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護鳥人】 任建國 義務照顧水鳥24年

文/記者段續、金津秀、張楠 |2020.04.26
691觀看次
字級
任建國餵養長白島邊的幾隻野鴨和家雁。圖/新華社
任建國將玉米投放到松花江邊。圖/新華社
任建國(左)介紹護鳥常識。圖/新華社
吉林市吉化六小的學生們與任建國(右二)合影留念。圖/新華社
任建國在吉林市長白島溼地公園觀察候鳥活動情況。圖/新華社
水禽振翅飛翔。圖/新華社
一群赤麻鴨在上空盤旋後降落。圖/新華社
一群赤麻鴨在長白島淺灘上嬉戲。圖/新華社
兩隻野鴨在長白島上空飛翔。圖/新華社
蒼鷺在長白島移動鳥巢上棲息。圖/新華社

文/記者段續、金津秀、張楠



年逾花甲的任建國在中國大陸松花江邊義務照顧水鳥24年,水鳥從幾十隻發展到幾千隻,長白島也從一個小沙洲,變成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溼地公園。提起護鳥的經歷,他說:「一輩子就做了這麼一件小事,不起眼兒,不起眼兒。」

冬去春來,進入四月中旬,在吉林省吉林市長白島溼地公園越冬的三千多隻水鳥,已經陸續飛往俄羅斯西伯利亞等地,只剩下十幾隻綠頭鴨,留在公園築巢繁殖。

守在松花江邊陪著牠們的,是一位不起眼的老人,他衣著樸素,身材結實,只要有傷害、打擾水鳥的行為,就會上前制止。

他就是「江城護鳥人」任建國,年逾花甲的他在松花江邊義務照顧水鳥二十四年,水鳥從幾十隻發展到幾千隻,長白島也從一個小沙洲,變成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溼地公園。「一輩子就做了這麼一件小事,不起眼兒,不起眼兒。」提起護鳥的經歷,任建國難為情地說:「長白島就是我的家,水鳥,就是我的家人。」

只為鳥兒有個家

「喂!」一聲喝令,情急之下,任建國丟掉手中的枴杖就躥了出去,扭傷的腳還未痊癒,卻跑得比誰都快,一步一個趔趄衝到江邊,及時制止了前來捕魚的市民。

這樣的場景,常常在長白島上演。這些年,被勸走的群眾,有釣魚的、抽鞭的、放風箏的,而勸人主角從來都是同一個——「江城護鳥人」任建國。

從黑髮壯年到兩鬢微白,任建國堅守在這裡,只為給水鳥一個安穩的「家」,一守就是二十四年。

一九九六年,三十八歲的任建國下崗了,在長白島附近以擺渡謀生。流經吉林市的松花江終年不凍,長白島是難得的一塊江心洲,引來成群野鳥棲息覓食,也成為吉林市重要的越冬水禽棲息地。

「有生機的地方,也有傷害。」任建國回憶說,當時,有不少人到江上、岸邊捕殺野鴨,抓到後直接把脖子扭斷,拿去賣掉,連鳥蛋都不放過。任建國心痛,「我看不過去」。開始是勸說阻止,到後來,他索性放下生意,一心護鳥。

起初,不少人質疑、譏諷任建國:「不就是賺個噱頭引關注」、「把鳥當成自己家的了」、「整成旅遊景點好賣錢唄」。儘管非議如潮,但護鳥心切的任建國初心不改。為更好地照顧水鳥,他搬進江邊一處鐵皮小屋,把這裡改建成鳥類救助站,還自掏腰包購買鳥食、裝備等,救治受傷的禽類。

每年十月到隔年三、四月,是水鳥取食困難的時候。每到這時,任建國每天凌晨三點半起床,把備好的鳥糧扛到各淺灘投食點,忙個不停。直到天邊泛起魚肚白,晨曦拂江,一聲聲清脆響亮的啼叫劃破清晨的寧靜。

「赤麻鴨、綠頭鴨、斑嘴鴨、鵲鴨、普通秋沙鴨……」指著江面上的鳥群,任建國如數家珍。鼎盛時期,這裡的水鳥一度達到近八千隻,其中不乏丹頂鶴、蒼鷺、白尾海雕等珍貴物種。

從一個人到一群人

一個人,一間鐵皮小屋,任建國成了松花江邊的「活地標」。長白島的具體位置,當地人很少能叫得準,但問起任建國的住處,他們很熟悉。「江城護鳥人嘛,吉林人都知道」。

在江邊散步,觀長白島水鳥是必選路線,在環保部門的幫助下,岸邊設置了供遊人免費使用的望遠鏡,人們能清晰觀察水鳥的姿態。

「沒有任建國,就沒有吉林市的一大美景。」吉林市民趙榮華說。聽過任建國的事跡,遊人們都會豎起大拇指:普通人堅持做不普通的事,令人佩服。

隨著護鳥事跡廣為流傳,任建國成了吉林市環保明星。為了支持任建國的環保事業,政府蓋起一座外觀形似岩石的小屋,和江景融合在一起,相映成趣。

愈來愈多的市民、團體加入任建國的行列,一起護鳥。有人捐助鳥食,有人幫著打掃衛生。一個護鳥人,變成一群愛鳥人、護鳥人。

任建國也「與時俱進」,不斷學習水鳥習性,做起了講解員,製作水鳥科普展板,宣傳生態環保知識。只要有人詢問,他就會不厭其煩地介紹。鳥類分布、種群特徵、遷徙路線……「我喜歡講,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歡上這些精靈」。

如今,長白島成了許多中小學校和企事業單位的環保教育基地,政府在長白島持續推進溼地的水生態修復工程,環境變得愈來愈好。

當然,任建國也不是沒有愁事,每年臨近夏季他就擔驚受怕:如果洪峰來臨,江水上漲,鳥糧、用具都會被衝走。但他依然樂觀:「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政府、群眾都在幫我,人心齊,泰山移。」

鳥叔唯願做幸福護鳥人

守在江邊,任建國經常被問起是否孤單。可他總是回答:「鳥兒有記憶,通人氣,能做伴兒。」

任建國回憶,剛開始護鳥的那幾年,曾習慣穿一件黃色的夾克,後因年久破舊,就換了一件。從前餵食,水鳥們都會一擁而上,換了衣服後,卻都不敢上前,穿回原來的夾克才肯靠近。「衣服一換,鳥不認得我了。那麼破舊的衣裳,害得我硬生生多穿了好幾年。」任建國邊說邊笑。

在這位「鳥叔」看來,鳥通人性,懂得感恩。曾有市民把一隻受傷的雕鴞送來救治,任建國悉心照料,直到痊癒後放歸大自然。

沒想到,放生後的雕鴞,飛回來好幾次。一天早上,任建國一開門,這隻雕鴞站在門口台階上,定定地看著他,像是在用眼神交流。到江邊散步,牠就跟上來,時而掠過頭頂,時而落在前方。「牠捨不得我,想多陪我溜達溜達。」任建國說。

有的野鳥還很調皮。任建國還搭救過一窩喜鵲崽兒,市民送來時,雛鳥還沒有長毛,等到羽翼漸漸豐滿,小傢伙們就開始「欺負」人了。「我頭髮本來就不多,牠們就商量好了似的,落在我肩膀上,專挑同一處頭髮『下嘴』,一根又一根,都給我叨禿了。」提起這趣事,任建國哈哈大笑。

嘴上「埋怨」,心裡卻比誰都惦記。這麼多年,被遺棄的、受傷的、掉隊的,到底照顧過多少野鳥,任建國自己也數不過來。放飛了一隻又一隻,心裡總覺得空蕩蕩的,嘰嘰咕咕的聲音彷彿依然在耳邊。「有千萬個捨不得也得捨得,本就該野生野長的,不放生咋行?」任建國說。

這些年來,任建國獲獎無數,「國際愛護動物行動特別獎」、「吉林省生態建設先進個人」、「感動江城十大人物」……相比這些嘉獎,任建國還是更喜歡人們叫他「江城護鳥人」。他覺得,這個叫法好聽,護鳥人,人護鳥。

「我就想這樣一直守下去,做個幸福的護鳥人。」任建國說。

新華社港台部供稿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