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筆記】 庭院中的人鳥奇譚

文/宋玉澄 |2019.12.01
622觀看次
字級
野八哥早已習慣旁若無人的停在人的身上。圖/宋玉澄
黃嘴的家八哥及白尾八哥,已順利在台灣落戶安居。圖/宋玉澄
天微亮。臥室的窗外,就傳來陣陣飛撲跳躍的聲音,間歇還傳來「啾佑、啾佑」的低鳴。看來,是我的鳥朋友來打招呼、道早安了。 圖/宋玉澄

文/宋玉澄

天微亮。臥室的窗外,就傳來陣陣飛撲跳躍的聲音,間歇還傳來「啾佑、啾佑」的低鳴。看來,是我的鳥朋友來打招呼、道早安了。

牠總是起的比我早。矇矓中我還閉著雙眼,卻清晰地感知到:牠並不是想擾我清夢,叫我起床,只是想看看我在幹嘛?

牠是我的小友。一種近似君子之交的朋友。但說君子之交,也只是說對了一半。因為君子兩字,只限我專用──只可動口,不可動手;牠卻不在此限,可以為所欲為:在我頭上繞、在我身上停,把我的褲子當抹布,左擦右抹的潔淨牠的嘴;甚至在我身旁,旁若無人、肆無憚忌的沐浴。

牠經常把我的手指,當肥胖的小蟲,叼來啄去;偶而,也會穿過我破洞的襪子,叼啄我的腳趾。有時,牠還會啄食菸灰缸裡的東西。我餵狗,牠也搶吃狗盆裡的食物,惹得狗兒不滿咆嘯,卻又趕牠不走。基本上,牠的權力比我大,地位比我尊貴──相對的,我會隨時尊重牠,但牠卻並不怎麼尊重我。

友人偶而來訪,看到如此「人鳥一體」的樣子,總是驚呼:「你養的鳥?」

「哪是,牠是一隻野生家八哥。」我總是帶著幾許驕傲的如此回答著。

我查過網路資料,這種家八哥與白尾八哥,皆是外來種。大多是人們棄養或是逃脫的鳥。喜歡群聚,卻極適應台灣的氣候溫度,繁殖快速,早已成為台灣最常見的留鳥之一。

然而這麼一來,卻產生副作用,導致台灣本土種、個性較溫和的八哥數量急遽減少,動物學家還進一步擔心因為土洋交配,造成基因污染;致在十一年前,政府把台灣原生種八哥列為珍貴稀有的保育類動物,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買賣、陳列、展示、持有、輸入、輸出或飼養、繁殖。

其實,獲知台灣原生種八哥瀕臨滅種危機,是在我結交了這隻野生小鳥友之後,才知道的事;我相信許多愛鳥人士,恐也不知把原生種八哥當寵物養,會觸犯法律受罰。

但也因此,我逐漸知悉這些外來種八哥,不但把台灣的異鄉當作了故鄉,還進一步的成了山大王。我記得,我上百坪的庭院裡,原來經常有白頭翁、麻雀、環頸斑鳩等來作客、佇足的羽族;近來卻發現,都變成了不常見的稀客。

推測應是白頭翁、麻雀,這些輕量級的鳥類;碰上了中量級的野八哥,當然不是對手;至於環頸斑鳩,雖然是重量級的相撲選手,體型大,動作慢,但同樣不是性如少林武僧的野八哥,難怪漸漸地,我的庭園都變成了野八哥的天下。

心中暗想:如今想驅逐「韃虜」(野八哥),已不可能,只有暗嘆,想當年放虎歸山易,如今要收虎就難了。

但看著眼前這隻親人的野八哥,也不禁想著:人多,就有奇葩,就有怪胎;羽族似乎也一樣。我認識的這隻小鳥友,應該就是明證。牠親我,不親同類,有點「人在曹營心在漢」的味道,只要我現身院中,牠就不知從哪裡立刻竄出來,跟在我的身後。有時,還會仗著我的勢,欺趕我養的狗,讓我手足無措的,不知要安撫鳥還是狗。

最近,我教牠人話,一遍遍地重複。牠也像個聽話的學生,側耳傾聽,不時的就蓬鬆了全身羽毛,咕咕的回應;好似牠也在教我鳥語。反正就像人同鳥講,鳥向人說;語言雖不通,但彼此卻在傳達一個人與一隻鳥之間的善意,也成就一段人鳥奇譚。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