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 119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32 來台弘法五十周年歷程 之二 4-2 「來台弘法五十周年」中視專訪

星雲大師 |2020.03.26
359觀看次
字級
大師認為教育是讓人擴大心胸,去接受、包容萬有一切;教育是向真、向善、向美的;所以,教育應該隨著環境、隨著因緣,而做各種不同的教化。圖為佛光山叢林學院學生於禪堂行香。 圖/佛光山叢林學院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32

來台弘法五十周年歷程 之二  4-2

「來台弘法五十周年」中視專訪
時間:2003年8月8日
地點:台北三峽佛光山金光明寺

提問九:剛才您所提到的服從、慈悲這些道德,在教育裡是基本推崇的道德品行,但在現代的佛學教育裡面,是不是必須做一些調整和創新?

大師:教育要不斷地隨著時代進步,教育要不斷地隨著人的根性進步,教育不能墨守成規,你一定要拿幾千年前茹毛飲血的階段來教育、來要求,這就不是教育了。教育是改善人的生活,是昇華人的品德;教育是讓人擴大心胸,去接受、包容萬有一切;教育是向真、向善、向美的;所以,教育應該隨著環境、隨著因緣,而做各種不同的教化。

提問十:向大師請教一個小問題,您當初落髮時,必須燒香疤,是不是真的在燒香疤之後,讓您的記憶退步?

大師:這是我曾在書中寫過的一段往事。我是在十五歲受三壇具足戒,那是一個出家人重大的過程。可是我的老師,他因為看我年紀很小,不知道未來在佛門待得住待不住,他就交代,要替我把香疤燒大一點,表示這一個出家人的記號,看得很清楚真實,做定了一個出家人。
那位老師替我燒香疤的時候,香珠原本是應該讓它慢慢自然熄滅的,但他不是,他用嘴「呼」一吹,火就膨脹,十二個戒疤就變成一個,頭蓋骨凹下去了。所以,我有十幾年的時間,剃頭都不好剃,我是到了二十六、七歲後,它才又慢慢長起來。
那一燒以後,本來就不是很聰明,勉強跟得上大家,這一來更加沒有記憶力了。就想到這個人生好像沒有希望了,我這麼樣讀書,這麼樣努力,但我沒有記憶力啊!後來,老師甚至罵我、打我,他在罵我、打我的時候,責怪我說:「你應該拜拜觀世音菩薩求智慧啊!」我一聽,也不覺得被打難為情,忽然感覺到無限的光明,啊!拜觀世音菩薩可以有智慧。毫無二念地,我就拜觀音菩薩求智慧,幾個月後,真的慢慢恢復記憶力。如果當時老師叫我再繼續拜,可能會有更進步的成就。那時候還是小孩子,「哎喲,我聰明了,我現在有記憶力了!」接下來也就不再去拜觀世音菩薩了。所以,很慚愧,後來成就還是有限的。

提問十一:您在書中提到,您在年少的時候,非常崇拜、景仰唐代玄奘大師,您是非常崇拜他哪一方面的品行或想法?

大師:歷史上的人物我崇拜的很多,玄奘大師是其一。他是第一個在外國揚眉吐氣的中國人,曾經有十八個國王在他的座前聽他講經說法;他是第一個把中國的老子《道德經》翻譯到印度去的人,不只是把印度的佛經帶到中國來翻譯,可以說是中印文化交流的先驅。他寫了一本《大唐西域記》,現在至少有七十個國家的文字翻譯流通,被視為地理的寶鑑;他冒險犯難,為了學習佛法,在八百里的流沙中行走,不畏喪失生命的危險。甚至他在沙漠裡把水不小心打翻,在那樣的情況下,向前走是必死無疑的了,因為沙漠裡沒有水,但他「寧向西方一步死,不回東土一步生」,像這種冒險犯難的志願,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光榮。
我覺得玄奘大師是中國青年人的模範,中國人的榮耀,不只是佛教的一個出家人而已。
提問十二:當初,大師也有機會到日本留學讀博士學位,後來為什麼打消這個念頭?

大師:我一生都沒有領過畢業證書。在民國四十五年(一九五六)的時候,日本的大正大學,因為我的一部《釋迦牟尼佛傳》申請免試讀博士,允許我入學。正當我準備去念博士,眼看著領畢業證書會有機會了,有一個信徒,在我覺得是一個很正派的人。有一天,他就跟我講:「師父!聽說你要到日本去讀博士,你現在已經是我們的師父了,幹嘛又去做學生?我們心中只要師父,並不要博士。」他的話讓我很感動。對了,我做和尚,我應該做師父,為什麼一定要嚮往博士做什麼?所以就打消了去日本念博士的念頭。因此我一生沒有領過畢業證書。不過,我的徒弟博士、碩士、大學畢業的很多。所以世間上,凡事成功不必在我,只要有志願,一代一代,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必定有後繼者。

提問十三:大師從大陸江蘇輾轉來到台灣,在基隆、宜蘭這些地方都待過,一直到創辦佛光山。當初好像在佛光山這塊土地的選擇上,本來應該是在高雄圓山飯店這個現址,後來反而選到了「麻竹園」,這中間又經過了什麼樣的輾轉?
大師:民國四十二年(一九五三),我就走上宜蘭弘法的生活。到了今天九十二年(二○○三),整整五十年以上,從一開始,很多信徒皈依佛教,很多青年、兒童來參加青年會、歌詠隊、弘法隊、兒童班、學生會等組織。慢慢地,他們的信心成長到了一個階段,不由得我同不同意,就把頭髮剃了,出家了。
我覺得這個問題嚴重,我既沒有寺院養你們,也沒有辦法給你們受教育,跟我出家做什麼?但是看起來,這個責任我不能推辭,我要辦一所佛教學院。只是土地難求,建棟房子也是很困難。那時候台灣經濟還很困難,高雄圓山飯店、正修工專,甚至左營的海軍官校,土地都被我看得貴起來了,一直漲價,今天去看過了,明天再去,它又漲價了。不得辦法,就想算了,轉而到現在的佛光山麻竹園。
這是一塊很不好的丘陵地,泥土都流失了,是一對越南華僑夫妻,他們為了辦學校不成,幾乎倒閉,而要走上自殺一途。我看了不忍心,橫豎我要買地,就幫他們的忙好了,於是就買下了這一塊地。當時連建房子的地方都找不到,真可謂「移山倒海」,除了把山丘土地填到凹溝以外,還從高屏溪買砂石填溝,至少幾萬卡車,才終於把凹地填平。(待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