清掃某個房間)、調理一頓簡餐、幫忙買些菜或洗衣服、領取處方藥、幫忙你閱讀和填寫表格、替你回覆電子郵件或打電話,或上網查有關你病情的資訊。體力更好的朋友還可以幫你刷浴缸、拖地,或者煮好餐冷凍起來以備日後食用。

方法⒊ 嘗試不同社交管道

倘若你尚無力長時間交談,或無法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會好轉到能接待訪客,仍有一些其他方法能和朋友互動,以及讓你覺得自己是生活中的一分子。

假如你有辦法使用電腦,請善用社群媒體─譬如臉書、推特、Instagram,或Pinterest ─來幫助你增加和世界接軌的感覺。你能看到別人都在流行些什麼;可以挑選任何一種互動方式,只要記得讓互動保持簡短就好。

用Skype、LINE,或Google Hangouts 等通訊程式和朋友們聊天,也是一種連結的好方法;這樣比只講電話更有臨場感,畢竟你們還能看到彼此。還有非常多其他線上互動的方式,譬如加入某個討論你最愛主題的聊天群組或部落格、加入某個成員正面對和你相同或類似病情的線上團體,或報名一堂能和其他學員即時聊天的簡單線上課程。

方法⒋ 善用大自然的撫慰

到戶外樹林間或水邊待些時間,對於重拾和萬物有所連結的感覺很有幫助。我盡量每天都到戶外待至少三十分鐘,有時散步,有時坐在樹旁。我會聆聽微風的聲音、鳥叫聲、樹木的嘎吱聲、小動物的窸窸窣窣聲、我自己的呼吸聲。我發現這樣具有很好的安定作用,也提醒著我,我還活著,且不論我身體感覺如何,我周遭仍充滿著各式各樣的生機。如果有機會和體力時,我會找一位不介意散步時很緩慢且距離很短的朋友碰面。

方法⒌ 練習散發正面能量

由於疼痛纏身,我態度不如以往來得友善,也更常深鎖眉頭。感覺疼痛在我周遭形成了它自己的一股氛圍,形同阻擋外界的一面擋箭牌。

我實際和別人互動時,感覺總像要先穿過這股疼痛,且似乎隔著這疼痛所形成的距離。但後來我決定,就算我無法終止我所處的生理不適狀態,我也並不見得要完全不和別人互動。儘管身陷疼痛,我還是可以參與我的生活。我開始在咖啡店或雜貨店排隊結帳時,主動和別人,譬如收銀員或鄰居,稍微聊上一、兩句。這種交談勢必很簡短,但我總是盡我所能真誠地與人交談。我發現多微笑讓我感覺更好了,也讓我身邊的人感覺更好了。

我和我兒子在一起時,我不再去察覺我身體的疼痛有多麼劇烈、有哪些事我做不來,和我有多疲倦,而是盡量把注意力放在兒子身上。我把注意力用來全心全意陪伴他。我更常開懷大笑了。我和別人互動時,盡量全心活在那個當下,這麼一來,我對我身邊的人能夠更專注,就算時間很短暫也沒關係。

透過這樣的練習,我發現我還是能對別人發揮正面影響,就算我自己感覺糟到不行時也一樣。這樣做是一大挑戰,因為疼痛本身的關係,也因為疼痛會造成一種距離感,彷彿在穿越一團濃霧,但這樣做確實有幫助。這些事情可以轉移我寂寞和孤立的感受。我發現即使尚未痊癒或尚未徹底擺脫疼痛,我仍能參與我四周正在上演的生活。

(摘自《學會和疼痛共處,你可以變得更強大》,奇点出版)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