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天上之花

文/陳銘磻 |2019.12.12
2000觀看次
字級
奈良東大寺圖/陳銘磻
彼岸花。圖/陳銘磻
奈良公園猿澤池圖/陳銘磻

文/陳銘磻

四十年前跟父親一起走訪東大寺,天曉得一下子他走了,我變老了;想起參道路肩神鹿陪走邊搶食,沿途遇到許多人,還有鹿,還是鹿,內心的光愈來愈明,不去想懷念的人、傷感的事,而是用那一絲光點亮心情……

從奈良旅行到明日香村尋索飛鳥史跡,在稻渕一帶的棚田見到大片彼岸花(上圖),彼岸花又稱「曼珠沙華」,佛語「白柔花朵」,亦稱「天上之花」;花語:相互思念,使人不禁讚嘆這感動人心的忘情花呀!

若草山麓,公園有鹿

孩子是蒼天送給人類的寶貝,因為他讓父母喜極而泣;鹿是天神賜予奈良的禮物,因為祂是神明使者,有鹿呦呦,請勿喧譁,眾神也不行。

奈良是八世紀平城京所在,也是神明故鄉,七九四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奈良成為南都,有「東方羅馬」之譽,日人稱其「絲綢之路的東方終點」。

旅遊書介紹的奈良,泛指草原遼闊、綠樹林立的奈良公園,含括興福寺、若草山、飛火野、東大寺、春日大社、奈良國立博物館等名景。

公園擁有千隻以上在草地自由行動的鹿,鹿群被指定為國寶,是奈良象徵;平時、假日湧進難以數計的遊客,往若草山、飛火野賞景,到東大寺、春日大社參拜。

公園入口猿澤池,建於七四九年,名列奈良八景之一。池子周邊柳蔭步道清涼,柳樹名「采女柳」;綠茵後方五重塔,倒影水面,相隔猿澤池、興福寺,互映成景(下圖)。

前往奈良公園,喜歡到芥川龍之介小說〈龍〉引為背景的猿澤池,探究流傳的「七不思議」:不清澈、不渾濁、不往外流、不見注入水源、不見青蛙、不生藻類、放生魚愈多,水量自動調節,維持同樣高度,不滿溢。

然後散步「南都七大寺」之一興福寺、國寶五重塔、楓樹林立,姿貌優雅的浮見堂,再從風音鳥聲雜沓的林間,走向撩人閒情逸致的春日大社步道。

從京阪神遠足奈良,公園流溢短暫逗留也能有緣與鹿相逢的喜悅;因神話、寺院、史蹟多,稱譽為歷史之旅。

送走緋雲,還有一片藤波

相傳奈良時代神鹿島大明神武甕槌命,騎白鹿到平城京,開啟民眾崇拜禮,即使官府要員見到鹿,也需下車跪拜,傳承千年,奈良已成神鹿天下。

供奉武甕槌命、經津主命等四大神的春日大社,舊稱春日神社,春日山做為大社神山,禁止伐木,因而遍布以槲書、米儲類樹木為主的常綠原始森林。如今,與伊勢神宮、石清水八幡宮並列三大神社的春日大社,登錄世界文化遺產。

不論祈願、祈福,愈是在乎就愈怕失去。人生需要本志,一旦拋離本意,心便無處可去,僅能求助神明勇往直前,故以虔敬踏上大社參道。

春日大社建築,並立四個社殿組成,圍繞本殿的朱紅迴廊與綠林相互輝映。參道矗立約兩千座石燈籠,迴廊垂掛約一千盞銅燈籠,古典銅燈籠、漆金燈籠最能吸引目光。

鄰近春日大社的寶物殿,展出奈良、平安、鎌倉、室町時期,三千多件古文物。參道前,占地九千坪的「萬葉植物園」取材詩歌總集《萬葉集》,栽植三百多種《萬葉集》吟詠的花鳥風月,其中「藤之園」遍植長穗藤花,每年五月送走緋櫻,紫藤花盛開,有稱「藤波」,藤花為春日大社「社紋」。

離開大社,累了腿,若草山下,樹蔭間一爿茶棧,飲一杯冰涼抹茶吧。

若草山俗稱三笠山,地勢平緩,自然生態保育區,綠草如茵,僅於春秋兩季開放,每年一月第四星期六夜晚,施行燒山儀式,熊熊火焰染紅夜空,蔚為奇觀。

客官,涼茶來啦!

到東大寺看佛的大宇宙

四十年前跟父親一起走訪東大寺,天曉得一下子他走了,我變老了;想起參道路肩神鹿陪走邊搶食,沿途遇到許多人,還有鹿,還是鹿,內心的光愈來愈明,不去想懷念的人、傷感的事,而是用那一絲光點亮心情,所以才決定再次到東大寺看佛的大宇宙。

東大寺(左上圖)是華嚴宗總本山,也是世界屈指可數的大寺院。

一九九八年做為奈良文化財一部分,名列世界文化遺產的東大寺,《東大寺要錄》詳載,七三三年,若草山麓創建的金鐘寺是大寺起源。七四三年,聖武天皇頒布佛像造立詔。七四七年,鑄造大佛,因建於平城京之東,寺號「東大寺」。七五二年,天竺僧人菩提僊那主持佛像開眼,大佛終至鑄成,佛殿工程緊接進行,七五八年竣工。

東大寺大佛殿正面寬五十七公尺,深五十公尺,屬世界最大木造建築。殿中放置高十五公尺、重三百八十公噸的盧舍那大佛坐像,壯觀氣派,仰之彌高,寺院尚有南大門、二月堂、三月堂、正倉院,是旅行奈良必訪景點。入口處,鹿群摻入人潮,紛沓參道。

瞻謁大佛,想起歷史,東大寺多次毀於戰爭、火災、地震,現存寺院一七○九年重建。史載,興建東大寺,耗盡全國大半人力,兩百六十多萬人捐獻、參與工事,已達宏偉的國家大事。

也許正是經過這樣的歷練,東大寺才能將諦念扎根土地;慈悲是人的心中所願,所以呀,東大寺盧舍那大佛如一朵清香蓮安坐堂中,顯得俊美。

揚州薰風飛入唐招提寺

因為是奈良時代領地,所以旅行平城京,大都參訪寺院,這是奈良最大特色。

距離藥師寺幾尺路的唐招提寺,由唐代高僧鑑真和尚,仿效大唐寺院興建,是日本佛教律宗總本山。

話說七五三年冬,雙目失明,六十五歲的鑑真,帶領弟子法進等僧侶共二十多人,與阿倍仲麻呂從揚州進行第六次東渡之旅,船隻在海上遇風暴,阿倍仲麻呂等人隨波漂流南海,鑑真一行人歷經艱辛安抵九州,進奈良,隨後為日本佛教、建築、雕刻、文學、醫學做出貢獻。

唐招提寺始建七五九年,七七○年竣工,山門橫額「唐招提寺」是孝謙女皇仿王羲之、王獻之字體手書。寺院松木蒼翠、殿宇重重,有天平時代的講堂、戒壇,奈良時代後期的金堂,鎌倉時代的鼓樓、禮堂,以及天平時代的佛像、法器和經卷。

金堂最精美,是日本最具規模的天平建築,供奉漆金主佛盧舍那佛像、千手觀音佛立像、藥師如來佛立像。金堂後方的講堂,有彌勒如來佛像,兩側各有一座貌似古轎的亭子,是當年鑑真授經處,最盛時期僧徒三千人。藏經閣收藏有鑑真自大唐攜帶的經軸。一九九八年,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我在五条町幽靜鄉野尋找唐招提寺,得見畫家東山魁夷耗時近十年,為供奉鑑真坐像的御影堂牆壁、屏風、紙拉門繪製障壁畫,〈山雲〉、〈濤聲〉、〈黃山曉雲〉、〈揚州薰風〉、〈桂林月霄〉,屬於畫家獨特的淡雅風格,深遠地撼動人心。

彼岸花,天上之花

飛鳥是五、六世紀大和民族聚落,土地肥沃,八世紀初被當作國都;考古學者在明日香村發掘大量屬於古墳、飛鳥、奈良時代的古墳、文物等遺蹟;明日香村因日文發音與飛鳥同為Asuka,所以稱飛鳥時代。

傳說地位舉足輕重的虛構皇族聖德太子,五七二年出生明日香村,推古天皇在位期間的政治改革推行者,受命念誦《勝鬘經》三日,不久,蓮花漂落庭院一公尺高,聖德頭頂發出日月星三道光芒,推古天皇驚嚇,命聖德把離宮改建為菩提寺,又稱「橘寺」,是聖德生前建立的七座佛寺之一。

明日香村是中央集權律令國所在,日本國起源地,稱「日本の心の故鄉」。改編萬城目學小說《鹿男》的日劇,於此拍攝:高松塚古墳、高松塚壁畫館、飛鳥寺、石舞臺古墳、橘寺、岡寺、飛鳥座神社、欽明天皇陵、萬葉文化館、飛鳥光の迴廊。

飛鳥古蹟之旅,看石舞台古墳疊石、萬葉文化館古物,沿途鄉野風光,欣悅自得。石舞台位於飛鳥歷史公園,日本最大方形古墳,三十塊巨石以規律工學技術堆砌,岩石顯露地表,構成奇觀,「石舞台古墳遺蹟」因而得名。

搭車到橿原神宮站轉進飛鳥站,再搭巴士前往明日香村尋索史蹟,這是我喜歡的奈良旅行,文化、歷史、民俗、祭儀被寫進鄉僻寺院;還有,稻渕一帶的棚田可見大片彼岸花,彼岸花又稱「曼珠沙華」,佛語白柔花朵,亦稱「天上之花」,足以讚嘆飛鳥史跡生動非凡呀!♣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